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附近的一家中餐厅,叶宁与吴可欣找了靠近窗位置相对坐下,点了四菜一汤。

    很快菜饭送了上来,两人边吃边聊。

    “叶宁,听说你请了一周病假,身体没事吧?”吴可欣关切地问道。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早好了,我就是想偷懒多休息几天。”叶宁大快朵颐地吃着,光是这食欲大开的样子,说是病人也没人信啊。

    吴可欣笑笑,吃了几口米饭便放下筷子,默默注视着叶宁,目中带了几分愁绪,几分落寞,几分纠结...

    “可欣,你不是说有事要找我说吗?”叶宁留意到了她的状态,也是暂时停了筷子,给她盛了碗汤。

    吴可欣谢了一声,象征性地喝了一勺,这才低声道:“我,我做到这个月底,可能要离职了。”

    叶宁神情一呆,他可是记得吴可欣升职才是最近的事,业务部副总监,等于是迈入公司准高层,怎么就突然要离职呢?

    “有猎头公司挖你?”

    “没有。”

    “那为什么?”

    “我在业务方面做了四年多,想换个环境。”

    叶宁不置可否地笑了,双臂往胸前一抱,身子后靠,就这样无声地看着对面的女人。

    这个理由也太唯心了。

    为了给弟弟还债,家里耗尽所有积蓄,吴可欣还欠了银行十多万,单是这份生活的压力就不允许她做出任性的选择,再说,身在职场,特别是业务方面,每一步升迁都得依仗相应的成绩作为基石,四年多从普通职员熬到现在的位置,这当中的艰辛与付出可想而知,岂是说放弃就放弃?

    吴可欣没法再故作轻松,一丝苦涩悄然溢出嘴角,垂下目光避开叶宁的视线,她知道,自己的理由太过拙劣,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叶宁忽然开口了:“是不是和朗格药业有关?”

    吴可欣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你,你知道?”

    叶宁平静地道:“那晚发生的事大致听说了,可欣,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就没意思了。”

    吴可欣面露一丝歉意:“叶宁,对不起,我不是存心瞒你的...其实对于现在这份工作我是很珍惜很在乎的,可公司和朗格药业的关系搞的那么紧张,必须有人承担这个责任,公司也要给对方一个交代。”

    叶宁皱眉道:“所以,公司让你主动辞职,算是给对方一个交代?”

    吴可欣嘴角的苦涩益发浓郁:“公司给了我选择,让我主动道歉,老实说我觉得很委屈,明明那天晚上我才是受害者,对方太过分了,凭什么让我道歉,就算我打破了对方的头,我那是自卫...”

    说到激动处,她双肩微微发颤,双腮透出一丝异样的潮红,似是意识到了此时的环境不对,她赶紧喝了口汤,缓了一阵后,才稳住了情绪,跟着道:“我本来说什么都不肯答应,是总监私下和我谈了两个小时,最后,我也算想通了,这些年做业务,没少看客户的脸色,不值得为了一口气让自己失去一份工作,还要连累公司失去一个大客户。”

    “今天上午,朗格药业那边约好过来和谈,业务部和安保部也都沟通好了,那晚的相关人员全体出席,在会上向对方当面道歉,可没想到,对方只来了三个当晚的保镖和一个代表律师,而且根本不是来和谈的,那三个保镖把公司安保部说得一文不值,方澜差点当场掀了桌子,那个代表律师更离谱,居然提出必须有记者在场,对方才接受当面道歉。”

    说到此,她不禁摇头,目光微调了一下,正对叶宁:“对方估计是觉得公司为了争取双方合作的机会,便会无条件地做出让步,可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在一楼大厅碰上你。”

    叶宁听得这些,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就他本人而言,处境也不咋地,就半个小时前,一道发配令扎扎实实落在了头上。

    “可欣,我始终认为,商业合作底线是互相尊重,公司没理由为了牟利要求职员丧失最基本的人格,你没做错什么,公司更没道理追究你的责任。”

    吴可欣无奈道:“刚才总监又找我谈过了,上头的意思是,让我带个头,业务部相关人员主动去登门道歉,不过被我一口回绝了。”

    叶宁面色一沉:“岂有此理,上头谁的意思?”

    吴可欣摇摇头,望着叶宁的目光泛着一抹坚定:“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不管公司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不会再妥协了,虽然我知道现在的位置很难得,这份工作对我也很重要,但我不想委曲求全,就像你说的,失去最基本的人格。”

    话语微顿,她默默低下眼帘,忽然变得有些局促,有些紧张,抿嘴缄默了片刻,随后轻声道:“那样的我,肯定会让你看不起,我宁可所有人都笑我傻,我也不想让你看不起。”

    只为你一人能正眼瞧我,我不在乎成为所有人眼中的傻瓜。

    离职之前,这最后的午餐,吴可欣的述说,是一份深深的告白。

    叶宁心头一颤,下意识地扬起下巴,他不是木头,自然听得懂这话中之意,可这一刻,他却选择了当只鸵鸟。

    面对面,一个看天一个看地,构建起了彼此视线最为遥远的距离,相互沉默,仿佛与餐厅内的喧闹彻底隔绝开来。

    画面缺了温馨,更多尴尬。

    “呵,我们是朋友,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呢。”许久后,叶宁总算看腻了无趣的天花板,笑着出声。

    吴可欣抬眼看他,眼中似有些欢欣,又有些哀愁,有些期许,又有些失落,最终,轻轻嗯了一声,端着那碗半凉的汤,一勺一勺地喝了起来...

    饭后,两人散步回公司,一路交流也是避开了让人惆怅的话题,直到电梯口分别之时,叶宁叫住了吴可欣:”可欣,不要急着向公司递交辞职报告。”

    吴可欣难为道:“总监已经帮我争取过了,上头的态度很明确,估计是朗格药业那边给了压力...”

    意思很明确,除非答应登门道歉,否则离职已成定局。

    有时候,职场就是这般现实,利益当前是非对错往往会被忽略,你低不下头,或者没法低到要求的深度,那你只能是沦为一颗弃子。

    美其名曰:服从全局的需要。

    叶宁却只当听不懂这话,自顾道:“可欣,你信不信我?”

    见吴可欣近乎本能地点点头,叶宁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语气温和地道:“你既然信我,那你就听我的,本周还剩下两天,不管上头怎么个态度,你咬死了别同意离职,大不了请两天病假,放心吧,会有转机的。”话末,一缕深邃的光芒自他眼中流淌而过。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