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大厅。

    出口通道处,走出来一名拥有金色大波浪长发的西方美女,淡紫色的眼影,高挺的鼻梁,红润的丰唇,慵懒明媚的眼神。

    上身穿了件黑色塑身皮外套,一排纽扣敞开着,里面竟只有一件贴身小吊带,被两团高耸的大杀器撑得鼓鼓囊囊,让人不由地捏一把汗,下面一条刚够包住臀部的黑色热裤,以及将将掩住脚背的黑色平底鞋之间,是两条一米多长的大长腿,这就样白花花的暴露在空气之中,给人一种脖子底下都是腿的既视感。

    这般过于大胆,过于性感的装扮,别说是在“民风淳朴”的华夏,就是在欧美街头都是难以瞧见,更别说眼下中海市已入初冬,还是在机场这样的公众场合...

    自然而然的,周围成片的目光如同被磁铁吸引了一般,随着她长腿迈步而缓缓移动,有几个学龄少年被家长捏着下巴,将面孔转向了别处。

    秋若雨站在接机口的队伍前端,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越来越近的西方美女,差点就哭出来了,这什么呀,你能不能正常点啊,这里是文明古国华夏,而不是外太空的某个未知星球。

    “梅。”鼓起好大的勇气,她才挪开步子迎了上去,露出一个“惨不忍睹”的笑容,尽管如此,还是给人以昙花一现般的美感。

    这位白人美女,是她留美其间的大学室友,梅.斯卡亚,格伦家族的成员,而朗格药业正是格伦家族的产业,大学毕业后,梅进入朗格药业就职,目前是全球市场部的一名经理。

    “呀,小雪,我亲爱的天使。”就如同亚洲人难以从一堆西方人当中精准找到目标一般,直到秋若雨到了跟前,梅方才后知后觉地认了出来,她一脸惊喜地叫了声,旋即撅起双唇向秋若雨的脸颊送了过来,这般举动,让得周围的眼珠掉了一地。

    两位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都让人不由产生距离感,却是背道而驰的两个极端风格,一个冷艳,一个热辣,如同一水一火,怎么会凑在一块的?

    “梅,我们先去车上吧。”秋若雨忙偏头躲过,无奈地摇摇头,悄悄替梅将风衣的妞子扣上,实在是太不雅观了。

    留意到秋若雨的小动作,梅嘴角溢出一丝坏笑,凑近对方的耳畔低语了几句,使得秋若雨俏脸微微一红,羞恼道:“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哪有功夫找什么男朋友。”

    梅调皮地眨了眨眼,大学时期两年多的共室,她了解秋若雨是那种很保守的东方女性,便没再多纠缠某个话题。

    等了几分钟,两名职场装扮的西方女人拉着行李箱从通道出来,梅过去交代了几句,接过助理递来的手袋,便独自与秋若雨去往了地下停车库。

    “小雪,这次的情况有些复杂,我会尽量为华远争取的。”一上车,梅便直白地说道,用得是一口略显生涩的中文。

    “梅,谢谢。”秋若雨目露感激地点点头,并未深入细说,有过留美经历的她,深知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尤其是上层圈子里很讲究一个公私分开,而且,她也不希望给自己的大学室友增加过大的压力。

    “今天是双休日,咱们不谈公事,你大老远来一趟,我得好好尽一下地主之谊,想吃什么,想玩什么,尽管说。”秋若雨边发动车子边道,瞥了眼梅不知何时又敞开的外套,眼中闪过一丝无力。

    “我要吃中式点心,小笼包,生煎馒头,锅贴,芝麻汤圆...”梅来了兴致,眸光闪个不停,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晚上我要去酒吧,我在网上特别查了,中海市有一条酒吧街很出名。”

    秋若雨苦笑一声:“梅,你知道酒吧这种夜场我是从来不去的。”

    梅不依地拉着秋若雨的手臂,把头摇得和个拨浪鼓似的,可怜兮兮地道:“去吧,我最近因为一个CASE,已经连续九天没放松过了,再这样下去,我会彻底发疯的。”

    秋若雨熬不过她,也不愿扫兴,反正前天签订了正式合约,现在鑫迪娱乐旗下的酒吧已经是华远的产业,便道:“行吧,我不过我有个要求,我们先去商场逛逛,你这身打扮得换了,我不可希望在酒吧那种地方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梅低头看看自己,似有些不舍,不过见秋若雨神情坚决,只得不情愿点头:“你是地主,听你的。”说着,摸了摸自己肉感紧致的大腿,略带惋惜地叹了一声。

    秋若雨真是拿她头疼,心里幽怨地道:你好歹出身贵族,学生时代叛逆也就算了,现在都踏上社会了,还是一间全球化公司的中层,就没你这么不靠谱的。

    ......

    是夜。

    中海大学校外欧阳夏青的住所,厨房的炉子上炖了一个瓦罐,内里的动静越来越明显。

    客厅里,叶宁背靠沙发,双脚搁在茶几上,指间夹了根香烟,仿佛回到了自己家一半,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小家伙趴在他的脚边,与坐在侧方沙发里的欧阳夏青大眼瞪小眼。

    叶宁扫来一眼,见到这一幕,不禁笑道:”欧阳你别惹它,小白的脾气大着呢。”

    欧阳夏青轻哼了一声:“那待会儿,你让它伺候你好了。”

    叶宁一阵头疼,姑奶奶这是和小白怄上气了,有必要吗?小白躲开不让你抱那是客气的,把小家伙惹毛了,给你挠一下可有你受的。

    “姑奶奶,我陪了你一下午游戏,答应的好好的,你可不能甩赖...”叶宁连哄带骗,为了能够让此次调养达到最佳效果,叶宁决定分两次服药,这样虽然耗时会拖久一些,但药力渗透体内也会更加彻底。

    其间,二次煮药,递药汤等粗活,就只能拜托欧阳夏青了。

    “叶哥哥,我发现你很偏心。”嘴角一掀,留下一句赌气的话,欧阳夏青甩着一头秀发向厨房走去,搞得叶宁一头雾水,女人真是天下第一难懂的生物,和小家伙都能计较上,难道是自己说错话了?

    “你啊,刚才吃了人家那么多药材,回头又把人家气跑了。”叶宁指了指小家伙,哭笑不得地直摇头,稍顷,见欧阳夏青端了一碗呼呼热气的黑色汤药从厨房里出来,他也是将烟头掐灭,缓缓起身,小家伙一个腾跃,精准地落在他的怀里,还不忘扭过脑袋瞧一眼欧阳夏青。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