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之下,宽敞的马路上,一辆奔驰如同脱缰的野马,尽情狂奔。

    “小雨,我看网上,你们华夏对酒驾抓得很严,难道你不怕吊销驾照,还是你享有特权?”副驾驶座,梅慵懒地打个哈欠。

    “我总共才喝了三杯,这都过去三个多小时了,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明天一早我七点半就得起床,怕是睡不到五个小时。”秋若雨无奈地道。

    之前事了,酒吧重新恢复营业,梅又是喝酒又是跳舞,疯了近三个小时才满足,眼下已经过了凌晨一点,对于这种夜生活的方式,秋若雨很不适应。

    “还五个小时呢,我看呀,你今晚要失眠了。”梅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小雨,你和那个叶宁真的只是老板和职员的关系?”

    秋若雨横了她一眼:“这个问题一晚上你已经问了七八次了,我和他真的没什么。”

    “真的?”

    “当然是真的。”

    “我不信,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对他的态度和对别的男人不一样,说明你心里有他,老实说,他之前对你的表白,又霸气又浪漫,我当时听着,心里可羡慕了,要是有个男人也愿意这样对我该有多好,你难道一点也不动心?”

    听得梅语气中透出的一丝由衷感慨,秋若雨不知不觉放慢了一些车速,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大学室友,别看她穿着热力开放,又是在西方文化熏陶下成长,事实上,对于爱情很是执着,要不然,也不会大学时和第一个男友分手后保持了一年半的单生,直到遇上彼得...

    “你和彼得分手后,没再遇上合适的?”

    彼得是梅的第二个男友,两人间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可惜大学毕业后,彼得去了一趟泰国,回来后不久,梅便发现彼得染上了毒瘾,即便如此,两人的关系依旧维持了半年以上,直到彼得越陷越深,无可救药...

    梅摇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哀伤与落寞:“和彼得分手三个月后,我又去找过他一次,他留了长发,胡子也没剔,衣服裤子皱巴巴的,人瘦得连过去一半体重都不到,我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掏空了,我陪他去吃了一顿晚饭,又给了他一千美金,之后就再没他的消息了。”

    秋若雨轻轻一叹,知道梅又勾起了伤心往事。

    “今年上半年,家里已经给我安排了三次相亲,我都以各种理由否了,当时心里多少有点抗拒这种家族式联姻,不过现在我已经想通了...小雨别说我了,我记得你说过,你二十五周岁前会结婚,应该没几个月了,结婚对象就是那个叶宁吧。”

    梅又把话题转到了自己头上,秋若雨好生无语:“真的不是他。”

    “我不信,难道是你家里给你安排了?”

    秋若雨点头,又摇头,嗔了梅一眼:“家里是给我安排了,但我不会接受,至于叶宁,我同时明说了吧,他对我确实很好,而且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之前他当众说出的那些话,不是开玩笑的,他是真会说到做到,但不是你认为的他在对我表白。”

    梅将秋若雨的这番话消化了老半天,眼眸眨个不停,突然夸张地叫道:”哦,我的小天使啊,你没听仔细吗?别人打他一拳,他只会还上一拳,别人要敢动你一根手指头,他会送那个人去见上帝,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浪漫的表白吗?”

    秋若雨微微蹙眉,想了好一会儿,失笑着螓首轻摇:“我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对我来说,他就好像是个迷,总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以我为中心,说得文艺一些,一切狂风暴雨他都会主动地替我挡下,我连拒绝的权力都没有,我甚至有一种可笑的预感,我未来和谁结婚,说不定他都会替我严格把关,只要他那一关过不去,我恐怕想自主决定都不行。”

    梅听得双眼发指:”你该不会告诉我,他是把你当妹妹吧。”

    “妹妹吗?希望吧,我其实最担心的就是他有心和我发展,那样只会耽误他的人生,给他带来遗憾。”秋若雨轻轻地说道,犹如自喃一般,跟着便又加快了车速,显然不想再为这个“无聊”的话题费神。

    ......

    夜深。

    从酒吧回到欧阳夏青的校外住所,叶宁洗了个澡,把伤口处理了一下,在房间内盘膝打坐了两个小时,这会儿来到客厅,时间已近凌晨两点。

    欧阳夏青坐在沙发里发愣,小家伙趴在茶几上看着电视,一对灵动的眸子睁得大大的,似乎兴致破浓,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懂电视里播放的节日,画面定格了“晚安”二字。

    叶宁踏着猫步来到欧阳夏青身后,轻轻拍了拍后者的脑袋,女孩回来的路上就沉默寡言,一脸心事的样子。

    “欧阳,那么晚了还不去休息,脑袋瓜子里想什么呢?”

    思绪被叶宁打断,欧阳夏青撅了撅嘴,打开头顶的咸猪手,不冷不热地道:“伤口没大碍吧?”

    叶宁微笑着来到她隔壁沙发坐下,拿起桌上一瓶没开封的午后红茶,拧开盖灌了两口,这才道:“能有什么事,衣服裤子上的血又不是我的。”

    欧阳夏青幽怨地白了他一眼:“叶哥哥,你藏得也太深了吧,我记得那次在交易会上,你和阿暮对了一拳,结果还是你吃亏,这才过去了一个多月,六个后天高手都奈何不了你。”

    “怎么,是不是越来越崇拜哥了。”叶宁风骚地摸了摸头发,嘴角拉起一抹得瑟的弧线,心中默道:要不是今晚的调养被中途打断,哥们儿现在已经恢复到先天期了,别说六个,一对十也不再话下。

    后天期与先天期之间,隔了一条巨大的鸿沟,没有特殊手段的话,越级对战不会有半分胜算。

    欧阳夏青鼓了鼓腮帮,露出三条浅浅的抬头纹:“少得意了,你比我大好几岁,我要是到你现在的年纪,肯定能入先天期。”

    听得这话,叶宁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见女孩神情坚定,似乎很有信心的样子,他伸出手:“让我给你把把脉。”

    “干嘛?”欧阳夏青本能地缩了缩手。

    叶宁眉头微皱,他记得上一回自己要给欧阳夏青把脉,后者毫不迟疑的答应了,对自己十分信任,难道是因为自己今晚的表现太过出彩,让女孩对自己起了疑心?

    “算了。”片刻后,眉头又舒展开来,叶宁缓缓收回手,他身体的状况不能对外人道,是以,他不想多做解释。

    “叶哥哥,你不会生气了吧。”欧阳夏青见叶宁沉默下来,咬着润唇墨迹了好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道。

    “我可没那么小心眼,男女授受不亲,你一个女孩子,是该有点防人之心。”

    叶宁无心一说,欧阳夏青却是听进去了,心头不由一阵纠结,半响后,眼中闪过一丝决断,仿佛下定了一个重大决心,她将衣袖卷起半截,一段羊脂玉般的皓腕送到了叶宁的眼皮底下。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