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

    中海市近郊的一家私人高档会所。

    三楼的一间豪华包房内,灯光炫彩,雾气升腾,中间一片舞池里,几个老外搭配几个穿着性格的妙龄少女,正踩着音乐的节拍,尽情摆动着身姿。

    沙发上,一名金发帅气的西方男子喝着小酒,目光淡淡地看着舞池里挥洒激情的众人,对于身边那名清纯少女的劝酒只是稍加应付,一副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

    作为今晚的东道主,萧建豪早便留意到了他的状态,不由心中暗急,后者是朗格药业考察团的二号人物,马克西姆,朗格药业全球采购部总监助理,萧氏集团能否取代华远集团成为朗格药业接下来三年的合作伙伴,马克西姆拥有着极重的话语权。

    东西方虽然存在着文化差异,但在商场之上,先成“朋友”,再成生意,这先后的次序是不会变的。

    萧家为了能够达到目的,之前已经在马克西姆身上下了不少功夫,也寻求到了双方的利益共通点,萧建豪可不想在这最后的一些环节上掉链子,导至前功尽弃。

    至于今晚让马克西姆败兴的原因何在,他心中也是清楚,却无可奈何,全怪杜丽那个三八...

    再三犹豫,萧建豪推开身边相陪的少女,主动凑到马克西姆的身边,举起酒杯,以一口流利的英文表达:”马克西姆先生,今晚招待欠周,还望你包涵。”

    马克西姆扫了他一眼,同样举起酒杯,象征性地喝了一口,摇摇头:“萧少爷,私下里,直呼我的名字就行了,老实说,之前我觉得你是个可交的朋友,但现在看来,我不得不有所保留。”

    萧建豪心中咯噔了一下,没相当对方会那么直接,面上还是保持着笑容,瞟了那名清纯少女一眼:”马克西姆,今年上半年心蓝主演的飞龙藏虎在国内票房突破六亿大关,下一步公司有意让她去好莱坞发展。”

    言下之意,身边陪你的这位可是国内当红女星,未来还可能是国际女明星,可没丝毫怠慢。

    “萧少爷,这里太吵了,我们出去抽根烟吧。”马克西姆毫无动容之意,无趣地起身,迈步向着包房外走去,萧建豪忙应了声,跟上,俨然一副跟班的模样,没办法,怪不得人家老外拽,谁让他有求于人呢。

    来到外头的茶吧,马克西姆找了个僻静的座位,点起一根雪茄,随手也丢给对面的萧建豪一根。

    “马克西姆,实在抱歉...”萧建豪偶尔应酬的时候才抽烟,雪茄太冲,吸了一口,他便忍不住一阵咳嗽,脸上苦笑不已。

    “萧少爷,我点名要的是墨菲。”马克西姆不买账地点点茶几,一脸不爽:“你也别以为我是因为她什么你们国内一线女星的身份,我也不是她的什么忠实影迷,我实话告诉你,一年多前,我在马来西亚一次游艇聚会上遇到她,当时我邀请她陪我跳一曲舞,她拒绝了我,却接受了另一名亚裔男子的邀请,巧的很,那名亚裔男子刚好是马来西亚当地一家药材商的董事,又刚好与朗格药业有着贸易往来,你猜猜,结果怎样?”

    萧建豪十分配合地露出满脸的八卦表情。

    马克西姆有些自得地一笑,竖起一根手指:“一个月后,朗格药业中断了与那家药材商的合作,一年后,那家药材商因为资金链断裂被同行收购。”

    萧建豪脸色微僵,对方所言真假他无从考证,但他却听明白了一点,那就是马克西姆是个心眼极小,又极为记仇的人。

    这是在警告自己呢。

    “马克西姆,我真不知道您和墨菲曾经还有过一面之缘,按照原本的安排,她今天下午就该到中海市,真是临时接了一个公告才改变了行程。”

    马克西姆皱了皱眉,脸色拉了下来:“NONONO,你还在强调客观理由,看来你真没把我当成朋友,而是把我当成了傻瓜,就这样吧。”

    话了,起身要走,这一下,萧建豪急了,真要这样不欢而去,萧氏和朗格药业合作就彻底吹了。

    “马克西姆,你听我解释,是,是杜小姐不肯答应,她是星辰娱乐的总裁,墨菲是星辰娱乐的当家花旦,这事得她点头才行,你放心,我回头一定说服她,周末的活动,到时墨菲肯定到场。”阻下马克西姆,萧建豪总算悟性不差,知道和老外兜圈子只会适得其反,还不如直来直去。

    看着萧建豪一脸的焦虑与歉意,马克西姆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倒也没再执意,又坐了回去,吐出一口雪茄烟:“刚才晚宴的时候,她是怎样的态度你也看到了,我很疑惑,难道杜家做生意一直都是这样居高临下的吗?还是觉得朗格药业当不起重视?”

    萧建豪听得这般质问,只觉得嘴里有些发苦,心中将杜丽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你大小姐脾气,平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也就算了,面对老外你至少保持同一水平线吧,老仰着头摆谱给谁看啊?

    敬杯酒吧,人家喝一杯你沾一口,聊天吧,爱理不理,三两句话把人打发了,更过分的,宴席没到一半,一个招呼不打直接散人,知道你对送几个女明星来赔这些老外心里挺反感,可也不用表现在脸上吧,要知道,人家朗格药业作为全球性公司,资产规模可不比你杜家小。

    “马克西姆,你千万别误会,杜小姐七年前死了老公,之后整个人的性格就变了。”

    尽管对杜丽又瞧不上又憎恨,但萧建豪不会傻到宣之于口,以杜丽的哀伤往事为借口,希望多少让马克西姆能够心平一些。

    可不想,马克西姆听后眼神倏然一亮,伸出舌头将嘴唇舔了一圈:”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还真看不出来...“

    萧建豪将他的异样表现看在眼里,心头猛然一跳,一个不可思议的邪念便是浮现脑海之中,直把他自己都是吓得一阵恶寒。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