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萧氏抵不上一个华远?这不是瞎**扯淡嘛;强调在秋总的领导下,恩,这马屁拍得未免也太露骨了点;还有,我们一帮子身家几千万过亿的高端人士,火急火燎聚一块儿,敢情是闲得蛋疼,消磨时间来的?

    简直岂有此理。

    一个后生子,小小的外勤保安,竟然在华远最高决策中枢董事会上大放厥词,大发诳语,这是要造反吗?

    稍顷,在座董事不约而同地黑下了脸,皱眉摇头,以此来表达心中的强烈不满,秋若雨也是没想到叶宁会那么不着调,脸色除了益发冰冷之外,还多了几分怒气。

    今天的董事会让叶宁列席是齐凯提出的,其目的不外乎是想借某个油头,使董事会作出放弃叶宁的决定,方才秋若雨有此一问,本意就是要抢在齐凯对叶宁发难之前,进一步让在座董事看明白她对叶宁的器重与力保之心,可不曾想,叶宁这一开口,等于是把所有董事都得罪个遍。

    这个男人的脑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呀?秋若雨觉得好生无奈,内心涌起了一股无力感。

    “一个保安部的外勤保安在董事会上满口胡言,简直是目无尊长,不知上下,妄自尊大,我提议,将叶宁解雇,我们华远不需要这样不守职场规矩的职员。”齐凯低声的声音响了起来,目光含愤地向在座诸位扫去,话落之后,缓缓举起了手。

    “齐副总,你给我按的这一个个罪名我可承受不起,目无尊长,不知上下,妄自尊大,我有吗?我走进这个会议室之后,除了向大家表明我并没有迟到,便再没有啃过一声,难道沉默也是一种罪?直到刚才秋总问我的意见,我才把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哦,说实话是满口胡言,那是不是非得赞同你齐副总的观点,才算是遵守职场规则?”眼见齐因为一句话就要拿自己开刀,叶宁自不会傻等表决结果,当即予以反驳,脸上一如往常的轻松,丝毫没有要被公司开除的紧迫感。

    “你是什么身份,我不需要和你理论,董事会的决定也轮不到你来质疑。”齐凯只看了叶宁一眼,便不再理会,摆明了是以权压人。

    老子是董事,执行副总裁,一脚把你踹了怎么的?有意见,有委屈,有不满?请统统保留。

    叶宁“呵”一声冷笑,正欲再度力争,却是被秋若雨的一个眼神制止,秋若雨正了正身姿,淡淡地道:”齐凯,董事会如何决定似乎也轮不到你说了算吧,叶宁不过是说出了他的观点,又没人强迫你认同,你却因此提议解雇他,你不觉得太儿戏了吗?”

    秋若雨的音调不高,话却是说得很不客气,单是对齐凯称呼的改变便可见一斑。

    你齐凯以权压人,我秋若雨同样可以,不管是董事会主席的头衔,还是公司总裁的职位,都稳稳压你齐凯一头。

    原本几个准备符合齐凯的董事,见秋若雨摆明了反对的态度,举起一半的手又落了下来,其余董事更是一副静观其变的模样。

    “秋总,如果仅仅是因为他刚才的一句话,就算说得再不妥,我也不至于一棍子将他打死。”对秋若雨略带“报复”性的否定,齐凯一点不动气,先委婉地表示认同,随即语气陡然一变:”可是他做了一件有损公司利益的事,给公司带来了巨大隐患,我坚决要求立即解雇他。”

    视线在众人脸上一抡,齐凯神情坚决地道:“几天前,叶宁因为私人原因与星辰娱乐结怨,隔天星辰娱乐的总裁助理特意登门来访,结果,双方非但没能妥善和解,叶宁还出手打伤了对方的一名后天高手,地点就在三楼的训练场,之前萧总给我打来的电话里,态度十分明确,双方坐下来商谈合作之前,华远必须先解雇叶宁,大家或许觉得萧氏这个要求有些过分,我在这里透个信息,星辰娱乐的总裁是杜家大小姐,杜丽,杜家正是萧氏背后的省级商家,其实这个要求是杜家提出的。”

    齐凯的话才告一段落,那名小胡子董事便惊声道:“杜家,那可是省级商家,叶宁和星辰娱乐的恩怨,和我们华远无关啊。”

    又一人支持道:“对对对,公司又没让他去和星辰娱乐结怨,这是他的私事与公司无关,公司现在的处境已经够难了,要是再来个省级商家和华远过不去,我是一点希望都看不到了。”

    第三人冒话:“不能因为一个人连累了整个公司,我觉得杜家就是争个面子,只要我们华远给了,相信杜家也不会得寸进尺。”

    这三名董事便是之前与齐凯暗通眼神的三位,隐忍多时,眼下终于是一齐声援,齐凯不失时机地点点头:”我和各位的看法相同,公司必须以大局为重,尤其是眼下这种关头,千万不能再无故树敌,我看要不这样,叶宁主动向公司请辞,公司按照劳动合约相关条款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

    “我同意。”“我也同意...“

    除了之前支持齐凯的三名董事之外,又有第四名董事表示赞同,如此一来,整个董事会包括秋若雨在内共十二名董事,只差一票便能达到半数。

    另有三四名中立的董事也似蠢蠢欲动,公司的权力之争他们没兴趣参与,但公司的利益得失却关乎切身,一个后天高手的确难得,可代价是引来杜家的敌对,取舍之间,他们内心多少还是倾向于弃车保帅。

    “董事长,安保部是由你直管的部门,不知道你是怎么个看法?”便在要紧关头,戚春华沉缓的声音让得那三四名中立董事蓦然惊醒,摇摆的心思瞬间收了起来,目光齐齐转向主位上的秋若雨。

    直管安保部的总裁,董事会主席都没表态,哪轮得到他们着急?

    齐凯眼中闪过精光,深看了戚春华一眼,要不是后者多嘴一问,有两名中立董事差不多就要举手了,一旦超过半数,秋若雨即便有心推翻也得慎重考虑后果,董事会可不是一言堂,如果董事长无视大部分董事的利益一意孤行的话,距离被董事们集体罢免也就不远了。

    “各位,星期二下午我就在现场,对方挑衅在先,叶宁是按照我的属意才打伤对方的那名后天高手,是以,非要说责任话,应当由我承担,而不是叶宁。”秋若雨仿佛等待已久,对戚春华微微颔首之后,这般说道。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