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商眼中闪过一丝阴戾,林非凡透露的那个消息,之前他其实并没当一回事,在他想来,要么是叶宁的一厢情愿,要么是林非凡故意挑唆,今晚设局对付叶宁,更多的是处于家族对华远的一份担忧,商业战略的一种需要。

    可现在,他的想法完全改变了,欧阳夏青的身份在座其他人不清楚,他可是心知肚明,与他相比都是不遑多让,从欧阳夏青对叶宁的称呼,以及力挺叶宁的坚决态度,女孩十有八九是对叶宁有着情愫。

    能够得到欧阳家大小姐的青睐,本身就是一种资格与身份的体现,又凭什么不能和秋若雨有些别样的关系呢?一个省级商家的嫡系女与一个市级商家的掌舵人,身份孰高孰低,还真不好说。

    另外,叶宁还是一个后天高手,甚至有可能是后天大圆满境界,而叶宁的年纪才二十五岁上下,这份练武天赋,连省级商家都不得不极为重视。

    于公于私,这个男人必须除掉!就在今晚。

    没有人知道,短短的不到二十秒沉默,金商心头便是有了一个定论,而且异常坚决。

    “欧阳,让你一个女孩子给大家陪酒道歉,我看还是算了吧。”金商露出一脸苦笑,摇着手敷衍过去,旋即目光一转,第一次正视叶宁,平淡道:“小兄弟,不简单啊,不光若雨不遗余力地袒护你,就连欧阳也替你出头,一场误会过去就过去了,要不坐下一起喝几杯,听你刚才意思,对自己的酒量还挺有信心,我们这些人可是不买账的,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过才知道。”

    在座脑子都好使,听金商这般说,估计是欧阳夏青的身份不一般,可又不想放过叶宁,便提议了斗酒,于是,那个之前与梅未分胜负的刘少很配合地为两个空杯倒上洋酒,还放在一起比了比,确定水位处于一线:“别光说不练,不是说要替美女继续,来啊,不过先说好了,和美女喝我两杯对一杯,男人之间那就是一杯对一杯。”

    叶宁出奇爽快地点点头:“好,说出的话又吞回去,确实不是男人。”

    秋若雨与欧阳夏青见叶宁应了下来,都是没说什么,一左一右坐下,好巧不巧的,两人间留了一个空挡,摆明是给叶宁的,梅一见也不知发什么疯,硬是与秋若雨交换了位置,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搞不懂兴奋个什么劲,连醉意似乎也淡了不少。

    酒吧里斗酒的常规游戏是互猜对方筛盅里的相同数字,十分钟功夫,双方进行了八局,叶宁三胜五负,五杯经过稀释的洋酒入肚,这货脸上看不出一丝反应,要不是明知真气对酒量的帮助十分有限,大家都禁不住认为叶宁肯定是作弊了。

    而反观刘少,仅仅喝下三杯,说话便已经不利索了,金商见状,提议换人,借口么是刘少之前已经喝了不少,这样的比拼有违公平原则。

    叶宁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于是,另一名青年自告奋勇地上场,一刻钟之后,叶宁又喝下了七杯,脸色总算是浮现了红光,身子也是有些摇晃,欧阳夏青几许担忧地从旁推推他以作提醒,换来了叶宁极其细微的摇头回应。

    又过了一刻钟,那名青年直接倒头睡着了,叶宁最多就是三分醉意,接着,又一名男同胞在金商的眼神暗示下登场,叶宁来者不拒,一番硬实力比拼之后,再度放倒一个,而他自己也是现出了五六分醉态。

    梅在一边已经长大了嘴,满脸见到外星人的表情,这个男人快一个小时的车轮战,喝下了近三十杯,竟还有余力,连厕所都没去的意思,要知道,三十杯稀释的洋酒,最少顶得上一瓶半纯酒,就算是在西方酒吧里,这样能喝的也是非常罕见。

    “叶宁,差不多了。”秋若雨忍不住出声阻止,她真是担心这样继续下去叶宁会出状况。

    “这还有四位呢,继续。”叶宁不理,一一点着金商,黄伟杰,林非凡,以及另一名青年,至于那几个女同胞,则是被他自动忽略。

    “好,兄弟果然海量,高宇,平时尽听你吹自己百杯不倒,现在考验你的时候到了。”金商点名了一人,同时隐晦地与林非凡对了一眼,后者会意,回以肯定的一点头。

    高宇的酒量确实不是盖的,与叶宁你来我往,七八杯下去,只是稍稍变色,而这时,叶宁已经现出了七分醉态,哈着酒气伸了个懒腰:“不行了,去趟厕所,这不算违规吧。”

    “叶哥,我扶你去。”黄伟杰从叶宁进来后一颗心就七上八下,这会儿总算寻到了与叶宁独处的机会。

    “好,扶我一把。”叶宁双腿微颤地走过去,一条胳臂搭在黄伟杰的肩上。

    望着黄昏灯光下两人晃晃悠悠的背影,欧阳夏青本想起身跟上去,可金商的轻笑声响了起来:”欧阳,女孩子要表现得矜持一些,不然被一个男人吃得死死的,是要吃亏的。”

    听到金商暗示“关心则乱”的话,欧阳夏青脸颊飞起了两抹红霞,羞恼地冲金商一瞪眼:“你胡说八道什么呀。”话末,眼角余光偷偷瞄向秋若雨,没瞧出后者的神情异样,便极快地收回视线,而被金商这么一搅合,她也是放弃了跟随的意愿,毕竟是女孩子,屁颠屁颠地赔一个男人去上厕所,想想都能把人给羞死。

    “叶哥,你听解释,真是林非凡私下告诉我的,我也是怕出意外,所以...”远离卡座一段距离后,黄伟杰便急不可耐地试图解释,叶宁才听了几句,便不在意地拍拍他的后背,凑近一些,小声道:“这是一个局,你是被人利用了,有人故意针对我,想要对我下手。”

    “叶哥,你还是忍忍吧,厕所的位置挺偏的。”黄伟杰脑子才转了几下,豁然明悟过来,旋即似又想到了什么,面露一抹惶恐,正欲扭头往回看,忽然发现脖子被一只大手按住怎么也转动不了,跟着耳中传来了叶宁淡定的声音:“别看了,跟过来三个,到了厕所,你找个大放的包间躲起来,其他的我来应付。”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