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谈生意的环节,主角变成了萧建豪与马克西姆,双方一改之前的和气,你来我往都是又退又进,该让的利益适当地让,该争取的也不会放过机会。

    关乎到萧氏集团的根本利益,萧建豪可不会马虎,事实上,这些天他放低姿态小心“伺候”着马克西姆,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可为了宏图大计,还是选择地隐忍与承受。

    只要拿下此次合作,萧氏便能以股换股的方式入住华远成为第一大股东,继而自己也能抱得美人归。

    一个小时的“拉锯战”之后,合作牵扯的数个要点终于达成了一致,萧建豪露出一脸喜色,举杯道:“马克西姆先生,来,让我们为合作干杯。”

    马克西姆三个手指捏着酒杯,轻轻晃了晃,更正道:“萧先生,没有签订合作协议前,只能说是预祝。”

    萧建豪脸色微僵,旋即明悟过来,忙告罪地点头:”对对对,预祝我们合作成功。”

    杜丽今晚只是来坐镇的,之前的谈判过程当中,她只在关键问题上表态了几句,这会儿见合作内容都已谈妥,对方还要拿捏,不由板下了脸:”马克西姆先生,还有什么不确定的地方,不妨明说。”

    萧氏好歹是杜家的附庸,自己坐在这里就代表了杜家,一单利润三个多亿的生意,还得三年时间兑现,有资格在杜家面前摆谱?

    目光在杜丽那既冷又傲的脸蛋上转了转,马克西姆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杜小姐,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坦白说,萧氏能给出的条件仅仅是符合了朗格药业的底线,保健堂,华远一样能给,甚至更加优厚。”

    杜丽不满道:“马克西姆先生的意思是,我们今晚存粹是在浪费时间咯?”

    马克西姆摇了摇手指:“NONO,杜小姐误会了,我这个人向来是很讲信用的,当然,前提是彼此都得讲信用。”

    杜丽黛眉微蹙,有些不明白,随即听得萧建豪凑近低语了几句,她不禁嗤笑一声,扫了扫马克西姆二人,眼中的蔑然之色没怎么掩饰,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很快,一名靓丽美女款步走了进来,萧建豪稍作衔接,马克西姆的副手便是与美女携伴而去。

    “马克西姆先生,你个人想要多少提成,开个数吧。”打发走了“闲杂人”,杜丽面无表情地直白道,隐隐透出了一股上位者架势。

    原本她虽然不太重视对方,好歹还能面上应付一下,可现在得知了马克西姆的老底,她不觉得再有这个必要。

    不就是占着职务之便谋取私利,还一副多了不起的样子,让杜大小姐用哪只眼睛看你?

    “杜小姐,这里没有外人,还是先干一杯,就如萧少爷刚才说的,为合作干杯。”马克西姆缓缓站起,身子前倾,举过酒杯。

    见状,杜丽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心道,对方还算识趣,之前有同事在场,装一装倒也可以理解。

    于是,她也没驳了对方的面子,取过酒杯,发现杯中酒已干,萧建豪很有眼力地替她续了半杯,杜丽也不起身,将酒杯伸过去与对方碰了碰,发生“叮”一声脆响。

    “还请杜小姐给个面子,满饮了这一杯,算是我们双方的诚意。”马克西姆笑眯眯地说道,先干未尽。

    杜丽轻笑地摇摇头,也不多说,杯口轻触唇齿,微微扬起了下巴,而由于视角缘故,她没有注意到,这时马克西姆向萧建豪投递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后者以微微颔首作为回应...

    不知过了多久,杜丽缓缓睁开朦胧的眸子,发现自己斜躺在一张贵妃椅上,这是一个装修豪华的卧室,屋顶的吊灯散发着柔和的灯光,不远处那张笼罩在白色床慢中的粉紫色宫廷大床,让人不由浮现连篇。

    这是哪儿?自己不是在酒桌上吗?难道是喝醉了?杜丽晃了晃脑袋,只觉得一阵眩晕,她努力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浑身如没有骨头一般,使不出半点力气。

    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杜丽下意识地心弦一绷,想要扭头去看,却发现异常艰难,便问了声:“是谁?”

    “亲爱的杜小姐,你醒啦。”得到的回应是一声略带磁性的嗓音,随即,马克西姆出现了,此时的他换上了一身宽松的深色睡袍,一手握了瓶红酒,一手捏着两支酒杯。

    杜丽愣了几秒,才茫然道:”我怎么在这儿?”

    马克西姆将红酒与酒杯放一边,缓上两步,就在贵妃椅落座,笑容迷人地道:“刚才杜小姐喝醉了,我便让人扶你来房间休息。”

    如此近距离,杜丽嗅到了一股从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浓重香水味,再留意到对方打量着自己的眼神几分迷恋,几分暧昧,还有几分侵略性...

    她感到了不对劲,强自镇定地道:”不好意思,我酒量欠佳,萧建豪呢?我打个电话给他。”

    马克西姆仿佛没听见,笑而不语,视线在杜丽身上缓缓游走,就如同欣赏一件艺术品般,此情此景,让杜丽的心脏狂跳到了嗓子里,可越是紧张,全身的乏力感就益发强烈。

    “杜小姐,手机就在你的身上,需要我帮你拿吗?”半分钟后,马克西姆指了指杜丽的裙兜,问道。

    “你到底什么意思?”杜丽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对方分明对自己此刻的状态了如指掌。

    “杜小姐,还记得你刚才的问题吗?你问我个人想要得到什么,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了,我想要和杜小姐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马克西姆勾起一根手指,慢慢伸到向杜丽,托起她尖俏的下巴,脸上的笑容益发生动。

    到了这个时候,杜丽还明白怎么回事,那她真就蠢到家里了,今晚席间,自己一共就没喝多少酒,怎么可能醉了?分明是酒水里有问题...

    一股深深的危机感自心头冒出来,不过她倒并未表现出慌乱,无力摆脱对方的手,她瞪起一对杏眸,面色冰寒,漠然道:“我警告你,你最好放规矩点,这是在华夏,你要敢对我乱来,我保证你这辈子都别想再回国。”

    马克西姆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保证,你拿什么保证,是不是想要告诉我,你是杜家大小姐,以你的尊贵身份,我要是对你做了什么,杜家必然不会放过我...醒醒吧,我现在就让你明白什么是现实,今晚让你躺在这儿的不是我,而是萧少爷,萧氏依附于杜家,要是没有杜家点头,你觉得萧少爷敢这么做吗?”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