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径直来到威葛面前停步,目光淡淡地俯览着他。

    此刻,叶宁已收敛了所有的气势,削瘦的身材与威葛相比,如同一匹狼面对一头熊,可偏偏熊望向狼的眼神之中,没有不甘的恨意,更没有狠色,有的只是无法掩饰的畏惧惊恐。

    “如果你之前嚣张狂妄的依仗是你本身的实力,那现在就当是个教训,你也是练武之人,应该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如果你以为,仰仗着朗格药业当靠山,华远的人就应该任你百般羞辱,对你卑躬屈膝,那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华远寻求的是合作伙伴,而不是跪着向谁要饭。”

    叶宁语气平淡却字字清晰地说道,一遍中文之后,还特意翻译成了英文:“好了,现在胜负已分,接下来该是你们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威葛被叶宁的一拳打掉了所有的傲气,这会儿提不起丝毫反抗之心,勉强坐起身,目光一斜,遥遥望向两名同伴,而此时的后者二人就如斗败了的公鸡,耷拉着脑袋木然而立。

    围观众人见叶宁并非再下狠手,紧张的心情终于得以舒缓,而后者的一番话,更是让得他们露出了扬眉吐气的神情,一道道目光悄然转向威葛三人,目光之中透着戏谑与催促之意。

    “齐凯先生,你看这...”对方的代表律师格尔脸色很不好看,迫于情势,只得向齐凯求助,打赌输了当场赖账是不可能的,但真就下跪道歉又太过屈辱,更关键的是,威葛三人是朗格药业的人,代表了朗格药业的颜面。

    齐凯找上了方澜:“方澜,这事要不就这样吧,别太强人所难了。”

    方澜微微蹙眉,稍作犹豫后,出声道:“叶宁,华远和朗格药业是友好合作关系,现在威葛先生受伤了,还是先赶紧送医院吧。”

    她可以不给齐凯面子,却必须为秋若雨着想,为了争一口气,把对方搞得太过难堪,只会让华远与朗格药业的关系益发恶劣,再说,彼此间也谈不上深仇大恨,叶宁刚才的一拳,已经把她心头的所有郁愤都打散了,相信,王超等人也是同样。

    叶宁转身,一点也不意外方澜的“求情”,点头表示理解,就在所有人以为事情到此为止,可他突然又换了副无奈的表情:“方队长,我正是考虑到华远与朗格药业的友好合作关系,才坚持要求威葛先生兑现承诺...你想啊,在场那么多人都见证了,不少还用手机拍了视频,这要是放到网上,威葛先生明明输了赌约,却又不付诸兑现,那样一来,对威葛先生个人,以及朗格药业的名誉,都是会起到极为负面的影响,其实,这个世界上谁没有失败过呢?失败不是丢脸的事情,关键在于,有没有勇气去面对失败,有没有勇气去承担后果。”

    一番“正能量”的言词,落在众人的耳中都是憋不住想笑,心中都在说,这货太坏了,明明是逼迫老外就范,却说得义正言辞,感觉让这些老外下跪道歉,还是为了他们好。

    够阴险,不过值得点赞,众人用行动表示了对叶宁的支持,纷纷掏出手机,装模作样的摆弄起来...

    翻译用英文把叶宁的话复述了一遍,威葛三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代表律师格尔也是脸色十分难看,身处这个信息时代,对于互联网的能量谁敢小觑?一个热门话题,短短半天时间就能传遍全世界,虽然这种几率事实上并不高,可万一呢?正如叶宁所说,一个连当众打赌输了都要耍赖的个人,公司,名誉信用必然会严重受损。

    经过一番艰难的抉择,最终,威葛三人还是如约单膝下跪,为之前不当的言语向方澜等一干安保人员表示了道歉。

    秋若雨站在远处目睹了全过程,意味难明地吁了一口气,转身进了电梯,韩慧默默跟在后头,心中很是不解,为何秋若雨没及时出面阻止?这等于是进一步恶化双方的关系,难道秋若雨对双方的合作已经不抱希望了?

    ......

    “叶哥,你刚才那一拳正是太解气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偶像。”“叶哥,我决定了,回家后就把你的相片挂到床头,每天合眼前,睁眼后各瞻仰一次。”“叶哥,我要把你的光辉事迹全部记下来,等您老百年后,我会编成一本书发到互联网上,就叫叶哥的创奇人生...”

    被一众外勤保安簇拥着回到训练场,叶宁对大伙儿“五花八门”的吹捧很是无语,开始时还予以反击,渐渐就放弃了抵抗,一张嘴怎么可能敌得过得过N张嘴呢?

    眼看就要淹没在唾沫的汪洋中,叶宁不得不使出杀手锏,虎躯一阵:“还想不想成为后天高手了,该干嘛干嘛!”

    大伙儿一哄而散,各自找了运动器械卖力起来。

    望着又恢复了集体苦练的场景,叶宁略微满意地点点头,来到阿暮身边,问道:“你的伤怎样了?”

    阿暮将手中的哑铃放下,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我准备这周末尝试突破。”

    叶宁微微楞了下,想着替阿暮把把脉,又觉得不妥,后者本是一头“野狼”,要是自己过多关心,只会让其磨灭了锐气。

    强者之路,终究是要靠每个人自己去闯,别人替代不了。

    “我给你一个药方,突破前泡药浴一个小时,至少会提高一成几率。”叶宁拿纸笔写下了一个六味药材组成的方子递给阿暮,后者将药方收好,沉默了片刻,似想说什么,便在这时,方澜走了过来:“叶宁,我找你有事。”

    阿暮二话不说拿起哑铃又练了起来,叶宁跟着方澜去到了一僻静角落,方澜便道:“事情你已经都知道了吧。”

    叶宁嗯了声,斜睥着她:“方队长,你是不是该给我个理由啊,为什么所有人都能知道,却独独要瞒着我?我在你心目中,难道就是那种空有一身蛮力没脑子的武夫?”

    方澜苦笑一声:“我还不是担心你伤没好就做出一些冲动的事,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就你刚才那一拳,再加上那几个老外的一跪,华远再想和朗格药业缓和关系,怕是机会渺茫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