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丝毫不意外这般状况,阿暮就不必说了,当初加盟华远便是冲着自己来的,如今服用了两次自己给予的药方,不日就将冲击后天大圆满,另有洛市彼此并肩作战的经历,在自己与齐凯之间,这货会选择后者才有鬼呢。

    至于王超等人,原本就对自己这个后天高手抱有敬畏之心,再加上前不久自己给予的那个承诺,更是将自己视作亦师亦友,单凭齐凯的一道指令,就想让他们对自己动手,简直是痴人说梦。

    撇开人情,从现实角度来说,即便是王超连体期大圆满境界,公司每年给他的总薪酬也才三十万左右,而一旦迈入后天期,立刻会飙升至百万年薪的待遇,这当中的差距足足三倍以上,说句不好听的,只要自己一句话,这些人便会不带犹豫地前去人事部递交辞职报告。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是该给那些别有用心的董事们提个醒了,别以为眼下海外渠道暂时失控,便能肆意挑战秋若雨的权威,比起渠道拓展,外保部门才是一个药材业商家的立身之本。

    货源无法得到保证,成本无法自主调控,渠道越多风险就越大,就好比此次几大商家联手制约,华远假如无法自行异地采购,那绝对是被活活玩死的下场。

    而想要从零开始建立一个外保部门,没有一年半载的积累根本别想成形,药材协会挂名武修当中后天高手不少,可为什么商家不托以重任,只是充当一份补充力量?道理很简单,全因“信任”二字,人与人的信任,公司与人的信任,一来靠规则制约,更重要的是靠时间来积淀。

    对付齐凯这种凡事都脚踏红线两端的家伙,你要是再以游戏规则禁锢自己,就算不被他整死,也会被他恶心得半死,恶人还需恶人磨。

    目光定格齐凯那张如死水般阴沉的面孔,叶宁神色平和,嘴角挂了一丝淡笑,似挑衅,似嘲讽...

    会议室内很是安静。

    一缕凉风从敞开半扇的门外拂来。

    会议桌上一本本摊开的笔记本,资料文件,轻轻翻动纸业。

    各位董事面前尚温的茶水散发出幽幽香味。

    过了很长时间,秋若雨才清了清嗓子:“方澜,把叶宁带出去,回头让叶宁写一份深刻检查交到我这里。”

    方澜微微怔楞,片刻后,便明悟过来,秋若雨这是要给在座董事一个交代,要给齐凯留下最后一丝颜面,作为华远的掌舵人,顾全大局始终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她是想明白了,可阿暮,王超等人还是像木头一样,看这样子,秋若雨的话也不好使,估摸着,她这个保安经理同样够呛。

    她有些无奈,正要举步上前,叶宁却站起身来,扫了王超等人一眼,几分不悦地说道:“你们傻愣着干嘛,说过的原则都当耳边风了?”

    一听这话,王超,李毅最先反应过来,忙目光转向秋若雨,身子微欠,变了张满是歉意的脸,其余几人紧跟着学样,叶宁可是着重强调,秋若雨的指示必须无条件服从,哪怕让他们对叶宁出手,他们也必须不带保留地照办。

    哎,也难为了他们,练武之人的脑子总归比不上坐办公室的白领。

    此时的画面一下子变为一众外勤保安向秋若雨低头认错,等待后者的发落,在座董事看在眼里,心里自然明白是个什么意思...

    不多久,会议室里只剩下了该留下的人,一个个的都沉默不语,小半面容沉甸甸的,更多的面色如常,这也间接暴露了他们的不同立场。

    “秋总,他,他这算什么意思,是要向董事会示威吗?”半响后,齐凯忍不住开口了,低沉的声音微微颤抖,不难想象他心中是如何的愤慨。

    “齐副总是不是想提议,立刻解雇叶宁,然后和萧氏进行合作谈判?”秋若雨不答反问。

    在座董事一片摇头,之前赞同齐凯的四人中除了一人眼光闪烁不定之外,另外三人都是将视线转向了窗外,压根不理睬齐凯投来的询问目光,开玩笑,他们支持齐凯的前提是华远不出状况,眼下解雇叶宁无异于解雇全体外勤保安,如此一来,华远直接就垮了,这是想让他们手持的股份变成废纸不成?

    到达现在,大家心如明镜,一直以来,齐凯和秋若雨斗法,根本就是在瞎折腾,要不是此次公司出了内鬼,秋若雨该是一手掌控海外渠道,一手掌控安保部,等于一人独掌着作为药材业商家的两大命脉,那便真正有了一言九鼎的权威。

    对于大多数董事来说,他们自身不参与公司管理,巴不得董事会委任的总裁对公司的掌控力度越强越好,当然前提是,总裁的种种作为必须是以华远的利益为先,而事实证明,秋若雨并没有让大家失望。

    此时,一些董事甚至觉得,假如执行副总裁不是齐凯,换一个由秋若雨提名的人选,或许今天的华远会发展得更好。

    “董事长,我想是否与萧氏合作还是慢一步再议吧,眼下的重点,应该是尽最大努力争取与朗格药业把这个三年合作协议签下来。”戚春华不疾不徐的声音总能在必要的时候响起,他的话也是得到了多数董事的点头符合。

    齐凯见状,心中一阵颓然,又很是不甘,他知道自己又一次败了,还是毫无争议的完败,是因为秋若雨吗?未必尽然,还有叶宁这个变数的存在。

    “我同意戚董的意见,与朗格药业的谈判我会亲自负责。”秋若雨随波逐流地点头,随即话题一转:“哦,最近一段时间,大家听到的都是一些对公司不太有利的消息,相信大家的精神压力也不小,那今天,我就给大家透露一条久违的好消息吧。”

    “昨天下午,我已经和鑫迪娱乐的董事长黄志德达成了初步协议,黄董事长认可华远五十亿的市值,鑫迪娱乐作价十亿换取华远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鑫迪娱乐会成为华远的全资子公司,一旦协议正式签订,目前鑫迪娱乐账上的两千四百万资金也会归华远统筹调用,不知道,大家觉得怎么样?”

    华远被认可五十亿的市值,足足比会计师事务所评估的高了一倍,而且,娱乐公司并不存在应收账款的问题,每月的利润都会扎扎实实化为账户里的数字,鑫迪娱乐十亿的估价也是中规中矩,如此一来,华远在上市之前最少又多了五千万的现金流。

    天上掉馅饼了,光这么一个收购案,每位董事的身家至少上浮百分之三十。

    不肖半个小时,在秋若雨一一解除了大家提出的十多个疑虑之后,这项收购案得到了全票通过,在座一多半董事喜不自禁,个别几个笑得有些勉强,唯有齐凯双眼发直,脸巴掌颇为滑稽地抽搐着,显得是那样突兀,按说以他的城府断然不该这般着相,可他真实的内心又有谁知道?

    黄志德居然认可华远五十亿的市值,这家伙疯了吧!要知道,萧氏给予华远的估值才二十个亿,差距之悬殊,直接是让萧氏与华远以股换股的计划彻底破灭,这下萧震山怕是要暴跳如雷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