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等于是明白无误地告诉诸位,叶宁,她秋若雨保定了。

    那三名中立董事均是楞了好一会儿,随后露出了一抹略微尴尬的表情,同时心中也是有些庆幸,还好,就差那么一点点,要是投下了赞同票,秋若雨不定会在心里面替他们记上一笔。

    他们作为董事不参与公司日常运营,秋若雨是决定不了他们的命运,可他们当年的亲信手下,如今有好几个处于公司中层,这些人的前程那是扎扎实实掌控在秋若雨的手里。

    为了一个不可能通过的表决和秋若雨唱反调,最终还可能连累跟随多年的老部下,这种蠢事只有脑子缺根筋的人才干得出来。

    齐凯眼瞳微微一缩,他也同样低估了秋若雨力保叶宁的决心,竟然不惜以身替其挡枪,要知道,作为上位者大多都会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容不得有污点沾染在上头...

    这样一来,想要强行通过表决几乎是不可能了,从那几个中立董事神色变化,齐凯已经看出了他们的退缩之意。

    至于追究秋若雨的责任,那简直是笑话,就如古代帝王一般,只要不被罢免,永远是高高在上的第一人。

    不过,单眼下这点阻力,还无法让齐凯就此放弃,今天召开这场董事会的最大目的,就是要将叶宁踢出华远,之前好多次的筹谋都是因为叶宁的存在而告破,这头拦路虎不除,始终会是一个变数。

    “秋总,现在的重点不是责任问题,而是一个人的利益和整个公司的利益该如何取舍,你作为董事长理应以保障全体董事的利益为先。”略微思忖,齐凯便是义正言辞的说道:“眼下最关键的还不是给杜家交代,如果叶宁继续留在华远,萧氏就会关上合作的大门,以萧氏低于市价两成的报价单,我不认为朗格医药还会继续与我们华远合作,我相信这一点在座各位也不会有异议。”

    话末,目光一圈扫过,见众人纷纷点头,齐凯嘴角闪过一缕轻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条海外渠道的得失,关乎到在座每个人最直接的利益,他倒要看看,秋若雨会不会因为叶宁一人,而选择站到所有董事的对立面。

    秋若雨陷入沉吟,她知道这个关节回避不过去,可一下子她拿不出可行的应对方案,叶宁眼角余光瞄着她犯难的模样,略略斟酌,便道:“萧氏能够拿出低于市家两成的报价单,保健堂同样也可以。”

    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得秋若雨秀眉悠地一扬,在场不少董事也似猛然醒悟,面露若有所思之色,齐凯同样是听到了叶宁的话,眼中流过一抹阴森,略微犹豫了一下,闷哼一声:“叶宁,接下来要讨论的问题涉及到公司的机密,你先出去吧,对你的处理意见,稍后人事部会通知你的。”

    秋若雨冷冷地看了齐凯一眼,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虽然后者的吃相十分难看,相信在座董事也看在眼里,心里有数,但不管怎样,董事会的议题是公司最高机密,非让叶宁留在这里确实也说不过去。

    总体说来,秋若雨一贯严谨,是个很遵守游戏规则的人。

    “齐副总,我这个人不喜欢将命运交在别人的手上,要我离开这个会议室也可以,得先给我一个明确答案,公司是否会解雇我?”秋若雨没有替叶宁极力争取,可不代表叶宁会乖乖听齐凯的指示,他安坐不动,面孔朝天一扬,看着天花板说道。

    齐凯闻言面色一沉,当场拍了桌子:“目中无人,你是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随即一回头,冲着会议室外头沉喝一声:“来人,把他给我带出去。”

    会议室大门开启,两名保安小跑步进来,一个是外勤保安李毅,另一个是内勤保安老田,当一见齐凯指着的人是叶宁,李毅脚下顿时一收,后头的老田收势不住,两人后背贴前胸地撞了一下,幸好不是太重。

    “还愣着干什么!”等了片刻,齐凯见两人墨迹不动,又光火地吼了一声。

    老田心里苦啊,他是想动来着,可被李毅反手拽着衣服,李毅身为外勤保安,很清楚安保部对齐凯是怎么个态度,眼下叶宁双臂环在身前,面带一抹微笑,稳如泰山地坐在那里,分明就是和齐凯杠上了,他一时也没了主意,而叶宁平淡的声音也是在这时传来:“李毅,我这人不喜欢被人带来带去,想要硬带把我带走,你一个人是不行的,要不让方队长把人都叫上来。”

    李毅一听立刻会意,点点头,连托带拽地把老田一起带走了,留下一屋子神情错愕的董事,这是演哪一出啊?难道是要在这里上演一场武戏?

    秋若雨黛眉深蹙,偏头去看叶宁,还不待她张嘴,一只手掌从桌子下头穿梭而来,轻轻搭在她的手背上,旋即就见叶宁细微地摇了摇头。

    秋若雨心中纠结了一番,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玉手一缩,脱离了叶宁的掌心。

    见秋若雨没有表态,其他董事也都装聋作哑,齐凯眼神不善盯紧叶宁,出奇的,同样是一言不发,如此过了三四分钟,会议室大门再度开启,方澜当先走入,紧接着的是阿暮,再后头是王超等五名外勤保安,好家伙,留在公司的所有外勤保安算是一个不漏都在这儿了。

    他们一个个面色红润,额角还有未干的汗迹,一看就知道是被打断了训练匆匆赶来。

    “都别愣着了,这里在开董事会,把他带出去。”齐凯这就一指叶宁,下达了命令,始料未及的是,所有外勤保安一个都没有动,除了方澜向秋若雨投去询问的目光之外,其他人都是看着叶宁,仿佛是在等后者下达指示一般。

    这一幕太过诡异,所有董事脸色都是阴晴转换不定,他们脑子可比一般人好使,已经嗅出了一丝别样的意味,这是要造反吗?放在古代,这是要兵见逼宫吗?

    尤其是那个长了张僵尸脸的阿暮,看向叶宁的眼神既坚定又冷漠,给人的感觉就是,只要叶宁一声令下,让他杀谁他就杀谁。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