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手腕犹如一快养眼的美玉,叶宁却没有急着上手,别过头,几分疑惑地看着欧阳夏青,后者迎着他的目光,轻哼了声:“你这种大男人心态,不生气才怪呢,好像我什么事都要故意瞒着你似的。”嘴上这般说,眉眼间却是有着一丝紧张与忐忑,仿佛是在担忧着什么。

    叶宁笑笑,没和女孩斗嘴,伸出三根手指,轻轻搭上脉搏的同时,双目缓闭。

    足足五分钟之后,叶宁再度睁开的双目之中,充斥着一抹震撼之色,没错,真的是被震撼到了。

    女孩的脉象之强劲,犹如川流直下的瀑布,完全超脱了一个常人该有的范畴,距离上一回突破后天小成才一月时间,如今已接近了后天小成的中期阶段,也就是说,再有两个月,女孩就有机会尝试新的突破,当然,这可能过于激进了一些,但顶多半年,绝对能够水到渠成。

    半年时间跨越一个后天小层次,再加上冲击先天期之前半年至一年的沉淀与预备,如此推算,最快两年,最慢三年时间,欧阳夏青便会成为一名先天强者,这般练武天赋,即便是叶宁也感到了叹为观止。

    要知道,他的境界之所以提升迅速,不错的练武天赋只在其次,主要是仰仗了糟老头给予的那部无名功法,以及数不清的生死历练,是一次次压榨潜能与命抗争换来的。

    “欧阳,我记得上次给你把脉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怎么回事啊?”好容易平稳了内心情绪,叶宁收回手指,语气尽量平缓地问道。

    “叶哥哥,你还记不记得,上一次我进行突破的过程中体内发生了状况,那一次真的好悬,如果不是你,我根本就过不了那一关,体内会将遭受重创,日后的境界提升也会变得十分缓慢,说不定这辈子都别想迈入先天期。”欧阳夏青认真地道:“我觉醒了一种血脉天赋。”

    叶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头一片震惊,“血脉天赋”这玩业他曾经听糟老头提过一次,当一个武修达到某个高深境界之后,便是会出现血脉变异的状况,犹如遗传一般福泽后人,使得那些机缘巧合下觉醒血脉天赋的后人,拥有远超常人的练武天赋,当然,随着代代相延,觉醒血脉天赋的几率也是会越来越低...

    至于某个高深境界具体所指,叶宁就不得而知了,即便是巅峰状态的他,尚没达到那个高度。

    这一刻,欧阳夏青的家族背景在叶宁的心中变得益发神秘起来。

    “欧阳,你真是太让我意外了。”

    听得叶宁意味深长的评价,欧阳夏青扁扁嘴,边卷衣袖边说道:“你要答应我,替我保密,我连家里人都没告诉的。”

    叶宁微微讶异:“那你还让我知道。”

    欧阳夏青嗔了他一眼:“我是故意打击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秀优越感。”

    叶宁摸着鼻子道:“我有吗,姑奶奶,是那些家伙主动招惹我的,我要是不拼命,现在已经成个废人了。”

    欧阳夏青不置可否,忽然幽幽地道:“你和秋姐应该不是普通老板和职员的关系那么简单吧。”

    叶宁怔楞了一下,眼眸一抬,与欧阳夏青四目相对,从女孩的明眸中,他察觉到了一丝莫名局促。

    “也不算太复杂,就是彼此默契,互相信任。”

    对于叶宁这个略带敷衍的回答,欧阳夏青不胜满意,水汪汪的眸子完成两位危险的弧度:“虚伪,你以为人人都是傻瓜呀,你之前在酒吧当众说出的那番话,一百个都听得懂其中的含义,别人对付你,你一报还一报,别人对付她,只要动她一根手指,你就会要了谁的命...“

    虽然女孩的小脸上尽是鄙夷与嫌弃,但离得那么近,叶宁还是从她散发出来的磁场隐约感到一股内在的低落情绪,心中不由轻轻一叹,随着交往的深入,女孩对自己的情愫表露益发明显,这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即便他无法接受,却也不想直白地“伤害”对方。

    “那个,我不把话说得狠一点,有些人心无顾忌就会越来越不守规矩,没你想得那么复杂,换作有人敢对你不利,谁动你一根头发,我就断谁一只手。”

    见叶宁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欧阳夏青明知道有夸张的成分,心情却是在不知不觉间好转了许多,促狭地白了他一眼:“叶哥哥,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虚伪了。”

    叶宁皱皱眉:“我怎么虚伪了?”

    欧阳夏青从兜里掏出一只手机,在叶宁勉强晃了晃,露出一个小恶魔般的笑容:“我可是把你说的话全录下来了,你确定言出必行?做不到的话,那就是虚伪咯。”话落,徐徐起身,摆着手向房间走去:“叶哥哥,晚安。”

    直接女孩进了房间关上门,叶宁才从楞然状态回过神来,向后一扬,猛地一拍额头,一脸懊恼表情,这一下算是被姑奶奶用个麻袋装进去了,日后只要姑奶奶心情一不好,折断一根头发就能往他脸上贴个“虚伪”的标签,想想都觉得悲剧。

    ......

    次日一早,叶宁给方澜打了电话,请了为期一周的长病假。

    这是叶宁经过一番思虑后做出的决定,其一,昨夜狂暴酒吧发生的事端,定会在短时间内传遍相关圈子,自己一对六取得完胜,要是再没事人似的正常上下班,未免显得太过惹眼,无谓让一些人产生强烈危机,这对他本人,对华远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其二,昨夜第二阶段第三次调养被中途打断,等于是才进行了一半,要想继续剩下的一半,必须间隔一段药力后续温养期,以他的保守估计,至少得五天左右,多年来,闯过一道道生死关卡的经历告诉他,当你暴露出的实力越接近上限,危险也将离你越近,是以,他希望回去华远上班的时候,自己已恢复到先天期,而并非处于后天大圆满境界。

    欧阳夏青不清楚叶宁的请假原因,却对他请假的决定双手赞同,出奇爽快地答应了他的收留请求。

    于是,叶宁开始了为期一周的校园生活,搞搞体育锻炼,打打网游,吃吃饭,散散步,还陪欧阳夏青去听了一堂法律选修课,一天就这样悠闲过去,第二天依旧,到了第三天下午,与欧阳夏青前去网球的路上,却是遇上了意想不到的人,让他不得不提前结束假期。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