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当时我不在场。”叶宁一脸的人畜无害,可落在胖女人的眼中却是带了面具的恶魔,这会儿她也是缓过神来,脸色一阵阴晴变幻,最终还是一咬牙,推个一问三不知。

    她确实被叶宁打怕了,不敢再以言语冒犯,可要让她出卖菲导,那也是万难办到。

    经纪人为求自保出卖艺人“隐私”,这可不单单是丢手头的饭碗,从今往后,别想在娱乐圈子里混了。

    “哦,是这样啊,那你凭什么让我朋友赔偿二十万,又凭什么教训我朋友的妹妹?”叶宁露出个恍然的表情,心平气和的一句反问把胖女人给噎住了。

    “你们不就是觉得我朋友好欺负,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个狗屁菲导的鸟德性,你作为他的经济人会不清楚?我现在是给你机会,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叶宁沉下了脸,盯着胖女人的眼神逐渐犀利,犹如缓缓出窍的匕首。

    胖女人心头一凛,下意识躲开叶宁的视线,干涩地道:“我,我可以答应你的补偿要求,二十万没问题。”

    “哎,你是把我当傻瓜呢,不明不白地拿了这二十万,回头肯定会有麻烦找上门,虽然我不怕麻烦,但麻烦总归是麻烦。”叶宁轻轻叹了口气,手掌拍了拍外衣的口袋,正在里头睡觉的小家伙探出一个脑袋来,抬眼巴巴地望向叶宁,眼中透出些许不满。

    “小白,挠一爪让这位大姐瞧瞧。”叶宁指了指一条老旧的长凳,嘴里这般吩咐,得到的回应却是小家伙的一声怪音,这让叶宁颇为无奈,此次六天的异地采购,他和这个灵性十足的小家伙也是益发熟稔,知道小家伙这是在抗议呢。

    “喏。”撇了撇嘴,叶宁有些不情不愿地从另一边外衣兜里摸出一小朵灵芝,小家伙见了眸光大亮,舌头伸出一卷,灵芝便进了嘴里,咀嚼一番,吞下肚后,才满意地晃晃脑袋。

    下一刻,小家伙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在叶宁所指的那条长凳上,探出一只爪子,五枚利爪悠忽弹出,黑黝黝的,锋利无比,在胖女人惊恐万分的目光之中一挥而下,登时,长凳表面多了五道约莫半寸多深的沟堑。

    见状,胖女人咽了咽喉咙,瞪突的眼珠子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三名男子也是脸色大骇,余乐兄妹因为被叶宁有意无意地横移一步遮挡了视线,错过了这一惊悚的过程,不过,当后知后觉地见到长凳上的五道深深爪痕之时,还是让他们泛起了一股子心悸。

    此刻,众人的心情小家伙自不会理睬,发出一声哼哼地怪音,旋即利爪一收,化作一团白光,精准地投入叶宁的怀中。

    “刘姐,是老实交代,还是让小白在你脸上也来一下,给你三秒钟考虑,三,二...”轻抚着小家伙脑袋,叶宁冷淡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我说。”胖女人最后的心理防线在叶宁数到“二”的时候彻底瓦解,要是叶宁手持利刃相逼,说不定她还能抱着侥幸心理坚持一下,可面对一只爪子比锯齿还锋的小兽,她却是半点抗争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这能一样吗?人是有思维的,会考虑后果,会掌握分寸,可野兽哪会在意这些,自己这张脸要是被挠上一爪子,这辈子也就别出门见人了。

    正如叶宁所言,她是靠这张脸吃饭的,即使她的长相不敢让人恭维,基本属于照个相挂墙上辟邪,放床头避孕的那种...

    “我把话先说前头,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说得并非真实,我今天就拿你开刀,你也别存侥幸心理,等会儿我会找那个菲导来和你当面对持。”

    听得叶宁不加掩饰的警戒,胖女人无措地又是点头又是摇头,从地上起来坐回原位,匆忙灌了几口茶水,稍顷,便一五一十地招来...

    原来在余慧面试的时候就已经被菲导看上了,这才钦点了她饰演丫鬟的角色,在上午的拍摄过程中,之所以七八遍试镜都没能通过,完全是菲导有意为之,然后到了中午,菲导便以指导的名义与韩慧共处一个包间用餐,接下来自然是进去“潜规则”流程,可没想到,余慧这个看着弱不禁风的丫头,反抗起来会那么强烈,而且还一点都不计后果,将菲导泼了一身汤水夺门而出后,居然当着大厅内用餐的其他剧务人员以及演员的面将菲导所为给兜了出来。

    稍微资深的业内人士心里都明白怎么一回事,“潜规则”在业内并不稀奇,说白了就是个你情我愿的交易,成了各取所需,不成一拍两散全当没发生过,这差不多算是业内默认规则,而如余惠这样一股子冲动便宣之于众恰是犯了忌讳。

    是以,涉世未深的余惠不仅没有得到众人的力挺与声援,反而从受害者变成了肇事者,事情闹到了明面上,肯定要有个说法与交代,余惠被要求付出二十万的补偿并向菲导当面道歉,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当众下跪为自己诬陷菲导的行为进行忏悔,总体来说就一个目的,菲导的名誉与形象必须得到维护与保障。

    而从头到尾的这一切,作为菲导经纪人的刘姐,不光清楚全部内幕,还是负责执行的不二人选。

    余乐兄妹从旁听得一脸愤懑,那三名男子只剩下了两人,另一人在胖女人说到一半的时候悄悄退出了茶坊,叶宁当然是留意到了,却也没出声阻拦,待胖女人说完之后,他便扭头问余惠:”惠惠,有没有被那个菲导占了便宜?”

    余惠俏脸一红,低下脑袋摇得和个拨浪鼓似的,叶宁见她局促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从衬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将画面转向胖女人:“刘姐,你看清楚,我不光录了音还录了视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事后你们找我朋友和他妹妹的麻烦,这段视频就会出现在互联网上...”

    见胖女人惶急不安地就要张嘴,叶宁却是摇手阻止了她:“听我把话说完,你们只要不去打扰我朋友一家人,那这段视频就永远只会是我的个人收藏,我叫叶宁,是华远集团的一名保安。”

    胖女人那么精明的脑子,如何会听不懂叶宁的意思,纵然心中再如何不甘,眼下却只能憋肚里自个儿受着:“希望你说到做到,菲导是星辰娱乐力捧的金牌导演,前期的培养包装炒作公司花了上千万,他的公众形象受到了损害,公司绝不会坐视不理。”

    这是搬出了星辰娱乐的名头来警告与威胁叶宁,叶宁却是不置可否地笑笑,突然又变了一张不耐的面孔,拍了拍桌子:“行了,哪那么多废话,我时间宝贵没空陪你在这儿耗着,赶紧的,把二十万补偿转我朋友的账上。”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