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偏过头,不再躲避秋若雨的目光,眼中有着一丝似笑非笑之意:“如果秋总这么认为,我是不介意和你拉近彼此间的关系,我十岁前就去了海外,直到半年前才回的中海市,在此期间,我的确交了几个朋友,其中两个还是亚裔的,不过都是男性。”

    得到否定的答案,秋若雨理所当然地一点头:“所以,我们之间并不存在特别的关系。”

    叶宁面色一僵,敢情这个女人是在玩自己呢。

    不过,没让秋若雨起疑,他心中还是松了一口气,今天自己太失常了,竟说些不该说的话。

    “秋总,也不能这么说吧,在公司里我们是上下级,私下里,我把你当成朋友。”

    对于叶宁的这一说法,秋若雨并未否认:“所以我才耐心和你解释,你也别说我不信任你,我也确实对你有所隐瞒,可你又何尝不是呢?”

    叶宁换了个舒服的坐姿,以此来掩饰心虚:“哪有。”

    秋若雨嘴角泛起一丝揶揄的笑纹:“没有?呵呵,你进公司两个多月时间,你为公司争取的利益哪怕换取一个董事席位都不为过,可你却满足于现在的职位薪酬,我也从来没有承诺过你什么,你说,这里头究竟是什么原因?”

    凡事有因才有果,付出越大,收获越多,这是颠簸不破的真理,反常必有妖,怪不得秋若雨始终疑心不散。

    叶宁知道自己一些所为有违常理,可他又不能解释真实内因,想了想后,道:“我希望你能许我一株鬼脸花和一枚阴阳珠。”

    两者正是第三阶段调养所需的两味凡品二级药材。

    秋若雨眼中闪过一丝诧然,沉吟了片刻,才道:“你要的这两种药材我听说过,都是凡品二级层次,市面上基本没可能买到,我会帮你留意,但机会很小,毕竟华远只是市级商家,还够不上那个层面。”

    叶宁也就一提,双手搁后脑勺上,慵懒地靠紧椅背:“你放在心上就行,秋总,我已经解答了你的疑惑,接下来,你是不是也该有所回馈。”

    “好吧。”秋若雨明白他的意思,玉掌在方向盘上轻拍了几下,脸颊逐渐显出一抹凝重:“这次的异地采购让你负责,的确是我有意安排的,上周天晚上,你在狂暴酒吧打伤了六名后天高手,再加上今天,威葛后天大圆满的境界,连你一拳都接不住,你最近的表现已经太过抢眼,足以引起杜家,金家,或许还有其他的一些省级商家高度重视,甚至不安,我担心他们会对你采取一些极端措施,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是以,你是该避避锋芒了。”

    叶宁想过好几个原因,唯独没想到秋若雨将他支走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他心中流出一道暖流:“原来你是关心我的安危。”

    秋若雨不置可否:“你是不是以为我是要向朗格药业那边做个交代,所以才特意发配你到外地去?”

    不等叶宁回答,她便自给了答案:“要真是这个目的,当时你和威葛约定比试的时候,我就出面阻止了...至于可欣的事情,正如你所说的过错在对方,她不肯登门道歉我不会怪她,她是业务部副总监,离职必须经过高层会议讨论,我是公司总裁,拥有一票否决权,至于当中的流程我不方便插手,只能委屈她了。”

    叶宁恍然明悟,原来吴可欣的离职不过是某些高管的一厢情愿罢了,只要秋若雨持坚决的否定态度,一切都是枉然,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应了,一把手与二把手,三把手之间,存在着难以丈量的权力差距,难怪齐凯一门心思地想要上位。

    那种一言而决,权力巅峰的诱惑,又有几人能够抵御?尤其是只差了一步半步的存在。

    “今天你在公司大厅当众说的一句话我很认同,华远寻求的是商业合作伙伴,而不是向谁乞讨要饭。”秋若雨锊开额头的几缕发丝,清澈的明眸之中透着一股坚韧:“你越是无条件的让步,只会让对方越看低你,这样就算争取到了合作,也会是一个不平等条约。”

    叶宁斜眼瞄着她,眼中有了一丝赞许之色,嘴角却是不正经地谄词潮涌:“秋总英明,我就是被你的这份人格魅力所折服的。”

    这马屁拍得...

    饶是以秋若雨的淡定都是忍不住颤了颤身子,俏脸微偏,缓了几秒,才丢来娇嗔的一眼:”叶宁,你能不能别那么恶心,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女人的娇嗔最是动人,特别是秋若雨这种高冷女神,罕见地露出几分小女人的生气样,那份魅惑简直秒杀一切,又是在这门窗紧闭的小小空间之内,于是,叶宁无可救药地失了神,居然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只见他伸出勾起食指,在秋若雨高挺的鼻梁上轻轻刮下。

    叶宁的动作太过流畅,完全就如同出于本能,秋若雨丝毫没来得及躲闪,待琼鼻上那股轻微的压迫感消失,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一时间愣在了当场。

    叶宁做完这个刮鼻子的动作后便后悔了,做贼似地悄悄收回手,眼观鼻,鼻观心,不言不语...

    “叶宁,要是再有下次,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沉默半响后,秋若雨薄怒的声音响了起来,虽然她已极力作了掩饰,但那声音之中依然有着细微的颤抖,可想而知,此刻她的内心必然是很不平静。

    叶宁苦苦一笑,心中复杂滋味唯有他自己才能体会,回想当年,课间的走廊上,校园的小草坪上,放学回家的路上,每每小丫头捉弄完自己,总会一脸娇憨地自觉来到自己面前领罚,而自己则是会详装生气的样子,然后很不客气地刮一下小丫头圆溜溜的鼻子,引来的通常是小丫头撅着小嘴,投来幽怨的眼神,逗得自己忍俊不止,随即再补上一记...

    时过境迁,一晃十八年过去了,自己不过是重温了一下当年的美好记忆,却是天差地别的待遇,一张黄牌警告,要是自己再敢补上一记,叶宁相信,以秋若雨说一不二的性格,绝对会直接出示红牌,一笔将自己从朋友的名单中划除。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