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应该就是你们葛家,金家所谓的手段吧...如果金少爷和秋总最终走到一起,金家等于得到了半个华远,你们葛家本就背靠金家,也会成为间接受益者。”将杯中酒喝得涓滴不剩,叶宁轻轻吐出一口胸中浊气,目光转向葛悠然,笑笑:“葛小姐,我想知道,你告诉我这些的目的。”

    叶宁脸上笑容略显牵强,映入葛悠然的眼帘更是没有半分生动可言,她能够感受到前者潜移默化的状态改变,面色微僵了一下:“叶宁,你别误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误会,我误会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之所以拒绝改换门庭,是因为对秋总有着那方面的念想?”叶宁嘴角掀起一丝嘲弄的弧线,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葛小姐,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但不代表凡事的真相都会如你所料,我不否认你拥有将大不多数男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本钱与能力,但这世上总会有例外,跟我打交道最好是玩阳谋,可千万别耍阴谋诡计,不然,一定会得不偿失,而且是大大的得不偿失,康家就是个不错的例子。”

    听得叶宁警告意味极强的话,葛悠然苦笑摇头,拿起手机又拨弄了一阵,随后将屏幕转向叶宁,后者扫视了几眼,眼中流过一缕诧异之色...

    “AMY是海景西餐厅的经理,你如果不信,可以打个电话问问。”

    听葛悠然这般说,叶宁想了想后,也不避讳,掏出手机给方澜拨了过去,那头手机铃声响了几下,便接听了起来:“叶宁,我正赔秋总在外面见客户,找我有事吗?”

    “是不是在海景西餐厅?”

    “你怎么知道?”

    “我有个朋友在那里上班,他曾经有幸一睹方队长你的尊荣,刚才发信息问我来着,没霎时,就先这样,不打扰方队长用餐了。”

    挂断电话之后,叶宁暗自舒了一口气,心头阴霾悄然散去,抬头对上葛悠然莫名韵味的目光,他干笑一声:“那个啥,葛小姐,原来你真认识那间餐厅的经理啊,以后我去的话能不能给打个折。”

    好不尴尬,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性情豁达不羁,居然被一个小丫头搞乱了心情,这要是传到海外,被那些个家伙知道,自己的一世英明怕是得彻底毁了。

    葛悠然不置可否,自顾道:“商业斗争无非都是为了利益,家族联姻算是一个既平和又能各取所需的法子,萧家能想到的,葛家难道不想到,要是我是个男儿,葛家早就行动起来了,华远的发展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就连省级商家也不得不重视,所以,金家少爷才会放下身段主动追求秋若雨,可惜,如意算盘打得再响,选择权终究在秋若雨手中。”

    话语顿了顿,端起剩下的一小半杯红酒,轻抿了一口,才又道:“三天前,金少爷主动发出过邀请,那一次被秋若雨借故推脱了,今晚秋若雨虽然答应赴宴,却又把方澜带在身边,答案已经很明显,秋若雨根本没打算妥协,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

    叶宁听着葛悠然的分析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心中也是暗暗点头,这个女人的眼光和智慧果然不容小觑。

    “听葛小姐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松了口气,如果连秋总都开始寻找后路,那我就更迷茫了,秋总可是承诺过我日后的锦绣前程。”又是拍胸脯又是挠头,叶宁一副“虚惊一场”的样子。

    葛悠然眼神微亮:“哦,秋若雨对你的承诺是什么?”

    成功勾起了对方的好奇心,叶宁却没有打算解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好吧,其实他就是耍个心眼,诱导葛悠然别把他和秋若雨的关系往那方面瞎想。

    付之一笑后,叶宁旋即转开话题:“葛小姐,还是说说你的目的吧,不然就体现不出这段饭的价值了。”这倒是实话,他可不信葛悠然这么精明的女人会因为一时心情欠佳,便将一大堆内部信息吐露出来。

    葛悠然看看他,眼中闪过一丝幽怨,略微沉吟,便道:“我想和你做个交易,确切地说,我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如果华远最终能蜕变成省级商家的话,我希望能成为华远在中海市市级商家的代言人。”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叶宁不解其意。

    “以眼下的形势,既然金家,杜家都插手进来,华远想要熬到上市那是痴人说梦,除了妥协之外,唯一的机会只有逆势而上,完成从市级商家向省级商家的跨越,绝对没有第三种可能,就算秋若雨想要顽抗到底,董事会也会否决她,那些董事不可能眼见大势已去,还愿意把大把的钱往海里丢。”

    葛悠然认真说道:“我所说的后路,是建立在华远成功跨入省级行列的前提下,按照行规,作为省级商家主营的是品凡三四级的药材,必须与市级商家错位经营,但华远不可能放掉之前在中海市占有的份额,这时候便会找一个市级商家作为代言人,就如同葛家与金家,萧家与杜家的依附关系。”

    这么一说就清楚,叶宁点点头:“我明白了,葛家是想脚踏两条船,不管这场业内之争最后的结果如何,葛家都将成为受益者,果然好算计啊。”

    见到叶宁一脸的揶揄表情,葛悠然面色不变:“你错了,不是葛家,是我,葛家是我大伯说了算,未来的接班人是我堂弟,即便我堂弟不成器,也轮不到我来接管,我的价值和使命就是在适当的时候,以家族联姻的方式为葛家带来更多的利益...”

    一股浓烈的自嘲浮现在嘴角,葛悠然神情变得有些黯然,不过片刻后,便是从新振作,美眸之中闪过一种名为“我不认命”的光芒:“四平八稳的情况下,我就算本心不愿也无力抗拒,哪怕我能将保健堂打理得很好,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但眼下恰逢乱世,却是让我看到了一丝可能,能够让我有机会掌控自己的命运,哪怕机会渺茫,我也一定要试一试。”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