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都市繁华如昨,这个时间人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水名苑别墅区外那条安静的马路上,一辆白色奔驶来,临近拐角,秋若雨放慢了速度,方向盘在她的掌控下匀速打着旋转。

    蓦然,一道身影闪出,如夜色中的幽灵,无声地来到驾驶座外头。

    “咄咄。”车窗发出敲击声,使得略有些走神的秋若雨惊了一下,一脚踏紧刹车的同时,甩脸看去,茶色玻璃外,是一张俏皮的笑脸。

    虽然路灯稍显昏暗,但秋若雨还是一眼辨清了这张笑脸的主人。

    轻轻吁了口气,她摇下车窗,微冷的俏脸透着一股愠怒:“叶宁,你搞什么,吓我一跳。”

    面对秋若雨的呵斥,叶宁笑容不减:“躲了我一天了,一见面就冲我开炮,秋总,你这个老板未免也太难伺候了吧。”

    秋若雨欲哭无泪,什么叫自己躲了他一天。

    “找我什么事?”

    “想约你一起看场电影。”叶宁抬起光溜溜的手腕,看了眼并不存在的手表:“现在才九点不到,不算晚吧。”

    秋若雨不悦地秀眉一蹙:“叶宁,我没功夫陪你开着这种无聊的玩笑。”

    叶宁意兴阑珊地打了个哈欠,轻轻拍了下车顶:“白天打你电话你借口忙就挂了,为了等你,我五点半到这儿,足足喝了三个多小时的西北风,你说我容易吗,要是看电影你没兴趣,不如陪我去吃点东西吧。”

    秋若雨失去了耐心:“没事的话,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着,作势要摇上车窗。

    叶宁见她这就单方面结束对话,也是收起了不正经的笑容:“三句话说不上就要轰我走,我有这么让你讨厌吗?我算是看明白了,我们之间就只有工作上的关系,行,那我问你个公事儿,为什么要让我负责这次异地采购任务?”

    秋若雨眉角微动,语气放缓了一些:“千万以上的单子得有后天期负责押运,方澜和阿暮身上有伤,你是唯一的人选,下午方澜给我打过电话,你这一周请了病假,临时加给你一个任务,你似乎有点情绪,但我希望你能考虑公司的难处,尽力克服一下。”

    叶宁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用这种毫无营养的话应付自己,只能说明一点,秋若雨根本就信不过自己,说点真心话有这么难吗?

    自己除了有难言的苦衷隐瞒身份之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难道她就没有丝毫体会?

    谎言和隐瞒,有时候真的很伤人。

    沉默了一下,叶宁又道:“星期一晚上发生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朗格药业才是过错的一方,我听说,吴可欣因为不肯登门道歉,公司就准备让她离职,有没有这回事?”

    秋若雨微微讶异,略作沉吟,才道:”业务部是齐凯分管的,我不方便直接过问具体细节...“

    “我只问你有没有这回事?”

    “有,不过...”

    “你不用跟我解释,公司这么决定太让人寒心了。”

    被一再打断话语,秋若雨也是为他这不礼貌的行为感到恼怒,蹙眉道:“叶宁,我知道你和可欣的关系不一般,你为她打抱不平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不代表公司做出什么决定,我就必须向你解释。”

    听得秋若雨冷硬的口气,叶宁心中一阵烦躁,冷笑一声:”我和可欣至多也就是朋友关系,要说不一般,我和你的关系才是真正的不一般,现在是私人时间,你没必要还端着个总裁架子吧,你口口声声我们之间互相信任,可我现在发现,你其实不过是把我当一个任你玩弄摆布的傻瓜,你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过我...不打扰你宝贵的私人时间了。”

    巴掌一挥,叶宁嘴角多了一抹自嘲,摇着头,起步走了。

    短短不到五分钟的谈话,就这样极不愉快的结束,事实上,今天的谈话根本就不可能愉快,一个白天,秋若雨都不见人影,打个电话用被她以忙为借口挂断了,接着便再无音讯,下班后,叶宁空着肚子在寒风中等了三个多小时,肚里子早就积压了满满的怨气。

    抱着兴师问罪的心态,又是下级面对上级,结果可想而知。

    不过,抛开情绪因素,秋若雨的回答也确实让他很失望,可失望又怎样?

    难道凭着一股脑儿的激愤与她划清界限,从此形同陌人,对她的处境安危不管不顾?

    别逗了,哪怕秋若雨把自己骂得体无完肤,然后一转身跳进坑里,自己也准保义无反顾地给她当肉垫,纵然下头是个无底深渊...谁让秋若雨就是那个将自己深藏心底十八年眷恋的小丫头呢?

    说一千到一万,问题还是出在自己的身上,自己不能坦明身份,那一份无保留的信任想要建立,怕是遥不可及了。

    “秋若雨,你就仗着我拿你没辙使劲折腾吧...”走了长长的一路,叶宁心中的郁闷总算淡了许多,顿下脚步,仰头望着孤零零悬挂夜穹的那一弯明月,惆怅地叹了一口气。

    叹息声方才到了中途,却是陡然收声,叶宁就如同被抓了现行的小偷,慢动作地扭过头,只见得一辆奔驰车无声无息地停在马路的边缘,距离自己不过五六米,驾驶座落下的玻璃后头,是一张拥有完美轮廓的静雅容颜,此刻,那对闪烁着睿智光芒的美眸正紧紧地盯着自己,美眸中有着一丝困惑与狐疑。

    “秋总。”叶宁脸色有些不自然地叫了声,心中暗道一声好悬,幸好自己及时止了声,要是真把一些不该说的说出口,那后果...怪自己被扰乱了心绪,居然连秋若雨悄悄跟了上来都没发觉。

    “叶宁,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秋若雨不确定地问道。

    “什么什么意思...我就是心情不好,发发牢骚,秋总,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叶宁目光飘散地道。

    秋若雨总觉得哪里不对,又想了想,便冲他招招手:“上车吧,我们谈谈。”

    叶宁“哦”了声,紧了紧衣领,绕到奔驰的副驾驶,一头钻了进去。

    车门合上,车厢内一片沉寂,秋若雨没出声,偏着头,默默凝视着叶宁,后者只觉自己的内心要被看穿了一般,侧了侧脸,干笑一声:“秋总,我向你道歉,之前是我脾气急了点,语气有些冲,你多包涵。”

    秋若雨模凌两可地嗯了声,眸子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叶宁不放:“我问你,你刚才说,我和你的关系才是真正的不一般,是不是我们以前就认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