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伟杰怔怔地看着一地六人,除了那名腿上有着一个偌大血洞的后天大成依然处于清醒状态,其余五人都是不省人事,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证之前交战的全过程,但还是能隐约想到那惨烈的景象。

    “砰砰砰!”厕所门被从内反锁,外头传来急促的敲门声,黄伟杰却是犹若未闻,抬眼看看小解完一脸轻松向自己走来的叶宁,牵强地笑笑:“叶哥,接下来怎么办?”

    “你先打个电话让酒吧经理多叫点人在门外等着,这六个人等会儿抬出去,尽量别让酒吧的客人瞧见。”叶宁一边洗手一边吩咐。

    “好的。”黄伟杰忙应了声,掏出手机给酒吧经理拨了过去。

    半分钟后,黄志杰这边通话结束,叶宁也刚好关了水龙头,甩着湿漉漉的手,缓步走向一名后天小成,在黄伟杰不明所以,以及那名后天大成惊疑不定的目光之中,用脚背将后者翻了个身,而后抬起脚掌,朝对方的丹田部位狠命地踩了一脚。

    “啊!”无法形容的剧痛感将那名后天小成从昏迷状态中激醒,只见他浑身抽搐,面无人色,数声呻吟之后,一歪头又昏了过去。

    “嘶...”见到这一幕,黄伟杰暗吸了一口厕所里特有的酸涩气息,因为刺激与紧张,身子有着轻微的颤抖。

    他父亲是娱乐行业的大佬级人物,他本人又是个纨绔小子,自认也是见过不少给人脑袋开瓢,捅刀子的大场面,可眼下,与叶宁这果决狠辣的一脚相比,却是完全成了小巫见大巫。

    当然,这所谓的小巫见大巫,是以两者的初衷作为比较,前者处于脑子发热一时冲动,而后者是有意为之,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黄伟杰从叶宁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对生命的无视。

    你面对一个持刀的歹徒,和面对一头老虎,虽然都能对你带来生命的威胁,但你内心的恐惧程度能一样吗?

    天朗之别。

    那名后天大成只看了几眼便闷下了头,片刻后,没忍住又抬头看看,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叶宁能这般对待他的同伴,会不会同样对待自己?此时,他的心中满是煎熬,惶恐而焦躁。

    叶宁没有理会在场两个“活人”的感受,如法炮制地给予了另外四个“死人”同等待遇,这才来到了那名后天大成身前,语气淡漠地道:“谁指使的?”

    那名后天大成慢慢仰起头,与叶宁俯视的淡漠眼神对了一眼,旋即躲开,嗫嚅道:“说出来,能放过我吗?”

    叶宁的声音没有多少温度:“不能,你老实说,你的下场会和他们一样,你不说,我让你生不如死,还会祸及你的家人。”

    听得这话,那名后天大成面如死灰,心中一阵挣扎过后,颓然地一垂头,指指另外两名黑衣男子:“我们三个替金总办事,另外三个是那个姓林的少爷安排的。”

    叶宁皱眉想了想:“你出卖了金总,就不担心金总事后找你算账?”

    那名后天大成苦笑摇头:“我们三个是南市药材协会的挂名武修,金总只是我们的临时雇主。”

    叶宁“哦”了一声,不再多言,身子一蹲,一拳重重地落在对方的丹田部位...

    “咦,去了那么久,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是在里头睡着了吧。”卡座,梅与高宇玩完一局,喝下一杯洋酒之后,妙目四转,似玩笑般说道。

    秋若雨与欧阳夏青听出了梅的提醒之意,却都是蹙眉不语,此时,距叶宁二人离开已过去了快十分钟,要不是担心叶宁醉酒后的不雅形态被金商等人拿来当成笑柄,她们早就提议让人前去看个究竟。

    “我看八成是,姓叶的那小子之前就是在死撑,这会儿说不定直接掉马桶里了,哈哈。”林非凡一脸畅快笑容,举起酒杯一口饮尽,显然是心情大好。

    金商也是悠然地咩了一口小酒,他的城府要比林非凡深得多,将一丝笑意藏在了眼里,他看得出来,秋若雨与欧阳夏青都是挺关心那小子,也不知道那小子究竟有什么非同凡响的魅力,不过不要紧,等叶宁变成了一个内疾缠身的废人,这种关心就会变成一种同情与怜悯,与男女间的感情再无瓜葛。

    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千金小姐可以施舍给一个乞丐一大笔钱,却绝对不会爱上这个乞丐,公主与平民的爱情故事,那仅仅存在于童话之中。

    “啊!”轻轻将酒杯放下,金商正准备假惺惺地提出让人去“关心”一下叶宁的情况,忽然间,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冲天而起,是林非凡的声音,虽然酒吧内的音乐狂躁,但依旧无法将之完全吞没。

    众人一惊,目光齐转,尚没看清楚状况,眼前却是闪过一道白光,一个什么东西窜到了金商的身上,下一刻,金商也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人蜷缩着窝进了沙发里。

    “金少,你怎么啦?”“非凡,你怎么啦?”高宇,以及另外几个家族女急作一团,身后几名黑衣男子神色立刻警觉起来,不断四下扫动。

    就在这时,酒吧的音乐声突然停了,近二十名酒吧服务员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组成一道人墙将高消卡座区域隔离开来,而后,高消卡座区灯光亮起。

    秋若雨等人这才看清,金商和林非凡的左臂上衣衫碎裂,血肉模糊之中,断裂的骨头都露了出来...那几个胆小的家族女尖叫着捂住了眼睛,高宇也是不忍多看地别过头去,欧阳夏青,秋若雨,梅三女互对了一个眼神,虽然都坐着没动,但眼中却是泛起了浓浓的忧色。

    “金总,林少,怎么受伤啦?难道互相干了一架?”叶宁在黄伟杰的跟随下缓步走了过来,目光一扫,疑惑地问道。

    金商与林非凡听得叶宁的声音,条件反射般心头一紧,连切肉断骨之痛都一时遗忘了,向后者投去错愕至极的目光,叶宁淡淡地看着他们,嘴角一抹戏谑的弧度逐渐扩大:”黄少,先清场吧,这片高消区的客人可以留下。”

    黄伟杰毫不迟疑地应了声,立刻行动起来,而就在他转身之时,一个白影闪来,精准地落在叶宁负于身后的手掌之上,叶宁顺势一翻手掌,插进外衣口袋,这隐蔽的小动作,没有被任何人留意到。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