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鹏飞的话,叶宁只当他是随口一说,并没放在心上,配合地笑笑,可欧阳夏青却是忽地抬起头来,变脸似的换了副凝肃的表情,眉眼间透出一抹淡淡隐忧。

    “欧阳,他自己都没当一回事,你那么关心他干嘛。”欧阳鹏飞将叶宁那股子轻松状态看在眼里,知道后者没听进去,又留意到侄女的紧张样,不禁伤脑筋地皱皱眉,心道一声:女生外向。

    “小叔,你再没个正经我不理你了。”这暗有所指的话让欧阳夏青一阵羞恼,拉上叶宁,转身作势要走,欧阳鹏飞也不作声,就这样负手站在那里。

    “小叔,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方才迈出两步,欧阳夏青脚下一顿,猛一回头,咬牙切齿地道,她很清楚,自己的小叔虽然有时做出的事让人很是无语,但从不会危言耸听,他说叶宁要大祸临头,必有所指。

    所谓关心则乱,涉及到了叶宁的安危,她哪还顾得上女孩子该有的矜持。

    倒是作为当事人的叶宁,被女孩一会儿拉着走,又一会儿拉着停,心中无奈至极,不过,他也不傻,此时也是意识到了欧阳鹏飞或许不是在调侃自己,毕竟人家是知根知底的叔侄关系,自然辨得清哪句是真,哪句是玩笑话。

    欧阳鹏飞暗叹了一声,自己的侄女这是陷进去了...

    “三两句话也说不清,找个地方坐坐吧。”稍顷,欧阳鹏飞挥了挥手。

    “不就不参与了。”付闲笑眯眯地同三人打个招呼,主动告辞,见他转身而去,欧阳鹏飞眼神有点复杂,无声地摇一摇头。

    ......

    原本以为欧阳鹏飞说找个地方坐坐,不是咖啡吧,就是食堂,亦或是欧阳夏青的校外住所,可万万没想到,最后选定了网吧。

    一间并排四台电脑的小包厢内,叶宁三人分位而坐,欧阳鹏飞很不客气地霸占了两台电脑,一台打开股票K线图,一台打开仿真赛车游戏。

    欧阳夏青眼睛瞟着小叔的两台电脑屏幕,一边开机一边说道:“我小叔就两个爱好,炒股票,飙车。”

    叶宁知道她是在对自己说,便“哦”了声,心里在想,飙车不是三十以下的年轻人专利吗?快四十岁的成熟男人,还迷恋飙车倒是挺奇葩的。

    “小叔,叶哥哥开车很棒的,什么时候你们比一场。”

    明白侄女的心思,欧阳鹏飞斜了叶宁一眼:“开车冲得猛不代表能拿冠军,首先得确保抵达终点才行,中途拐个弯翻了车,比赛就提前结束了。”

    叶宁微微皱眉,总觉得这话有深一层的含义。

    欧阳夏青将鼠标拍出声响,鼓了鼓腮帮:“小叔,你能别绕弯子吗?”

    欧阳鹏飞“嗯”了声,自顾看完几支股票的走势,又点进了赛车游戏界面,边操作边道:“小叶,前几天,你是不是一个对六个后天期,把他们的丹田都报废了?”

    不等叶宁回答,欧阳夏青就蹙眉道:“是不是金商到处乱说?那天晚上明明是他安排了局想对叶哥哥不利。”

    欧阳鹏飞喟然一叹,将键盘推开,偏头看着侄女,脸色略微慎重:“欧阳,我听说了,那天晚上你也在场,我也相信你说的,是金商主动挑事,可你应该明白,是非对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两名后天大圆满,两名后天大成,两名后天小成,被他一个人收拾了...他表现出的真实战力,已经让很多人不得不重视,甚至感到了不安。”

    此话一出,包房内的气氛一下变得沉重起来。

    欧阳鹏飞接着说道:“据比较可靠的消息,金家,杜家应该已经达成了默契,马上就要行动了,这当中的缘故我想小叶也清楚,其他的省级商家虽然没有直接利益牵扯,但谁也不希望华远真的跨入省级,所以,这一次哪怕金家,杜家做得过分一些,大家也会保持沉默。”

    欧阳夏青急道:“小叔,你的意思是,金家,杜家准备派先天强者来对付叶哥哥?他们这是明目张胆地打破业内铁律,难道大家就为了眼前利益,放任他们为所欲为吗?那以为不是人人都可以破例了。”

    欧阳鹏飞苦笑道:“欧阳,省级商家和市级商家本来就是两个层次,彼此之间哪有绝对的铁律,尤其是华远一旦晋入省级行列,大家的利益都会或多或少的受损,谁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为华远抱不平...说到底,金家,杜家这么做也是有代价的,等于是留下了日后的把柄,只不过,在他们看来,这次的收益值得他们付出这份代价。”

    话语微顿,他挠了挠耳朵,又道:“你仔细想想,过去十年里,有资格从市级商家跨入省级行列的不下二十个,可最终成功的只有两个,你想过为什么吗?难道真是那些市级商家自身发展不利?说白了,其中八成是因为省级商家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进行了阻扰,华远的情况算是比较特殊,崛起的速度完全是非常规的,金家,杜家肯定是感觉到了强烈危机,才会不顾业内红线,行这下下之策。”

    这是把隐晦的话题全部挑上了明面,叶宁的存在使得华远短期内晋入省级行列变得可能,被金家,杜家视作了最大隐患,必须不折手段地剔除,而且是刻不容缓。

    得到这一“噩耗”,叶宁虽然不至于畏惧,但压力肯定是有的,唯一能够聊以慰藉的,本周日就可能继续第二阶段第三次调养的后半段,一举恢复到先天期的话,哪怕遇上先天小成,乃是大成,他就算打不过,溜之大吉还是不成问题的,那样一来,他的自身安全将会有保障许多。

    眼下,离周日还有三天时间,他琢磨着,这三天,是不是应该把手机给关了,切断一切外界联系,不然再复制一次狂暴酒吧的设局,还真不是没有阴沟翻船的可能。

    “哎,虎落平阳被犬欺,要是换作自己未重伤之前,先天强者在自己眼中,就好比老鼠在猫的眼中一般。”心中滋生出些许郁闷,烦恼之下,叶宁掏出一包烟,给自己点起了一根,才吸了一口,欧阳鹏飞已离座来到了自己身后,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小叶,我说句实话,金家,杜家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你想要抱着侥幸心理拖延时间是绝对没可能了,你有必要认清自己的处境,为自己好好打算一下。”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