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着以往,齐凯这般蛊惑人心大唱哀乐,秋若雨肯定已经出声喝止了,可眼下她却是一言不发,只因她隐有一种感觉,齐凯今天是有备而来,并非仅仅是搅和一番人心,在没有了解其真实目的之前,强行驳斥反而会显得苍白无力,甚至有些话太急着说出口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且看看齐凯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齐凯对秋若雨冰冷的眼神恍若未觉,很有耐心地等到宣泄声小去,这才道:“目前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我也不瞒大家,华远通过海外贸易赚取可观利润,业内眼红的商家可不是一两家,萧氏就曾不止一次地提出希望能够与华远合作,资源互换,可都被秋总给回绝了。”

    话语顿了顿,齐凯看看秋若雨,眼神中带了一丝玩味:“此一时彼一时,以往华远独享这条海外渠道,别人千方百计想插手却苦于找不到落手点,现在嘛,还想着吃独食怕是不可能了,我觉得我们华远是该面对现实重新考虑了,合则双赢,斗则双输,关键在于,这一次我们华远万万输不得。”

    秋若雨听出了齐凯的意思,美眸微微一眯,没等她开口,又有一名脸庞微圆,留了两撇小胡子的董事急着说道:“齐凯,你的意思是华远与萧氏合作?”

    齐凯向他投去一眼,眼中有着一丝隐晦的赞许之色,“嗯”声道:“我一直以来的观点都是做生意能够合作就要避免互相竞争,这对谁都有好处,大家不会觉得萧氏总裁给我打这个电话存粹是挑衅吧,萧总最希望的还是能与我们华远合作,而且是深度合作。”

    又一人问道:“萧震山有没有说具体的方案或者条件?”

    齐凯点点头:“萧总提出,这一次萧氏可以不和华远争,甚至甘愿充当陪标,至于条件嘛,萧氏想以股换股的方式,换取华远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这等于是变相的资源共享。”

    “百分之二十五,那岂不是萧氏成了我们华远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仅次于秋若雨的第二大股东戚春华看了看秋若雨,随后缓缓地道。

    “戚董,以我的分析,萧氏并非是想入主华远,而是看中了华远在成功上市后市值会比现在翻上几番,老实说,交换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我也觉得多了一些,但这样一来,目前华远被业几大商家联手压制的局面就能得以缓解,至少萧氏肯定不会再参与其中,连带着与萧氏合作密切的腾果也会退出,仔细想想,倒也不是太吃亏。”齐凯斟酌地说道。

    在座董事彼此面面相觑,都是选择噤声,将目光投向了首座的秋若雨,显然是看后者的态度。

    秋若雨只让诸位稍等了片刻,便道:“齐副总,萧氏对自己的市场估值是多少,对目前的华远估值又是多少?”

    齐凯道:“萧总让会计师事务所算过,以萧氏百分之二十股份换取华远百分之二十五股份。”

    秋若雨不置可否,又道:“萧氏换取了这百分之二十五股份,是否拥有董事会的投票权?”

    齐凯理所当然地道:“萧氏成为大股东身份,自然是会占有董事会的席位,同样的,华远也将在萧氏的董事会里拥有一席。”

    秋若雨模棱两可地哦了声,随即目光扫向众人:”我还想问一下在座各位,假如双方达成了以股换股的协议,华远让出的那百分之二十五,是在座全体董事按比例稀释呢,还是先将我父亲交予董事会那百分十五出让之后,剩下的百分之十再作稀释?”

    在座董事又是一阵眼神交换,那名小胡子董事便说道:“当然是先把那百分之十五转让出去,然后大家再按持股比例稀释,这也是对我们每个董事利益的最大保障。”

    一缕冷笑闪过嘴角,秋若雨直视着他说道:“当初董事会通过的表决方案是,如果在华远进军药材业之后,资产规模缩水一半以上,亦或是出现现金流枯竭等因素导至无法再维系日常营运,我所持的百分之二十股份便交由董事会全权处理,相对的,如果华远在三年之内成功上市,亦惑资产规模实现三番,那我父亲交予董事会的百分之十五股份将归到我的名下,怎么,难道胡董忘记了,还是胡董想说,等华远上市申请审核通过之后,在座各位以持股比例稀释出百分之十五来?”

    小胡子董事噎了一道,诎笑了一声,主动避开秋若雨的目光,齐凯却是替他接上了话:“秋总,我不同意你的说法,萧氏的加入从某种意义来说是董事会的重组,之前董事会表决通过的所有方案,必须由重组后的董事会从新投票表决,另外,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此次不与萧氏合作,以萧氏低于市场价两成的报价,朗格医药几乎没可能选择继续与华远合作,如此一来,华远想要按原计划上市,机会就会变得极为渺茫。”

    对此说法,在座有几个董事只略微犹豫,便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而更多的董事则是持谨慎态度,他们都是老狐狸级别的,齐凯在日常工作中与秋若雨的矛盾分歧逃不过他们的眼睛,萧氏进入华远董事会,利益受到最大冲击的是秋若雨,在形势未明朗之前,他们可不会在这种关键问题上随意发表意见,更不别说表态了。

    秋若雨手指轻轻点着桌面,面露若有所思之色,好片刻后,忽然俏脸一偏,冲叶宁来了句:“叶宁,你是怎么个意见?”

    “呃...”叶宁没想到秋若雨会突然想起了自己,呐呐地抬起头,迎接他的是秋若雨的一对明眸,在那对明眸之中,神色无比坚定。

    众人不明所以的目光都是随秋若雨而动,齐齐汇聚于叶宁,脸上多少带了几分茫然,搞不懂秋若雨怎么会征询他的意思,就算是个后天期的外勤保安,也不够资格左右秋若雨的最终决断吧。

    从空气般的存在一下子变成了焦点,叶宁也怔楞了有一会儿,随后一本正经地说出了一句让众人差点掉下巴的话来:“秋总,这可是你问我,我的意见就是,十个萧氏都顶不上一个秋总你领导下的华远,这会开得存粹是浪费时间,赶紧散了吧。”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