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

    小家伙趴在场边遮阳伞下的一张凳子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场中忙于飞来飞去的网球,偶尔还伸出粉红的舌头舔舔鼻子。

    半个小时后,随着一记大力扣杀结束一局,叶宁一边用毛巾擦着额头根本不存在的汗水一边走回场边,欧阳夏青拿着两罐饮料过来,递给他一罐。

    “叶哥哥,杜丽就是那么个性格,你别往心里去,其实,她也挺可怜的。”眼波在叶宁的沉思状的脸庞上流转一圈,欧阳夏青在他边上席地而坐,抱着拱起的双腿,边喝饮料边说。

    “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有对权力追求的欲望,这本身很正常,但像她这样将使用生杀大权当成一种快乐,确实如你所说挺可怜的,我看她也三十好几了,也不知道她老公怎么个感受。”叶宁随口评论道。

    “她老公七年前死了。”欧阳夏青幽幽地道:“我也是听说的,她老公是她的大学同学,当初为了和她老公在一起,她离家出走了半年,最终还是她家里妥协了,结婚的第二年,杜家承包了一片山林,她老公被派去负责药材开采,结果发生了意外,发现的时候只剩下了半具尸体,应该是遭到了野兽的攻击...”

    “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很大,两年时间,她几乎没在圈子里出现过,后来她接管了星辰娱乐,到现在差不多五年,星辰娱乐在她手里从两三个亿的规模,扩大了十几倍,她也算有本事了,不过性格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你也看到了。”

    叶宁默默听完,苦笑一声:“其实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伤心往事,也会对一个人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她和自己较劲没问题,但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那就有些畸形了。”一语点评过后,便是跳过这个话题:“欧阳,她说得话有多少可信度?”

    欧阳夏青手指点着朱唇,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她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当着那么多下属的面说出的话,应该不会有假。”

    叶宁“哦”了声。

    静了片刻,欧阳夏青忽然提议道:“叶哥哥,要不你打个电话给秋若雨问问呗。”

    叶宁偏头看看她装出的一副淡然模样,可美眸中那一丝纠结之色却是出卖了她。

    “她是我的老板,是华远的大脑,我呢,顶多就是一条手臂,你见过手臂支配大脑的吗?再说,现在都快到下班时间了,我打算明天去一趟公司...休息够了,继续吧。”说着,叶宁长身站起,挥了挥手中的球拍,向属于他的半边场地走去。

    欧阳夏青眼神略微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半响后,眉眼间多了一丝似烦忧似自嘲的弧线,她能感受到叶宁的心思沉重,分明是放不下华远,更准确的说是放不下秋若雨,这让她心中很不是滋味,又不得不努力劝说自己释然。

    ......

    次日上午,欧阳夏青去导师那里写毕业论文,叶宁骑了辆单车前往公司。

    办公楼还是那幢办公楼,训练场还是那个训练场,可不复了一众外勤保安挥汗如雨的苦练场景。

    训练场内,王超三人坐在擂台边上的观看区,一个个忧心忡忡的模样,当见到叶宁突然出现,脸上都是涌起了一抹惊喜。

    “都有任务出去了?”叶宁捡了个空位坐下,抄起地上的一瓶矿水喝了起来。

    “叶哥,你不是请了一周病假,身体好了?”王超关切地问道。

    “一点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我们可是都听说了,那晚在狂暴酒吧,叶哥,你太牛了。”李毅向叶宁竖大拇指,脸上满溢着激动与钦佩。

    叶宁苦笑摇头,将矿泉水瓶盖拧上砸向他:“消息传得还挺快,我也是被逼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随即跳过这个话题,略显不悦地道:“你们怎么偷懒了?是不是觉得太苦想放弃?”

    林巧巧忧愁着脸颊直摇头:“不是的,叶哥,最近公司出了件大事...”

    不待她说下去,王超便是扫来一个制止的眼神,而后含糊道:“是业务部那边的事情,跟我们安保部也没太大关系。”

    叶宁目光一抡,自三张稍显不自然的面孔上划过,到底是练武之人,可不比职场精英来得能隐藏情绪...

    “方队长呢?阿暮呢?”

    “他们...”

    “巧巧,你说。”见三人欲言又止的样子,叶宁面色一沉,一指林巧巧,分明瞪了王超,李毅一眼,让得二人露出满脸的尴尬,这尴尬还夹杂着苦涩。

    “叶哥,是方队长不让大家告诉你的,怕你一冲动事情反而更棘手。”林巧巧小心地道。

    “哦,原来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个不安因素,那行啊,我现在就去人事部交辞职报告,免得让大家不省心。”说着,叶宁长身而起。

    王超三人见状,都是急了,李毅忙拉住叶宁:“叶哥,你别误会啊,我们不是那个意思,你要离职了,我李毅第一个跟着你,你去哪我就去哪。”

    王超与林巧巧挡住叶宁的去路,二人决绝的脸色也是一个意思。

    “方队长是保安部的头,包括我在内,大家都得听她的这没错,但大家既然是在一间公司做事,又是一个部门的同事,彼此之间就得有最基本的信任,你们所有人都信不过我,觉得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我留在公司也没意义了。”叶宁语气平淡地道,他是真有点生气,整个安保部全体都有,就非得瞒着自己一个,这算什么?

    把自己当定时炸弹呢?

    “叶哥,你知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方队长是怕你知道后一个冲动,事情就再没有缓和的余地了,这两天公司高层正在和朗格药业那边沟通磋商呢。”王超解释道。

    听得这话,叶宁眯了眯眼,果然如他所猜测的一般,牵扯到了朗格药业...

    “别跟我找一大堆理由,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的最后决定,是准备继续瞒着我,还是原原本本地告诉我。”

    见叶宁一脸严肃,王超三人交换了个眼神,略微纠结之后,李毅一咬牙:“叶哥,我说,你先坐下。”说着,硬是把叶宁从新按回座位。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