这个仿佛从地底突然冒出的年轻人,正是叶宁。

    虽然才有过一面之缘,但杜丽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却极为深刻,那天在校园内彼此并不愉快的相遇,自己被对方的轻视激怒,最终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一番冷嘲热讽。

    当时,她告诫这个男人,要认清现实,一些事情根本不是他有能力改变的,联想到此刻的自己,是何等的讽刺。

    高高在上的杜家大小姐,被家族当成一件商品出售,沦落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她又何尝能够改变这残酷的现实?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细细体会自尊心被伤得如何千疮百孔的时候,叶宁的出现,更多的是给杜丽带来了绝处逢生的希望,就如同一个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那双水灵灵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个男人,眸中毫不掩饰那抹激动与期盼,可似乎,这个男人压根就没瞧她一眼...

    “你是谁?”马克西姆警惕地问道,这是他与叶宁的初次见面。

    “朗格药业全球采购部总监助理马克西姆,我没认错人吧。”叶宁淡淡地道。

    “你到底是谁?你是怎么闯进我的房间的?”马克西姆隐晦地挪动着脚步,对方的出现无声无息太过诡异,他已暗自戒备,随时做好了搏击并开溜的准备,至于杜丽,此刻的他哪还顾得上。

    “我是华远集团的叶宁,你们朗格药业的一名后天大圆满连我的一拳都扛不住,所以,我劝你别有其他的心思,站在原地不动,对你来说是最安全的。”叶宁大大方方报上姓名,以手中的酒杯示意了一下对方不安分的脚下。

    马克西姆心头一凛,脚下如突然长出了钉子再无寸动,无论是相抗还是逃跑的念头瞬间化为粉末。

    自己一个体内真气都没诞生的练体期小成,想在一个准先天强者面前耍花样?别逗了,那存粹是找虐,即便几名保镖就在外头,他也提不出丝毫侥幸心理。

    稍顷,马克西姆稳稳了心态,换了个问题:“你深夜闯进我的房间想干什么?”

    叶宁投给他一个赞许的眼神:“这才是该问的嘛,我既然站在这里,怎么进来的已经不重要了,深夜造访,自然是有事和你谈谈,顺利的话耽搁不了几分钟,不妨碍你的美妙夜晚。”

    杜丽一听这话,胸口登时一闷,心头不受控地生出一股失落感,原来这个男人并非是为救自己而来。

    马克西姆自知没有拒绝的权力,便点了点头:“你说。”

    叶宁举起那杯溶解了小粉的红酒:“那晚你对吴可欣也是用了这个手段吧,还反咬了华远一口,你应该庆幸那晚并未如愿,不然的话,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我会切断你的命根子,挑断你的脚筋,让你一辈子在轮椅上度过。”

    马克西姆脸庞僵硬,艰涩道:“叶先生,我不知道吴小姐是你的女朋友,那晚只是个误会。”

    他自以为猜到了叶宁的来意,心中变得十分忐忑,他可是知道,在相对保守的华夏,一个男人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欺负,在这种问题上,哪怕丧失理智,做出一些不顾后果的事情来,都不是不可能。

    华夏不是有句古话:冲冠一怒为红颜。

    叶宁将对方不自然的脸色看在眼里,鄙夷地摇摇头:“你别太想当然了,吴可欣要是我的女朋友,你现在不死也是残废,我可不会管是不是误会,也不会在意你的身份...行了,就是句题外话,谈正事吧,我知道你和萧家达成了私下交易,准备促成萧氏与朗格药业的合作,我希望你就此放弃。”

    听得这般要求,马克西姆愣了愣,随即否认:“我和萧氏可没什么私底交易,再说,朗格药业选谁作为合作伙伴,可不是我一个人说得算。”只要叶宁不是为了女人找自己麻烦,存粹公事的话,他倒并不是怎么害怕。

    叶宁轻笑了一声,问道:“你为了帮萧氏如愿,不惜以自己给自己下药的手段诬陷华远,还提出各种刁难的要求,使得华远与朗格药业的关系逐渐恶化,有没有这回事?”

    马克西姆脸色微变:”你这是诽谤,有什么证据?“

    叶宁不理他,继续问道:“明天是休息日,你想乘着一些同事去其他几市考察市场,来个先斩后奏,将选定与萧氏合作的结果越级向总部呈报,虽然这样做不合规矩,但年交易额五千万美元的采购协议对朗格药业来说也不是大单,再加上你的身份特殊,事后你的上级很可能会选择默认,你说对不对?”

    马克西姆眼中闪过一抹慌色,嘴硬道:“这是朗格药业内部怎么决定,和你无关。”

    叶宁放下杜丽喝过的酒杯,将属于马克西姆的那杯端到嘴边,在后者惊疑不定的目光中,慢慢饮下,直到涓滴不剩,接着,将空酒杯反转示意了一下,发出了第三问:“萧氏集团答应了你个人五百万美金的报酬,我没说错吧?”

    以上这些信息全是葛悠然提供,来源不明,应该是葛家在萧氏的核心人物身边安插了眼线,也亏得当初与葛悠然达成了交易,不然错过今晚,木已成舟的话,华远将失去与朗格药业继续合作的机会。

    其实,原本朗格药业最终选择谁为合作对象,叶宁并不是太关心,可今天下午,葛悠然的电话里,额外提及了一条未被证实的风声,让他做出了亲自介入的决定。

    萧家与秋若雨达成了私下协定,假如萧氏能够拿下此次合作,然后以股换股的方式入住华远,并且继续支持秋若雨出任华远的总裁,秋若雨便答应委身下嫁于萧建豪,实现林萧两家的联姻。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对于叶宁来说,目前首要的不是去找秋若雨“兴师问罪”,而是用自己的方法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等到秋后,他自会去找那个喜欢自作主张的小丫头问个明白,讨个说法。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