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迪娱乐总部会议室内。

    主位之上,黄志德正捧着一份厚厚的文件仔细阅览,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张略显粗狂的脸庞已是肃穆的神情所覆盖,双眉紧紧地蹙了起来。

    在他的左手下方,端坐一名身着暗红色职业套装的女子,那张雍容且蕴含着高贵的美丽脸颊上,酥眯着一对几分慵懒的凤目,神色之间,透出一股子尽在掌握的从容。

    此女乃是星辰娱乐的总裁,杜家家主的女儿,杜丽,作为省级商家,杜家涉足包括药材业,娱乐业,地产业等六个行业,资产总额超过五百亿,是省内名副其实的商业巨头。

    萧建豪坐在杜丽的下手,此刻,这位在中海市圈子排名前列的萧家大少却是收敛了所有的傲气,偶尔瞟向杜丽的眼神之中,带了一丝拘谨与惧畏之色。

    “杜小姐,你提出的这个方案恕我无法接受,鑫迪娱乐以十亿的市值估算,我最多能答应出让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而不是百分之五十一,我黄某人可以不占半数以上的股份,但百分之四十是我的底线。”半响后,黄志德将文件合上,不疾不徐地喝了口茶水,这才抱歉地说道。

    被直白地拒绝,杜丽丝毫没感到意外,淡淡一笑:“黄总,五点五亿的收购价是我能出到的最高价,你可以设想一下,假如这五点五亿投在夜明珠夜总会,狂暴与狂野酒吧经营的区域,分明开出一家规模大出一倍的夜总会和两家规模大出一点五倍的酒吧,结果会怎样?”

    听得这话,黄志德脸色登时阴了下来,对方摆明了是威胁自己,鑫迪娱乐每年一半的利润来自于以上三处产业,虽说选址都是市内夜生活的黄金地段,可一片区域的客源总归有限,如果对方采取恶性竞争的手段,结果只能是双双亏本。

    鑫迪娱乐在中海市业内确实颇有分量,可与有着省级背景的星辰娱乐相比,却不在一个档次上。

    “杜小姐,你们杜家的主营业务是药材生意,星辰娱乐主攻方向的是传媒影视,何必要把手伸得那么长呢,做生意讲究的是和气生财。”马子没别人大,黄志德自然底气不足,语气之中多少有些服软的意思。

    杜丽笑脸一收,伸出根玉葱指对桌面戳了几下,隐然释放出一股上位者的气势:“星辰娱乐的商业规划就不劳黄总费心了,另外,提前和黄总打声招呼,我已经和明华娱乐的张总,以及飞鱼娱乐的童总沟通过了,他们两位并不介意星辰娱乐进军中海市娱乐业。”

    明华娱乐,飞鱼娱乐是目前中海市最大的两家娱乐公司,鑫迪娱乐排在老三的位置,老大,老二都没有异议,这意味着,市级业内的一些默认规则将对星辰娱乐丝毫不构成约束力。

    黄志德不用想也猜到了,杜家肯定是和老大,老二谈妥了条件,说不定还许不少好处,只要自身利益得到保障,谁会去管业内同行的死活?

    杜家是铁了心要硬吃鑫迪娱乐。

    黄志德陷入沉吟,心头既窝火又纠结,还有几分无奈,商场如战场,当一个成年人盯上一个小孩手里的玩具时,那个小孩想保住玩具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便在这时,杜丽面前那款白金镶钻的高端手机震响了起来,她随手取过扫了眼来电,即便是在谈判桌上,也是毫不避讳地接听,彰显出强大的自信心,听那头说了有半分钟样子,她整张脸便冷了下来:“对方是谁,你不会连对方的来路都没不清楚吧。”

    又听那头说了几句,她那对精心修剪的柳眉倏地扬起:“你确定,他就是华远集团的,叫叶宁?”

    听到这个名字,黄志德心头突地一动,而坐在杜丽下手的萧建远眼中闪过一抹阴戾的光芒。

    “我知道了。”挂了电话,杜丽楞了有三秒钟,这才妙目转向黄志德,淡淡地道:“黄总,你需要考虑多久才能有个最终结果?”

    一派居高临下的口吻,也不奇怪,在杜丽眼中,黄志德除非和钱过不去,否则只能乖乖就范。

    “给我一天时间,明天下班之前,我会给杜总一个明确答复。”黄志德也是久经沙场,丝毫不为杜丽的态度动气,淡声道。

    “好,那我就等黄总的电话。”杜丽点了点头,起身与黄志德礼节性地握了握手,十分干脆地离去,其余随行人员井然有序地跟上,萧建豪却落在了最后。

    “黄叔,商场上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你站错了队就得承受相应的后果,我劝你别再犹豫了,把手头股份换几个亿,足够你过豪华的下半辈子。”路过黄志德身边,萧建豪脚步一顿,凑近前者耳畔轻语了一句,这才再度起步,一脸遗憾地摇着头。

    黄志德面色不变,心中却是因为萧建豪的一语点拨而拨云见日,原本他以为杜家是真有心进军中海市娱乐业,是以将鑫迪娱乐作为一个平台,现在看来,还是想得太简单一些。

    在那一次华远集团的董事会上他选择了倒戈一击,使得某些人的目的落空,很显然,林沧海与萧家是一条船上的,杜家又是萧家的靠山,而他所为则是被视为站在秋若雨一方,此次,杜家极有可能是在萧家的怂恿下对鑫迪娱乐出手的。

    用五点五亿的代价掌控一间价值十亿的娱乐公司,又能对敌对阵营造成打击,杜家何乐而不为?

    想清楚以上关节,黄志德真有一种骂娘的冲动,简直是躺在家里的床上都能中枪,从他本心而言,从来就没有想过插手药材业的纷争,当初要不是林海沧的鼓动,他又怎么会抛头露面去找叶宁麻烦,要不是那次见识了叶宁的厉害,之后他又怎么可能与叶宁达成交易,林海沧坑过他一次,在其与叶宁之间,他自然选择叶宁,这才有了倒戈一击。

    要知道,一个后天大成的人情是非常值钱的,鑫迪娱乐在中海市业内排名第三,并不是资本方面弱于老大,老二,关键在于,鑫迪娱乐仅有一名后天初期和一名后天小成坐镇,娱乐业本就不平和,惊动警方乃是忌讳,一旦有了纷争全凭业内商家自行解决,要是哪天鑫迪娱乐旗下的场子遇上麻烦,他黄志德凭着一个人情便能请动一名后天大成助阵,这相当于多了一份强有力的保障,让他如何不动心?

    可万万没想到,不过是出于商人的本性,唯利是图的一次抉择,竟然为他带来了无妄之灾。

    眼下,单靠鑫迪娱乐与杜家相抗无异于以卵击石,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接受杜丽给出的收购条件,将股份变现后,他黄志德抱着几个亿过富家翁的日子,要么,索性误打误撞一条道走到黑,坚定地站在秋若雨一方,与杜家一方斗上一斗。

    从表面上看,秋若雨一方势单力薄,秋若雨这个华远总裁的位置都是摇摇欲坠,即便秋若雨能牢牢掌控华远,可与杜家这样的省级商家相比,还是不怎么够看,然而,今天上午,一条有关华远有意在上市之前蜕变为省级商家的传闻流入黄志德耳中,即便此刻想起,他依然感到心惊不已,却也是让他看到了一丝可能的契机。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