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晴天。

    华远集团,总裁办公室,温和的阳光从落地玻璃窗外透射进来,却是驱散不了室内仿若凝固般的气氛。

    半个小时之前,秋若雨与陆龙灏通了电话,就协会公审一事交换意见,最终达成了雷声大雨点小的共识,起得是敲山震虎的效果,却不至于把萧葛两方逼入死胡同引起强烈反弹,所谓过犹不及,矛盾全面激化对谁都没有好处,作为一个商家来说,凡事首要考虑的是利益得失,切不可为了一口气冲动而为。

    能以这样的结果为这段恩怨画上一个句号,秋若雨还是比较满意,挂断电话后她的心情也是不错,可惜,随之而来的一个海外电话却是将她的好心情一扫而空。

    此刻,韩慧一脸忧心忡忡地站在办公桌前头,不敢正视秋若雨那冰雪覆盖的脸颊。

    “啪!”沉寂许久,秋若雨将手头那份海外传真过来的文件丢在办公桌上,手指压着文件,冷冷地道:“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这是十分钟之前业务部交上来的。”韩慧略显局促地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作为总裁的助理,你不会连这点自主判断的能力都没有吧。”秋若雨蹙了蹙眉,她知道韩慧没明白她所问的意思,不过眼下她的心情糟透了,语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被秋若雨一语点醒,韩慧低着头纠结了一番,随后战战兢兢地道:“秋总,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海外交易的信息泄露出去了。”

    海外的传真件上言明,此次华远针对采购单所提的报价未能得到审批通过,对方怀疑这份报价超出了双方合约中规定的华夏国内零售价上浮百分之十的标准,所以会在近期内派考察团前来中海市实地考察。

    只要是有一定职场经验的人都会明白,商业合作中这种怀疑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尤其是国际贸易性质的,十有八九是有人在挖墙角。

    秋若雨淡淡地“嗯”了声,没有就此发表评论,而是吩咐道:“通知业务部现在就可以开始准备了,对方的考察团务必做好接待工作,有情况及时向我汇报,这条海外贸易的渠道绝对不能丢。”

    “我明白。”听秋若雨说到最后加重了字音,韩慧慎重地点头应下。

    “你去吧,方澜今天上班了吧,你把她叫上来...让叶宁,阿暮也一起上来。”秋若雨挥了挥手,将韩慧遣退之后,她疲惫地软了口气,双手摸着脸颊,眉眼间透出一抹浓郁的忧色。

    过去一年多时间,她始终亲自掌控这条海外渠道,就是担心被同行对手觊觎,可只要是商业运作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无论如何小心保密,总归会有走漏信息的一天,对此,她也是做过最坏的心理准备,只不过,眼下这个关头来得太不是时候,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至于是谁泄露出去的,不用想也知道问题出在华远内部,要是以前,或许她只能大致猜测,但现在,她基本有了判定,齐凯是最大嫌疑,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随着萧,葛两家按耐不住,这位华远执行副总裁的表现也是越来越异常,另外,董事会里几个并不太支持自己的董事也不能完全排除在嫌疑之外,只不过,他们并不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几率就小了许多。

    当然,眼下深究谁是内鬼并不是最关键的,当务之急,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保住这条海外渠道,这会影响到华远的上市大计,所幸的是,当初的牵线人,她大学时的室友也是对方考察团的成员之一,商场之上,成败除了利益所趋,人脉同样会起到决定性作用...

    没过十分钟,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得到应许后,方澜走了进来,后头跟着阿暮,秋若雨脸色已恢复了常态,引二人在沙发区坐下。

    “叶宁呢?”才一坐下,秋若雨便问道。

    “秋总,叶宁现在是半薪停职。”方澜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以她对秋若雨的了解,后者记忆力惊人,点滴的小事都不会遗漏混淆,这是怎么了?

    秋若雨自责地拍了拍额头,歉意一笑:“这几天事太多,我都给忙糊涂了。”一语带过,扫了扫方澜二人,略微沉吟之后,便是将海外渠道泄露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

    阿暮就仿若在听事不关己的故事一般,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而方澜却是脸色骤变:“秋总,肯定是公司出了内鬼,而且多半是公司高层,不然不可能掌握几个部门的信息。”

    不愧是侦查兵出身,方澜或许商业天赋不高,但逻辑推理能力极强,几乎没怎么思考就给出了一个定论,秋若雨神情微凝地点点头:“我也有这样的怀疑,海外渠道的内部流程用的是两套系统,一套系统从市场上购买,一套系统由IT部自行开发,每一单交易,需要经过五个部门流转,除了各部门的总监,就算经理级别也没法看到该部门的所有信息,我想,那个内鬼肯定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逐步掌握的信息。”

    方澜沉声道:“必须尽快把这个内鬼找出来。”

    “不用费精力去查,这个内鬼要不了多久就会自己跳出来。”秋若雨摇了摇手,便是将这个话题掠过,随即道:“眼下的关键还是要先解决货源问题,四大批发商停止了供应,各门店的药材储备最多还能支持十天时间,所以,本周内必须去一次异地采购,地点是南市山区,大概三千万样子。”

    方澜略略沉吟,瞥了阿暮一眼:“阿暮,三千万的单子,你一个人带三个连体期的外保,行不行?”

    阿暮皱了皱眉:“我从来没有单独带队的经验,中海市到南市一来一回至少得五天时间,我有个建议,能不能把采购金额提到五千万,让叶宁负责,我跟着一块去。”

    方澜闻言沉默了一下,便赞同道:“秋总,我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五千万的采购量至少能保证各门店半个月的供给,叶宁负责,阿暮协同,意外风险的可能性很小。”

    秋若雨扫了扫等待自己决断的两人,心中颇有点哭笑不得,两人的意见统一,都是将对叶宁的信赖表露于外,要知道,方澜是非常要强的性格,甚至对男性有着一些偏薄的歧视,哪能轻易信服一个男人?而阿暮在业内是有名的性格孤僻,平时管你身份高低,连话都说不上几句,何时又会信服过谁?

    她真是有点不明白,叶宁到底哪来那么大的人格魅力。

    “好,就这么定了。”幸好的是,自己和叶宁之间的信任危机随着此次洛市之行彻底消去,秋若雨虽然还是对叶宁的许多所为存有猜疑,却不会再如前段时间那般处处提防,略一思索之后,便是应了下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