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楼大厅,电梯门开启,齐凯的助理顾晓曼第一个出来,回身将电梯门挡住以免合上,接着,就见齐凯,业务部总监苗慧英,以及副总监吴可欣,陪同着四名老外一名翻译相继步出,那四名老外之中,三人身材魁梧,脸庞菱角分明,一看就是那种十分威猛的硬汉,脸上写满了傲慢与不屑,另一人倒是中规中矩的职场形象,方澜,阿暮落在最后头。

    “叶哥,就是那三个老外,瞧他们臭屁的眼神...”叶宁一众人扎堆在前台附近,顾涛遥遥指向那三名威猛老外,一脸愤懑地道。

    叶宁视线随他所指,略作迟疑,便是凑近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者微微愣住:“叶哥,这...”

    “让你去就去,我有分寸。”

    见叶宁罕见地板下脸,顾涛咬牙一点头,旋即一溜小跑过去。

    “三个弱鸡,刚才开会的时候满嘴臭屁,不知所畏,真以为凭你们有资格和华远的安保部叫板。”在一群人的行进路线上顿下脚步,顾涛扫了扫那名威猛老外,不屑地说道,他的声音不大,却足够半个大厅的人都听见。

    状况突然,齐凯几人均是脸色一变,那名翻译黑着脸将顾涛的话化为英文,三个威猛老外听了,六道犀利的目光登时齐齐盯住了顾涛,握拳的“咯吱”声邃然响起。

    “顾涛,你想干什么?”眼看三个威猛老外就要动手的架势,方澜急忙超前,冷脸叱道。

    “方队长,我看不惯他们三个装牛逼,好像我们华远保安部就是个摆设。”顾涛心里打鼓,面上却是义愤填膺地拔高了嗓门。

    方澜以为顾涛是因为对方会上的那些话太不中天,是以,才会有了眼下冲动的表现,心中暗叹了口气,一摆手:“你懂不懂规矩,他们是公司的客人,你给我立刻回训练场去。”

    “等一等。”一名威猛老外忽然开口叫住,他听了翻译,得知方澜想将眼前这个挑衅者打发走了事,这如何能答应?

    “你必须为你的不当言行单膝跪地道歉,不然的话,威葛先生不介意亲自出手给你个教训。”稍顷,那名翻译便代为以中文转述。

    “单膝跪地,未免太过了吧。”方澜脸色骤寒,冷冷地道,在华远的地盘,让华远保安部的人以这种屈辱的方式当众道歉,对方的张狂已经不是目中无人所能形容,将她的底线击穿得千疮百孔。

    “威葛先生说,一点也不过分,弱者在强者面前就得有卑微的心态。”翻译道。

    整个大厅内的华远职员因为这句话全体噤声,成片蕴含怒意的目光聚焦而来,齐凯原本心里还在琢磨,是否要拿出执行副总裁的权威,当场给顾涛一个严厉处罚作为交代,可这会儿,他抬头看向穹顶,显然不准备出面了。

    这已经超越了就事论事的蛮不讲理,不光是对顾涛个人人格的侮辱,含沙射影下,更是对整个华远的侮辱。

    王超等人一个个面色铁青,拳头紧握,犹如一座座随时会喷发的火山,唯有叶宁面色还保持着平淡,不过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嘴角多了一丝冷硬的弧度。

    “弱者在强者面前就得有卑微的心态,说得好,只不过你们没搞清楚,究竟谁是弱者,谁才是强者,敢不敢来一场友谊赛,同境界一对一,你们赢了,别说让我单膝跪地道歉,我两腿都给你们跪下,如果你们输了,我也不要你们跪下,只要你们为之前开会时说出的那些狂语,向华远保安部全体成员鞠躬道歉,敢不敢?”顾涛冷冷一笑,笑声在这静若寒蝉的大厅内荡漾开来,扬起阵阵回音。

    听了翻译之后,那三名威猛老外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是从眼底透出一抹轻蔑,那名叫“威葛”的老外缓缓点头,打着翘舌音:“没问题。”旋即又对翻译说了一句,后者立刻化为中文:“威葛先生说,他本人是后天大圆满,西斯和JOHN是后天大成,三局两胜,还是一场定输赢都没问题,如果华远输了,必须保安部全体成员单膝下跪道歉。”

    这话一出,一片哗然,方澜整张面孔凝集成了千年玄冰,她知道,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没了后退的余地,她银牙一咬:“那你们输了呢?我要求你们同样向华远保安部全体成员单膝下跪道歉。”

    “威葛先生说,没问题。”

    双方就此达成协议,方澜倒是没意气用事,冲阿暮招了招手,有过那晚的交手经历,她清楚即便自己拼命也没有太高的把握,更何况身上还带了伤,阿暮的话,同样身上有伤,但从真实战力来说,要比她强上一些。

    这场比试的牵扯太大,方澜就算再要强,再任性,也不会武断而行。

    待阿暮走上前来,方澜也不避讳,就问道:”阿暮,你有几分把握?”

    阿暮分别看了西斯与JOHN一眼:“五五开。”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从不夸大,他现在身上有伤,其实还伤得不轻,五成把握已经是他的最高估计,可为了这五成把握,真要下场,他绝对会玩命一搏。

    听得这并不令人满意的回答,方澜黛眉紧蹙,内心激烈挣扎,一时间,她也是难以决断...

    便在这时,王超一众人走了过来,方澜微微侧目,当见到领头那个熟悉身影时,神色倏地一凝,叶宁迎着她的目光,没好气地道:“方队长,是不是准备一直瞒着我,然后突然打个电话给我,让我从病床上赶来公司,只为了单膝下跪向人道歉。”

    要是换作别人敢对放澜这般质问,她准保一点面子都不会给,可面对叶宁,她却是心中一阵发虚,表情微僵:“你不是在休病假吗?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回头我再向方队长你汇报,先解决眼下的事。”叶宁不置可否地哼了声,随即一指威葛,对阿暮说:”那晚,就是这家伙打了你一拳?”

    阿暮点了点头。

    叶宁没再多言,手掌忽地一翻,一股淡青色气态真气浮现掌心,目光转向威葛,铿然的声音荡漾而起:“就你了,只要你能在我手里撑下五回合,不光华远保安部全体成员双膝跪地道歉,我还会自废丹田,以一个弱者的身份向你这个强者表示敬意。”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