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总,那个,我不是故意冒犯...”

    “行了,别说了,我和你说个正经事,明天中午出发之前,你去安抚一下可欣,让她别有太大的心理压力。”秋若雨打断叶宁的道歉,调整好状态之后,又恢复了安然若素的清冷模样。

    叶宁眉尖一挑:“干嘛是我,你亲自和她说一声不就得了。”

    在他看来,秋若雨让他转达指示,分明认定了他与吴可欣之间不一般的关系,这让他心里没来由地一阵不舒服。

    秋若雨见他一脸的不情愿,无奈地道:“我作为公司的总裁,有些话不方便亲自说,你也别告诉可欣是我的意思,你懂?”

    叶宁老实吧唧地摇头,这弯弯绕绕的...

    秋若雨沉吟了一下,道:“我这么跟你说吧,那晚被可欣打破头的老外叫马克西姆,是这次朗格药业考察团的二号人物,全球采购部门总监助理,他还有另一层身份,格伦家族的成员之一,朗格药业是格伦家族的产业,介于对方的身份特殊,朗格药业那边又必须给个交代,是以,我现在只能保持沉默,要是可欣答应了登门道歉,我不会出面阻止,要是可欣最终递了辞职报告,我会押着等朗格药业最终选定合作对象再作批复。”

    “格伦家族。”叶宁眼光猛闪了几下,随即喃喃道:“这么说是个皇亲国戚...”

    “我的大学室友梅,那晚你在狂暴酒吧见过的,也是格伦家族的成员,她告诉我,马克西姆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还是个花花公子,朗格药业一再地得寸进尺,就是他的意思。”

    叶宁大致明白了秋若雨的打算,这是准备使劲地拖延,等到双方的合作协议签订,然后再将吴可欣的辞呈驳回,在此之前,秋若雨不会表明态度,当然,让自己去安抚吴可欣而不亲自出面,里头多少有着防一手的意思。

    简而言之,秋若雨信任自己,但不完全信任吴可欣。

    想明白了这一层含义,叶宁还是比较满意,这就对了嘛,小丫头并不糊涂,这个世界上能不计回报全心全意对她好的人,也就只有自己。

    “我明白了,大不了我劝可欣休个长假。”

    这一提议得到了秋若雨的点头赞同之后,叶宁忽地话题一转:“秋总,你说这个马克西姆和那个追求你的萧家少爷,萧建豪比起来,哪个更混蛋?”

    秋若雨微微诧异:“你怎么想起萧建豪了,客观来说,他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纨绔子弟,国内名牌大学毕业,进萧氏之后也是从底层做起,转流了五个部门才出任副总裁职位,商界不少前辈都很看好他。”

    叶宁深深看了秋若雨一眼:“听你的意思,你对萧建豪的印象还不错。”

    秋若雨听出了一丝不对味:“你想说什么?”

    叶宁轻笑了一声,他没准备在这个话题上绕弯子,便是将杜丽所言全盘托出:“昨天下午,我刚巧遇上了星辰娱乐的总裁,杜家大小姐...”

    秋若雨默默听完,略作消化后,索然道:“叶宁,这是我的私事,我不想多谈。”

    叶宁皱了皱眉:“我是处于对朋友的关心。”

    “不必了。”

    语气淡漠,神情清冷,秋若雨又变回了初次相见时,那个以自我为中心,拒人千里的模样,叶宁只觉得彼此间突然多了一层无形的隔膜,虽然近在咫尺,但分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叶宁没再纠缠,将天窗打开半截,使得外头冷风灌进一些,他很不讲究地点起一根烟,秋若雨看看他,蹙眉又松开,出奇的,没有阻止。

    “把我送到新梅路口,这里打车不方便。”一团烟雾升腾而出,叶宁指指前方。

    秋若雨无言地启动,车轮滚动,直行了不到一公里路程,停下在了一个十字路口。

    “你要和谁交往我管不着,但你最终决定嫁给谁,必须得到我的认可,你也别给我来先斩后奏这一套...”缓沉的声音微微一顿,叶宁脑袋一歪,瞥来深邃的一眼:“不然,你一定会后悔。”

    这算是警告吗?还是威胁?凭什么!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秋若雨俏脸冰寒,语气决然:“叶宁,我秋若雨做事绝不会后悔。”

    “你就当我多管闲事,这一点没有商榷的余地,我不是在威胁你,我是为你好,我不允许一个存有用心的男人成为你的伴侣,哪怕是所谓的协议婚姻都不行。”

    叶宁脸上挂着一抹坦然的淡笑,与秋若雨冷然的目光对视了片刻,眼瞳深处闪过一丝黯然:“少则半年,多则九个月,我就会离开的,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值得你托付的男人,这样我也能安心。”

    话末,他随后关了天窗,推门下车,又转过身交代了一声:“哦对了,这次异地采购还是让别人负责吧,明天开始我继续休病假,回头我会和方队长打个电话。”

    车门合上,车厢内恢复了沉寂,秋若雨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有些发颤,透着挡风玻璃,视线随着那道渐行渐远的削瘦背影而动,她的眼神无比复杂,此刻的内心也是复杂无比。

    正如那晚她对梅说的那般,她其实早就有着某种预感,在自己的婚姻问题上,叶宁不会不管不问,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叶宁的出发点竟然是要替她严格把关,而并非她以为的某个目的...

    从最初猜测叶宁的用心,到后来怀疑叶宁心机深刻,再后来对叶宁的猜疑逐渐淡化,至现在,她忽然发现,也许自己从头至尾就错了,这个男人恪守着他的承诺,不光没有主动追求自己,甚至没有流露过一丝发展某方面关系的暗示,一直都是自己凭着主观臆断在防着他,敲打他,拒绝他。

    他只是纯粹的以他认为对的方式对自己好。

    这是为什么呢?

    秋若雨感到很迷茫,以她的睿智自然是能判断得出,叶宁其实对华远并没有丝毫情感,他的一切所为都是围绕着她。

    难道正如那些言情小说中写的,这个世界上每个男人的诞生就是为了无私地守护一个女人,而自己又刚好于亿万人中遇上了那个专为守护她而生的男人?

    秋若雨可不会那么幼稚。

    思绪有些凌乱地纷飞着,秋若雨不自觉地走了神,好片刻后,待她蓦然醒神时,却是发现,那道削瘦身影已然不知所踪,这让她的心头莫名一空。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