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场很是迅速,在酒吧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散客们被暂时请到了外头休息区,高消区留下的几桌客人,这会儿都纷纷聚了过来,有热闹可看,谁也不想错过。

    光是十来个酒吧保安环伺,一个个严正以待的模样,便知道有大事发生。

    叶宁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沉默地抽着烟,衣服与裤子上的斑斑血迹,给人一种莫大的视觉冲击力,众人很自觉地没去打扰他,仿佛都是预感到了什么。

    林非凡在叶宁下令清场之时便想要散人,一来他受伤不轻需要去医院处理,二来心中有鬼,可酒吧的保安经理十分客气却态度坚决地阻止了他。

    就连金商拿出大少的架势,甚至自报家门,同样没有换来保安经理半分商量的余地。

    “秋姐,金少,林少一直在流血,得赶紧去医院,要不您给经理说说...”在金商的眼神暗示下,一名家族女向秋若雨求助,后者是华远总裁,如今这间狂暴酒吧是华远子公司的子公司,只要秋若雨肯亮明身份,相信保安经理绝迹不敢再阻拦。

    秋若雨沉吟了一下,招手将经理叫了过来,低声说了几句,后者脸色一惊,随即又变得有些为难,目光转向叶宁,那意思很明显:得这位发句话。

    秋若雨视线随经理而动,倒是并不怎么意外,她估摸着八成是之前叶宁去厕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以她对后者的了解,加上眼下情况的判断,后者肯定是要和谁秋后算账了。

    默默斟酌了一番,秋若雨还是想尽可能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正欲开口劝说,却见黄伟杰匆匆跑了回来。

    “叶哥,搞定了。”

    叶宁点点头:“那就抓紧时间吧,林非凡和你说了什么,你原原本本转述给大家听。”

    黄伟杰应了一声,心中好生苦涩,他知道,叶宁这是有意把他拉下水,更确切地说,是不准备再给他老爸左右摇摆的空间,从今往后,只能坚定地站在秋若雨一方,一条路走到黑了。

    “林非凡私下告诉我,今晚必须要把秋总和那位异国美女灌醉,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金少和秋总的关系只剩下最后一记助攻,而那位异国美女,西方文化比较开放...”做了数个深呼吸,黄伟杰终是把心一横,将林非凡之前私下里透给他的话,不带嗝楞地统统逗了出来,直到最后那点最污的,卡在喉咙口盘旋了半天,又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他的话一完,林非凡的咆哮声便是接力般响起:“黄伟杰,我X你祖宗的,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这些,你他妈存心用脏水泼我是吧!”

    面对林非凡噬人的目光,黄伟杰怡然不惧地与其对视:“林非凡,有没有说过你心里清楚,我黄伟杰要是诬陷你,让我走出这个门就被车撞死。”

    “你,哎呦。”林非凡气得肺要炸了,屁股下装了弹簧似的跳起来,正要手指黄伟杰,可一抬手触动伤口,痛得他脸庞一阵扭曲,额头冒出无数汗珠,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金商阴翳的眼光微微闪动:“黄伟杰,非凡是不是说过这番话我不下定论,但你现在宣之于众,我很怀疑你的用心。”说着,眼角余光瞄了瞄秋若雨已经冷若冰霜的俏脸,心头挤压的怒气再度高涨了一个层次。

    要是换作半小时前,黄伟杰断然不敢和金商硬顶,可这会儿他也是豁出去了,鼻子里发出一道哼声,就欲辩驳,叶宁却摆摆手将之止住。

    “让黄伟杰当众说出来是我的意思,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为什么今晚我会出现在这里,那是因为黄伟杰给我打了电话,他向我转述了林非凡跟他说得这些话。”

    听叶宁这般说,秋若雨美眸中闪过一丝明悟,而她身边的梅忽然惊叫了起来:“呀,帅哥,原来你是来保护小雨的。”旋即语气一变,透出几分哀怨:“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我才出现的呢。”一边说,碧水眸子还眨个不停,犹如秋波荡漾一般。

    她的话一落,登时引来了无数看待外星人一般的目光,饶是以秋若雨的心情都是挪了挪翘臀,与她尽可能地远离一些,并且把头别向另一边,这外国女人谁啊?我根本就不认识。

    叶宁也是被她累到了,略微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旋即面色一正:“咳,我现在没心情开玩笑,秋总是我的老板,得知有人可能对她不利,我当时没多想就赶来了,到了之后我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直到最后图穷匕首见,我才终于弄明白了,原来林非凡向黄伟杰透这些话根本就是在利用黄伟杰,目地是把我引来,然后好伺机对我下手...”

    “你胡说八道,姓叶的,你看我不顺眼就明说,想污蔑我,拿出证据来啊。”林非凡听得眼角直跳,在心头各种负面情绪的滋生下,终于是忍不住破口将之中途打断。

    叶宁看他情绪激动的样子,嘴角闪过一丝冷笑:“林非凡,到现在你还没搞清楚状况。”缓缓摇着头,给黄伟杰递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当即掏出个对讲机:”陈经理,把人抬过来吧,C区,三卡座...”

    通话结束不多久,众人便是见到,有足足十二名酒吧保安组成一条长龙,两人一组抬着一名昏迷的男子,声势浩大地鱼贯而来,这一幕引起了一片不小的哗然声。

    “砰!砰...”六具“尸体”被粗鲁地丢在空地上,连续响起了六道沉闷的撞击声,宛如六下心跳,随后,几十人聚集的现场陷入一片死寂,一张张面孔都是变得惊疑不定。

    稍顷,叶宁的低沉有力的声音荡漾开来:“这六个人,之前在厕所里对我下手,扬言要把我废掉,我从他们口中得知,其中三个是林非凡找来的,另外三个是金总的手下。”

    话语一顿,陡然凌厉的目光扫向林非凡与金商二人:“你们两位,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