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他是你男人?”刘少一脸不爽,斜睥着叶宁,问梅。

    醉人的眼波在叶宁身上流转一圈,梅摇了摇头,咯咯笑道:“帅哥,我可声明啊,你想泡我,替我喝一杯是不够的,得把这里的人都喝倒了。”

    在西方,酒吧这样的夜场,突然跑出来一个陌生男人替一个女人挡酒,不说斯通见惯,却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在梅看来,再怎么变花样,就是那么点目的。

    “我靠,原来是只苍蝇,哪凉快飞哪歇着去。”刘少一听,登时火起,拍得桌子“砰砰”震响,敢情是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想当护花使者,真是瞎了狗眼。

    “刘少,这个姓叶的我认识,是华远的保安仔,你说他是只苍蝇不假,可飞哪歇着却不由他自己说了算。”林非凡指指秋若雨的身后,阴阳怪气地道:“姓叶的,我看你是搞不清自己的身份,你的岗哨在那里,主子没法话,哪轮得到你跑出来乱叫乱吠,赶紧归位。”

    听得林非凡这般说,其他人一阵恍然,看向叶宁的目光泛起一抹嫌弃与鄙夷,还以为是什么有来头的人物,原来是个华远的保安,多半是秋若雨叫来充当保镖的。

    保镖就得有保镖的觉悟,主子不吩咐,哪轮得到你来充大蒜,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

    叶宁双眼微眯地看了林非凡一眼,总觉得哪里不对头,又隐晦地瞟了瞟黄伟杰,却见后者似有些茫然,不由心中疑惑更甚。

    叶宁的出现让秋若雨始料未及,眼下前者陷入尴尬境地,她蹙了蹙眉,替其解围道:“叶宁是刚好来酒吧,过来和我打声招呼,林非凡,你嘴巴放干净点,不能喝就别喝。”

    秋若雨所言正是她所想,现在她最不希望的是闹出不愉快来。

    “我嘴巴怎么不干净了...”林非凡可不买秋若雨的账,当场顶了回去,话才起了个头,金商便是将之打断:“算了,既然是误会也就别太计较了,免得扫了兴致,我看不如这样,就让他向在座每人敬一杯酒,陪个不是,若雨,可好?”

    替叶宁做主,却询问秋若雨的意思,显然,在金商眼中,叶宁压根就没让他正视的资格。

    “金总,叶宁喝多了,一时有些鲁莽,我代他向大家说声抱歉。”秋若雨俏脸微冷地道,这一圈人都是背景不弱的二代,只要别太过分,她多少会给几分面子,可代价是让叶宁白白委屈,她也不会答应。

    “若雨,私底下直呼的我名字就行了,这样也亲切一些...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想维护他,毕竟你是他的老板,不过,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他一个成年人,为自己的不当行为负责是理所当然的,我相信他不会连做人的基本道理都不懂,喝多了可不是理由。”

    秋若雨听出了金商这是不打算放手,不由俏脸更冷了几分,也懒得多费唇舌,用眼神给了叶宁一个示意:“你先去吧。”

    “秋若雨,你这算什么意思,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下班时间你都要母鸡护小鸡一样护着他,你到底是他的老板,还是你们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林非凡见秋若雨连金少的面子都不给,当即就炸毛地嚷嚷道。

    这话一出,在座众人都是神情变得有些古怪,梅更是眸光微闪地多看了叶宁几眼,仿佛在后者身上发现了什么稀奇的东西。

    “林非凡,你确实喝多了,他除了能是若雨工作中的下属,还配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回应林非凡的不是秋若雨,而是金商,他语气微沉,脸上没有半点笑容,一看就知道不是在开玩笑。

    大家都不啃声,谁也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弦外之音。

    一缕轻笑闪过嘴角,静观了那么久,叶宁总算看出了一丝名堂。

    “金少,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的嘴臭。”林非凡忙不迭地抽自己嘴巴子赔不是,又狠狠地瞪了叶宁一眼:“喂,姓叶的,我可告诉你,要不是金少宽宏大量,就凭你刚才打扰了我们的雅兴,你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门,还不赶紧给我们一一陪酒道歉,别搞不清自己的是个啥身份。”

    “你又是什么身份。”欧阳夏青从后头走了过来,站定叶宁身边,目光微寒地望着一脸嚣张的林非凡,冷声道:”让我叶哥哥陪酒道歉,让我叶哥哥走不出这个门,你配吗?“

    之前她一直没有露面,是因为叶宁保持着沉默,她很清楚,后者不是任人羞辱不还手的性格,肯定是有着自己的打算,可对方对其变本加厉的冷嘲热讽,终于还是让欧阳夏青忍无可忍。

    叶宁偏头,看到欧阳夏青板起的小脸微微涨红,知道姑奶奶是真的生气了,淡漠的脸上浮现一抹柔色,一道轻声传入女孩耳中:“就当一场小丑表演,没必要动气。”

    欧阳夏青鼓了鼓腮帮,装着没听见。

    “他妈...”被冷不丁训斥,林非凡的第一反应是火冒三丈,可当见着叶宁身边如深谷幽兰般的美少女之后,一对眼珠就怎么也移不开了,到口的脏话被生生咽回了肚子里,相比于秋若雨女神级的冷艳,让大部分男人别说发起追求,连心中念想都得鼓起好大的勇气,欧阳夏青就如同一个邻家女孩,青春靓丽,文静中透着一股书卷气,如每个男人曾经情愫初开之时最刻骨铭心的有关初恋的梦想。

    这一刻,林非凡只觉得自己梦中的情人真实地出现在了眼前,令他心神荡漾...

    秋若雨不是第一次见到欧阳夏青,不过此刻,后者出现在叶宁身旁,还是让她有些诧异,同时心头滋生出一股连她都弄不明白的莫名情绪。

    “欧阳,你怎么来了?”在欧阳夏青现身的一刻,金商脸上便是露出一抹不可置信的表情,楞了半响,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这才错愕道。

    “我怎么就不能来,你不是要让叶哥哥给大家陪酒道歉吗?要不就由我来代劳,你觉得呢?”欧阳夏青淡淡瞥了金商一眼,并没太客气地说道。

    听得这话,金商微微皱起了眉,视线扫过眼前的画面,叶宁站在当中,左右相伴秋若雨与欧阳夏青,两女气质迥然不同,却都是千里万里挑一的美人儿,能得其一眷顾,对一个男人来说便是上天的恩宠,这是要享齐人之福吗?就凭一个相貌平平的保安仔?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