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留意到了怀中小家伙的状态,眼中疑惑更甚,伸手轻抚了几下小家伙的脑袋,随后取过木盒仔细观察,这是一颗半个拳头大小的内胆,风干了许久的样子,却还能散发出如此刺鼻的腥味,足以见得药性极强,以叶宁大致的估计,该是接近了凡品二级档次。

    一声怪音传来,小家伙伸出粉嫩的舌头在嘴边舔了一圈,眼中满满的渴求与垂涎之色,叶宁见状,反手将木盒盖上,也不顾小家伙突然变得幽怨的眼神,问道:“黄总,恕我眼拙,一下子看不出这是什么动物的内胆。”

    “这是北非一种珍惜蝰蟒的内胆,我让人验过,相当于凡品三级当中的顶端药材,对后天大圆满冲击先天期应该会有所帮助,其实我也不是太懂。”黄志德略微好奇地看了眼叶宁怀里的小家伙,也没太过留意,几分惭愧地说道,至于他一个娱乐公司老总,为何会收藏一颗高品级的药用内胆,却是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愿。

    叶宁微微点头,有关动物内脏器官的药用价值,以及对武修提升境界的帮助,在糟老头那本行记笔记内罕有记载,是以叶宁也无法准确鉴定,更不会冒险尝试,不过眼下,他关注的是另外一个问题,黄志德向自己献宝意欲何为?

    “无功不受禄,黄总,说说你的目的吧。”叶宁将木盒子轻轻摆在了桌上。

    黄志德似早有准备,“恩”了一声:“其实以我看来,华远要想在短期内晋入省级之列,经营规模达标并不是最大难题,关键在于武修配备方面,按照省级商家的标准,最低限度要拥有一名先天强者,一名后天大圆满,一名后天大成,众所周知,市级商家想要招募一名现成的先天强者几率极低,就算偶尔遇上,也不敢随意任用,这等于是把公司的主导权拱手相让,以目前华远安保部门的人员配备,只有你既有机会冲击先天期又能让秋总完全信任,我听说,在上上周洛市的赌石场,你当众和一名康家请来的先天强者放对,几十个回合不分胜负。”

    叶宁眯了眯眼,心道:消息果然传得快,黄志德意识到了自己是华远迈入省级的关键,相信萧家,葛家以及其身后的省级商家也同样意识到了,看来,自己得抓紧时间恢复,省得夜长梦多。

    “黄总,你分析了一大堆,还是没说出你的真实目的,难不成想用一颗内胆再换取我的一个人情?这未免代价有点大,如果是想让我跳槽,那我只能说声抱歉。”

    听得叶宁这般说,黄志德直摇头,指了指那个木盒子:“你误会了,我只是希望这对你有所帮助,当然,我也是有所图的...”顿了顿,喝一口咖啡,便是在叶宁疑惑的目光之中,将杜家提出收购鑫迪娱乐的计划,以及背后的原因比较详细地说了一遍。

    叶宁默默聆听,面色也是变得凝重了几分,没想到,萧家背后的省级商家那么快就行动起来。

    “黄总,你是怎么个打算?”

    黄志德沉声道:“鑫迪娱乐是我一手创建的,现代商业社会,要是有大利益趋势我也不是不能割舍,可杜家只愿意出五点五亿就想全盘接手,这未免欺人太甚,我已经有了决定,我要和秋总联手,更确切地说,是以股换股的方式,将鑫迪娱乐归到华远旗下成为一间分公司,而我会成为华远的一名新董事。”

    黄志德要将鑫迪娱乐卖给华远?这让叶宁太意外了,不待他提出疑问,黄志德便又道:“其实我是做一盘赌博,我赌的是华远能够晋入省级行列,并最终成功上市,那样的话,我用整个鑫迪娱乐换取的华远股份就会升值几倍,甚至十几倍。”

    话于此,突然一停,黄志德眼中爆发出骇然神光,就犹如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死死地盯着筛盅,而此刻,叶宁便是黄志德眼中的筛盅。

    “而你,就是这一切成败的关键人物。”

    一字一顿,字音一个比一个更重,尤其是“关键人物”四字,仿佛要将一口牙压碎一般,叶宁听得都感到费劲,心头变得沉甸甸的,一抹难言的苦涩悄然自嘴角溢出,他回国养伤就是要避开海外的纷纷扰扰,曾经一再告诫自己闲事末理保持低调,可没想到,居然事与愿违地成了中海市药材业这场大博弈的焦点人物。

    不过,事到如今,就算叶宁心中再如何不愿,却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并且在偏离了原本初衷的轨道上继续前行,谁让华远的总裁是那个让他放不下,舍不弃,又老爱挖坑让他跳的小丫头片子呢。

    “好吧,黄总既然决定了赌一把,又是将赌注压在秋总一边,那我自然是乐意见到,具体商业上的合作细节,黄总还是找秋总详谈,我呢,尽量不让你们失望,至于这个...”黄志德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叶宁也就没必要过分虚伪,至于那个木盒子里的东西,他本想推迟,可黄志德的态度却十分坚决:“叶哥,权当给我黄某人一个面子,假如和秋总的谈判顺利,我们就是利益捆绑的同一阵营,即便是谈崩了,我黄某人也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站在你的对立面。”

    得,这等于是把话说死了,要是执意不受,岂不是让一个可能的盟友寒心,再加上怀中小家伙躁动不安的催促,最终,叶宁很是勉强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又欠下了一个人情。

    ......

    次日清晨,趴在网吧电脑前睡了一夜的叶宁缓缓苏醒过来,坐起身子揉开睡眼,正伸手去取电脑台上昨夜喝剩的半瓶可乐,忽然一道白光闪过,小家伙稳稳地窜入了叶宁怀中,小脑袋拱个不停。

    “小白,趁我睡觉又乱跑了是不是。”经过那六天异地采购的相处,叶宁已经习惯了小家伙会趁他睡着自由活动,不过嘴上还是详装不悦地说道,手掌轻轻抚过小家伙的身体,下一刻,叶宁神情一变,豁然低头,望着小家伙的目光泛起了一抹惊讶。

    天呐,昨夜自己故意逗小家伙玩,一直到临睡前才把半颗内胆给小家伙服用,这才一夜之间,不,准确说是四个多小时,小家伙个头倒是没变,却长出了一身如雪的绒毛,依着手感得有一厘米的样子,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小家伙也是察觉到了叶宁神情的异样,扬起脑袋,似乎很得意地发出一声怪音,旋即嘴巴张启,飘出一股带着淡淡香味的气息。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