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的危险来得悄无声息,极为隐晦,要不是多年生死间的磨砺,叶宁怕也是无法敏锐地捕捉,而正因为如此,他更不敢有丝毫懈怠,瞬息间完成转身之后,几乎是凭着本能一拳轰出,与那只已袭近不足一米的拳头狠狠撞在了一起。

    “砰!”一声沉闷的音爆,随后,就见叶宁“蹭蹭蹭”地连退了四五步,而不待他稳住身子,一道身影便追击而来,如同刮起一阵刚猛的狂风。

    随着眼瞳中那包裹于水波般褐色真气中的来拳迅速放大,叶宁脸上也是涌起了一抹凝重之色,心道一声:果然,对方是个先天强者。

    之前仓促间的一击硬碰,他切身体会到对方的发力,远远超越了后天大圆满的正常上限,此刻,算是得到了印证。

    后天期与先天期之间的实力差距,隔了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兔起鹘落之间,叶宁无暇多想,眼中闪过一道厉色,当下,将体内真气调动到极致,再度选择了硬碰硬。

    “砰!”拳拳相击,这一次,对方总算是退了一步,而叶宁则是如先前那般,身子连退不止,显得颇为狼狈。

    眼见叶宁处于完全下风,欧阳夏青即便明知自己的实力没资格介入这种层次的对抗,却也顾不得了,脚掌一跺,刚欲闪身而出,可不想,身侧骤然响起了一股极速的破风声。

    意识到了危机,欧阳夏青心头一凛,情急之下,只勉强扭过了半个身子,正要扬手格挡,不过,一道身影却是快她一步闪掠而至,手臂一环将她的娇躯揽入怀中,以肩头重重挨上一掌为代价,带着她一阵暴退。

    连续十多步,如笔走龙蛇,叶宁确定了对方没有再度追击之后,方才双脚猛一踏定,缓上一口气的同时,将欧阳夏青向身后一甩,冷锐的目光扫了扫两名“敌人”的方位,沉声喝道:“欧阳,走!”

    对方一名先天高手,另一名后天大圆满,很可能半只脚踏入了先天,以欧阳夏青后天小成境界,留在这里,不仅帮不上忙,反而会令他缩手缩脚,就如同刚才,要不是他冒险弃下对手替女孩挡了一掌,女孩说不定已然受伤。

    此刻,他的整条手臂处于麻木状态,便是拜那一掌所赐,以他的估计,哪怕是一名后天大成想要正面接下都是够呛。

    “小叔,你搞什么!”而就在叶宁如临大敌般暗暗备战,袖中剑随时待命之时,身后忽然传来欧阳夏青的薄怒声。

    “欧阳,你认识他们?”听得这一称呼,叶宁严峻的神情为之凝滞,没回头问道。

    欧阳夏青上前与叶宁并肩,抱歉道:“叶哥哥,对不起,我小叔这人最喜欢搞些莫名其妙的事出来,没事找事。”说着,嗔怒地瞪了那名之前偷袭她的中年男子一眼,后者不到四十的样子,续了一头中短发,脸庞轮廓分明,尤以一对目光如鹰如隼,给人不小的压迫感。

    被欧阳夏青点名,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凝肃的脸庞逐渐缓和,最终化作几分无奈,遥遥一指叶宁:“欧阳,这小子也就一般般,你有必要这么护着他吗?”

    听得这话,叶宁猛翻白眼,瞧见对方确实没再出手的意思,也是稍稍放松了戒备状态,目光转向那名先天高手,之前情势危急并未留意后者的相貌,这会儿,定睛一看,不由露出一脸愕然表情,这家伙不就是那次在洛市赌石场,替自己出头的那名先天高手吗?好像叫“付闲”来着。

    付闲察觉到了叶宁的表情变化,眼中也是流露出一抹戏谑的笑意,手掌挥了挥,外放的真气便是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是个什么情况?

    叶宁感到好生迷茫。

    “付叔叔,你怎么也陪着我小叔瞎闹。”欧阳夏青假装没听见小叔的话,又冲付闲发难道。

    “呵呵,欧阳,这事都是你小叔的主意,回头你自己问他吧。”付闲缓步来到跟前,很随意地拍了拍欧阳夏青的脑袋,眼中满是宠溺之色。

    欧阳夏青的小叔也走了过来,听得付闲把责任全往自己身上推,似乎老不大乐意,却也没有辩驳,打量了叶宁几眼,神色几分不爽,几分纠结,还有几分说不出的味道,搞得叶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暂时只能憋着,得,人家是欧阳夏青的长辈,刚才的一掌算是白挨了。

    “叶哥哥,这是我小叔,欧阳鹏飞,这是付叔叔,我小叔的战友。”稍顷,欧阳夏青主动做了介绍。

    “欧阳先生。”叶宁先向欧阳鹏飞打个招呼,面对付闲时,他颇为感激道:“付先生,上一回在洛市多亏了你出手相助。”

    “举手之劳,主要还是看不惯有些人不守规矩。”付闲笑着摆摆手,若有若无地瞥了欧阳夏青一眼。

    “小子,刚才老付没打招呼就对你出手,又被我拍了一掌,心里头有没有怨气啊?”欧阳鹏飞斜睥着叶宁,道。

    “付先生帮过我一次,你又是欧阳的小叔,我心里就算怨气也得自己消化啊。”叶宁愣了愣,苦笑着摇头,暗自握了握手掌,还好,那条麻木的手臂开始有知觉了,他心中有数,对方并未尽全力。

    “那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吗?”欧阳鹏飞不置可否,进一步问道。

    “还不是你无聊透顶,没事找事。”欧阳夏青抢着替叶宁答道,绷着小脸,嗔怨地看着自己的小叔。

    “欧阳,在外人面前好歹给小叔点面子,我怎么说都是你的长辈。”欧阳鹏飞装出一脸的不悦。

    “这里没有外人啊,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欧阳夏青理所当然地道,下巴一扬,罕见地透出几分娇蛮,话一出口就意识到了不妥,连忙垂目去看自己的脚尖,只片刻间,耳根子已变得红彤彤的。

    欧阳鹏飞见侄女这般,也是如之奈何地摇摇头,目光往叶宁身上一甩,闷哼一声:“小子,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无法无天过,不过和你相比,我还是不得不甘拜下风,你闯祸了,而且快要大祸临头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