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家伙,又一个不认命的,秋若雨是这样,黄志德是这样,这会儿又多了葛悠然...

    客观地说,这世上又有谁会心甘情愿将自己的命运交托在别人手上?区别在于,绝大部分人选择了顺受,而一小部分人选择了抗争,这也成就那一小部人中的一小部分人成了人上人。

    由于本身就是那种不服输,不认命的性格,是以,叶宁对葛悠然所言多少有点共鸣,可他毕竟不是才踏入社会的愣头青,人心隔肚皮,连是真是假是敌是友都没搞清楚,又怎么可能一股脑儿地与对方交心交肺?

    于是,略微沉默了一下,他便缓缓摇头:“葛小姐,你应该知道,我只是华远安保部的一名外勤保安,公司的决策可没资格参与。”

    葛悠然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叶宁的推脱,妩媚一笑:“究竟是没有资格参与,还是不想参与?行了,我知道凭我一面之词,你不可能信得过我,要不,先听听我给出的条件。”

    叶宁看看她,倒是来了兴致,身子向后靠去,从新点了根烟,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他还真想知道这个女人能拿出多少诚意,算是被挠到了痒处。

    葛悠然有意缄默了十来秒,这才接着道:“我可以把金家,葛家的每一步计划提前透露给你。”

    就这么一句话,让叶宁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你的意思是,替华远当商业间谍?”

    无视叶宁的惊讶,葛悠然坦然地轻点下巴:“没错,商场如战场,打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有我作为内线,华远就能时时把控先机,预先做好应对准备。”

    老实说,葛悠然的条件让叶宁很是心动,商业争斗除了表面的硬实力比拼之外,成败的关键其实就是人为因素,一条重要的商业机密左右胜负天平的案列比比皆是,就价值来说,有时候比起一大笔明面注资来得更加可观。

    而且,从这个交易本身来说,葛悠然是先付出,处于被动地位,就算给予的是假信息,自己这边又不是没有自我判断力,至于葛悠然所求,华远真迈入省级行列,让谁来当这个中海市市级商家的代言人并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每年上缴一笔供奉,作为从属的下位者想对上位者耍花样的余地十分有限,怎么看都是利大于弊。

    “当然,要是最后华远妥协了,那我们之间的交易就当没有发生过,我呢,也只能乖乖认命,接受家族为我安排的婚姻。”就在叶宁心头斟酌之际,葛悠然又轻声补充了一句,声音之中透着一丝悲凉与落寞。

    该说的都说了,葛悠然开始安静等待,虽然面上淡然依旧,可捏着红酒杯的手指因为用力而骨节处微微泛白,还是多少暴露了她此刻紧张与忐忑的内心。

    沉思半响后,叶宁终于是缓缓地道:“这个交易限于你我之间,你别让第三个人知道,只要你不失信,华远又侥幸迈入省级行列的话,我保证你会如愿所长,当然,作为代言人的条件得参照业内常规标准。”

    与秋若雨想象的一般,叶宁擅自做主的毛病是改不掉了,这就又替华远拍板了一个重大决定,更确切地说,是替秋若雨拿了主张。

    “好,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葛悠然心中松了一口气,面露一抹嫣然笑容,优雅地举起红酒杯向叶宁示意,后者也是倒了小半杯,一声清脆的碰杯声后,两人各自喝下了杯中酒。

    “两天后,朗格医药的代表团就会抵达中海市,萧家,葛家,金家,杜家都会行动起来,为期一周的考察结束后,如果朗格医药最终决定依然和华远合作,那接下来,几家便会联手对付华远,假如朗格医药放弃华远,选择了其他商家作为合作伙伴,那华远的总裁位置恐怕会就此易主。”交易达成,葛悠然这就抛出了一条商业机密。

    叶宁不解地皱起了眉:“能否与朗格医药达成合作,还能导至华远的总裁归属?凭什么?”

    “你不知道?哦...”葛悠然对叶宁的不知情微感诧异,随即恍然明悟,便道:“华远的海外渠道,对方就是朗格医药,这一年多时间,华远通过这条海外渠道获得了不下两亿的利润,不然的话,资金链早就断了,前不久,这条海外渠道的信息泄露了出来,葛家,萧家手上都得到了一份,然后分别与朗格医药总部进行了沟通,这一次朗格医药专门派了考察团过来,就是要了解国内市场,最后选一家作为国内的长期合作商。”

    叶宁听后,面上涌起一股凝重,秋若雨手上掌控着海外贸易的资源他早有耳闻,可资料信息泄露他却一点也不知道,要是这次真失去了这一海外渠道,就等于华远每年损失一亿多的纯利润,并且大幅降低了华远的经营规模,这后果的确十分严重,董事会因此投票罢免秋若雨也不是没有可能。

    “泄露信息的是不是齐凯?”思忖了好一会儿,叶宁沉声问道。

    葛悠然微微一愣,谨慎应道:“齐凯的确是华远的内鬼,但究竟是不是他泄露出来的我也不敢肯定。”

    叶宁眯了眯眼,低“嗯”了一声。

    ......

    两天之后,也就是本周最后一个工作日。

    中午时分,中海机场国际航班接机口,秋若雨站在最前端,一身严谨的白色职业套装,发髻高挽,蹬了双七厘米的高跟鞋,罕见地化了淡妆,在她的身后,助理韩慧,业务部总监苗慧英,刚升任副总监的吴可欣以及四五名业务部的职员均是清一色黑色正装,站姿端正,面色井然,要不是女性占了多数,说不得会让人误会这一众人是出自某个社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从接机口陆续走出了好几批人,各种肤色都有,可就是迟迟没有等来朗格医药的一行人。

    机场显示牌上,预先通知的航班已经着陆超过了一个小时,朗格医药一行人还是坐得头等舱享有VIP资格,难道是过安检时出了状况?

    秋若雨抬腕看表,弯弯的秀美蹙了起来,她取出手机一个人走远一些,然后拨了联系人的电话号码,结果处于关机状态,想了想后,她直接给自己的大学室友拨去了长途,后者因为接了个临时任务,要周日下午才能过来,并未与大部队同行。

    电话接通后,秋若雨用英语与那头交流了一番,随即挂断,等了五分钟,那头电话回了过来,带来了一条很不好的消息,让得秋若雨本就微冷的俏脸涌起了一抹愤懑。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