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真他妈犯贱,小丫头都已经说了,最多还有不到六个月就会结婚,没办法对人家负责,难道还不让人家追求自己的幸福?”乘电梯来到一楼,叶宁蒙头向着公司外走去,心中狠狠地骂着自己,却是无法阻止那股低落的情绪蔓延开来。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追求,终有一天还会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只怕是个男人都无法说服自己心安理得地接受这般残酷的现实。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情感不是用理智就能说得通的。

    外广场,一辆优雅的红色保时捷拦住了去路,心思沉重的叶宁险些一头撞上去,豁然抬起阴沉的目光,当见到驾驶座车窗徐徐落下后露出的那张妩媚容颜之时,总算勉强忍住了破口发泄一通的冲动。

    “葛小姐,如果你是来劝说我改换门庭的,我看还是别浪费时间了。”叶宁一脸不耐地道。

    葛悠然幽怨地白了他一眼:“我不是特意来找你的,刚巧心情不好又遇上了你,不介意赔我一起吃顿饭吧?”

    “怎么,是不是发现羔羊成长的速度太快,宰起来挺费劲,所以坏了葛小姐你的心情。”叶宁冷冷笑道。

    “上车吧。”葛悠然缓缓摇头,嘴角溢出一丝讥嘲,也不只是在嘲讽谁。

    叶宁想了想,还是绕到副驾驶坐进车里,自顾系上保险带,淡淡地道:“葛小姐,陪你这样一位美女同进晚餐我自然是乐意,但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布好个陷阱让我跳,最好指望我掉下去就别爬出来,不然,你们葛家会有灭顶之灾。”

    他对葛悠然个人没有太大敌意,但双方的立场不同,有些丑话还是说在前头的好。

    “我好像从来没有陷害过你吧,有什么目的都是当面和你讲清,也没背后给你捅过刀子。”葛悠然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幽幽地说道。

    叶宁挖了挖耳朵,歉然一笑:“不好意思,算我多心了。”

    高峰时段,路上比较堵,即便是保时捷跑车也仅能发挥出每小时四十码的速度,三刻钟之后,停在了一条美食街的路边车位。

    葛悠然选了一家粤菜馆,要了个二楼的包间,荤素一共点了八个菜,以两人的食量,原本以为会浪费不少,可出人意料的,葛悠然爆发出惊人的潜能,一个人埋头消灭一半,让得叶宁有种不认识的感觉。

    这还是那个仪态风情万种的葛家大小姐吗?简直就是饿死鬼投胎。

    “没听过化悲愤为食欲?”吃下最后半个奶黄包,葛悠然打了个轻“嗝”,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叶宁。

    “葛小姐,你不会是失恋了吧。”叶宁摇头失笑,整个用餐其间,葛悠然就没说几句话,完全专注于对付美食了,看来,这个女人今天的心情确实不怎么样。

    “刚好相反。”葛悠然展颜一笑,那笑容之中带了一抹难掩的苦味:“对方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就是名声不怎么好。”

    葛悠然说得轻描淡写,叶宁作为男人自然是听出了其中另一层意思,所谓名声不怎么好,不就是指寻花问柳吗?男人嘛,懂得,十个有八个是一票货色,还有两个在幻想。

    对此,叶宁不好评论什么,只摸着鼻子不吭声。

    “我听说,上上周在洛市赌石场你可是出尽了风头,和先天强者放对,几十个回合没分胜负,到底是不是真的?”葛悠然主动转了话题,眼中好奇的光芒闪动。

    “葛小姐,你听风就是雨吧,一句话传了十个人之后,猫也能变成老虎。”叶宁敷衍道。

    “那华远集团有意在上市之前蜕变为省级商家,这是不是真的呢?”葛悠然不置可否,接着问道。

    “我又不是华远的总裁,你觉得这种事是我说了算?你未免也太看得起我。”在叶宁看来,葛悠然是明知故问,连娱乐业的黄志德都能自我判断,这个女人会心里没底?

    “叶宁,你应该还不清楚吧,就因为这个消息传出,已经有两个省级商家坐不住了,最近一段时间业内表面上好像风平浪静,其实都是在暗地里做着准备,马上暗流就会浮出水面。”

    葛悠然神情变认真起来:“萧家,葛家,金家,杜家,到目前为止还都各自打着如意算盘,大家都想凭自己的手段从华远身上得到最大的一份利益,但这不会持续太久,最多两个星期,如果谁也无法如愿,那便会连起手来,到时,华远绝对不可能单独抵抗得了。”

    听着这番话,叶宁脸上也是涌起了一抹凝重,身子向后靠去,摸出根烟点上,透过浓密的烟丝,定定地望着葛悠然,半响后,才道:“葛小姐,我看不懂你的立场。”

    葛悠然是葛家大小姐,保健堂的核心高管之一,向自己透露这些内幕,难不成葛家想转投华远一方,这让叶宁绝不敢信。

    葛悠然笑而不答,拿出手机,翻弄了几下,便将一屏幕的微信对话展示给叶宁,交流的双方为悠然与金少,叶宁大致扫了几眼,脸色瞬间阴了下来。

    四点三十七分的一条消息,是金少发来的,今晚他会和秋若雨去海景西餐厅共进晚餐,让葛悠然替他预定靠窗的位置。

    这个金少毫无疑问是就是金商。

    一时间,叶宁心头滋生出各种负面情绪,海景西餐厅叶宁没去过,但就名字联想便不难猜到,那种氛围下根本不适合谈公事。

    难道秋若雨有意和金家少爷交往?还真说不定,以华远如今的处境,想要脱困而出,最可行的办法,就是寻一个省级商家作为强有力的后盾。

    果真如此的话,自己之前一切筹谋,以及所一切所为就成了狗拿耗子自作多情,这无疑是个可笑的悲剧。

    当然,他也不会这样草率地下定论,毕竟只是一种猜测,可心情却是因此变得无比糟糕,默默地将一个红酒杯斟满,他仰起头,在葛悠然愕然的眼神之下,一口饮尽。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