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格医药考察团航班提前,两个小时前便在中海机场落地,被萧氏集团派人给接走了。

    连事先通知也没有,如今联系人的电话又处于关机状态,以秋若雨的智慧自然是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抬头望着机场大厅穹顶怔怔出神,那镶嵌在穹顶宛如星辰般遍布的照明灯,在她眼中却是毫无生趣。

    一团乌云缓缓沉降下来,落在她的头顶,压在她的心头。

    静默许久,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俏脸上的负面情绪已然敛去,对华远众人简单吩咐了一声,大部队便开始撤离。

    回程的路上,五辆车排成一字,秋若雨坐在最前头的那辆宾利车内,握方向盘的是方澜,车厢内安静的有些沉闷,一个电话打到了秋若雨的手机上,只听了几句,她的脸色变得一片苍白,忽然身子一颤,搁在耳边的手机落在座上。

    “秋总,你怎么了?”方澜透过后视镜留意到了秋若雨的异样,急声道。

    “叶宁有没有在公司?”秋若雨安静了半响,才无力地问了声。

    “恩。”

    “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提前准备一下,下午一点董事会他有份参加...提醒他一声,会上千万别乱说话。”

    听得秋若雨这般说,方澜神情一变,心头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本想开口询问,可从后视镜中看到秋若雨闭目揉着眉心,一副心事沉重的模样,她最终选择了沉默,打开车载蓝牙,给叶宁拨去了电话...

    下午一点,大会议室里所有董事系数到齐,一个个都绷着张脸,秋若雨面无表情地走进来,落座主位之后,视线环顾一圈,最后左手下方的齐凯隔空对视了一眼。

    “秋总,叶宁到底是怎么回事?所有董事都到了,现在就等他一个人,他以为他是谁啊,还有没有一点上下尊卑...”齐凯义愤填膺地说道,在座的董事听得他的话,都是纷纷摇头。

    这间会议室里,每一个都是公司的大股东,等一个安保部的外勤保安,凭什么?

    “齐副总,通知了一点开会,现在还有三分钟,你不会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吧。”秋若雨淡淡地道。

    齐凯沉着脸哼了一声,视线转开,与在座的几人隐晦地对了个眼神,彼此心照不宣。

    便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从外推开,叶宁快步走进,看着满满一屋子人,他抱歉地笑笑:”各位不好意思,通知的一点开会,我没迟到吧。”

    在座无人应答,秋若雨冲他招招手:“叶宁,过来坐。”

    秋若雨身边的空位是为助理专设,今天上会秋若雨没带韩慧,却是把位置交由叶宁占据,在座都是人精,不会不明白其中深意,均是神色微异。

    齐凯眼中精光闪过,随即微微眯眼,如猛虎将眠,他看出来了,秋若雨这是铁了心的要力保叶宁,好的很,等会儿大家见真章。

    叶宁依言入座,低下头开始拨弄手指,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被通知的时候,方澜可是着重叮嘱让他千万管住自己的嘴巴,既如此,他也乐得当个哑巴听众。

    不过以他的估计,他就算不想说话,也有人会逼着他开口,董事会的议题如果不涉及到他,又怎么可能让他列席?

    十有八九没啥好事。

    “齐副总,今天的董事会是由你提出的,抓紧时间吧,两点我还要给业务部开会。”秋若雨没有惯例地做一番开场白,直接把话头交给齐凯,后者清了清嗓子,便沉声道:“各位董事,今天那么着急招集大家开这个临时董事会,是因为眼下华远已经到了最危机的关头,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一句,比起三年之前那次危机有过之而无不及。”

    开口才一句话便是将在座董事都吓到了,三年之前那次危机,让华远的市值缩水到了三分之一,更加严重的话,岂不是说随时面临倒闭?

    要知道,如今华远的负债率比起三年前高上许多,基本已是满额操作,稍有个散失,银行方面就可能催讨贷款,连锁效应之下,清盘也就不远了。

    华远的兴衰与在座各位的个人利益直接挂钩,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齐凯,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什么情况?”一名头发微秃的董事沉眉催促道。

    齐凯看了他一眼,又扫过在座一张张被凝重覆盖的面孔,对这般效果,他心中暗自满意,面上沉沉地点了下头:“朗格医药派了考察团前来中海市了解市场情况,并且最终会选择业内一个商家签订三年合作协议,这件事在上周的月会上已经和大家通报过了,大家也清楚,与朗格医药的合作对于华远的重要性,华远涉足药材业一年多来,之所以能够扩张迅速,并且勉强维持资金流正常运转,有大半原因是赖于这条海外渠道,占了华远总营业的四成,利润超过两个亿...”

    “是以,今天上午秋总亲自带队前往中海市机场迎接,可在十一点的时候,我收到一条消息,朗格集团一行已经被萧氏集团快一步接到了乔雅宾馆入住,就在上会之前萧氏总裁萧震山给我打来电话,意思是,萧氏方面已经拿到了以往华远与朗格药业交易的清单明细,如今萧氏正在准备一份报价单,参照华远历次报价的平均水平下浮两成左右。”

    此话一落,会议室内登时炸锅。

    “萧氏这是想干什么,价格下浮两成,那岂不是没利润了。”

    “何止是没利润啊,简直就是赔本生意,海外贸易风险本就比国内零售大许多,付款账期一个月不说,还是用美金结算,汇率稍有波动,一分钱利润没有还要倒贴一笔。”

    “这分明是恶性竞争,萧氏摆明了是以本伤人也要毁了华远这条海外渠道。”

    “破坏业内的价格体系,我看,这件事得赶紧让药材协会出面阻止。”

    一波波的声讨与宣泄此起彼伏,在座有一多半的董事满面愁怒交汇,他们知道,萧氏这么做是要把华远逼上绝路,失去了海外渠道,华远每月赤字就会增加八位数,营业规模缩小三分之一以上,这不光是会导至华远的日常运作举步维艰,还会影响港交所对华远的上市审批。

    当然,也有几个董事虽然同样眉头深锁,一脸严峻表情,但仔细看的话,神情之中并没有多少忧色,甚至有着一丝隐藏极深的窃喜,而这几个董事,正是之前与齐凯暗通眼神的几位。

    秋若雨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寒星般的眸子盯着齐凯,后者与萧家,葛家里应外合已经铁板钉钉,可她做梦也没想到,后者会无耻与肆意到这种地步,作为华远的一名董事,居然在董事会上帮着竞争对手摇旗呐喊,这是想干什么?难道是想逼迫董事会作出对外妥协的决定吗?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