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氏,保健堂,以及四大批发商联手对华远采取压制,这几乎是吸引了中海市业内所有商家的目光,更是有不少嗅觉敏锐者意识到,第一梯队三足鼎立的格局即将打破,而在这场博弈结束之后,或许就会引来一场业内的整体大洗牌,机遇与危机并存。

    当此之时,对于那些业内中端与低端的商家来说,如何抉择站队便成了迫在眉睫的难题,上层建筑一旦倒塌,与之牵扯的下层建筑难免殃及,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就在上周最后一个工作日,便有着四个与华远利益牵扯并不很深的商家公开宣布,提前终结与华远的本年度合作,而更多与华远有着合作关系的商家则是蠢蠢欲动,由此可见,对于华远的前景,业内普遍不怎么看好,也不奇怪,第一梯队中的两方合力对付第三方,本就是优势明显,再加上整个第二梯队的助力,从表面看来,这场的博弈的胜负确是没有太大的悬念。

    而就在双休日过后,本周的第一个工作日,之前一直保持沉默的华远终于是有了动静,一上午时间,业内部经理级别以上的管理者,分别与手头负责的几十个合作商家进行了电话沟通,截止中午时分,又有五个商家先后宣布,提前结束与华远的合作,算上上周退出的四个商家,流失率达到百分之二十左右,形势可谓十分严峻。

    这一消息一经证实,外界风向差不多一面倒地吹向了华远的负面,各种猜测与流言四起,比如:华远总裁即将易主;萧氏与保健堂最终将会入主华远董事会重组华远;华远将会被迫退出药材行业等等...

    反倒是作为当事者的华远显得颇为平静,高层无一人站出来回应这些市场谣言,沉默放任的态度很是耐人寻味,难道连最初的抵抗都放弃了?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沉默可以是一种消极的默认,也可以是猛烈反击前的一份酝酿。

    洛市的天然珠宝向华远提供一点五亿的贷款,第一笔五千万已经到账,剩下一个亿资金,将会在未来两周内分批全数到账;中海市药材协会挂名武修,二十七岁便达到后天大成境界的阿暮签约华远,加盟费为业内鼎薪两百五十万;洛市振邦药业与华远达成协议,将本省梅市一市份额转让于华远,其中细节并未公开。

    当下午三点,几大互联网主流媒体同时于主站首页公布出以上三条有关华远的最新动态之后,中海市业内突兀陷入了一片诡异沉寂,之前市场上已经发酵得沸沸扬扬的流言蜚语在这一刻统统不攻自破。

    华远哪是要放弃抵抗?分明是要与萧氏等六个商家正面一战,甚至胜负的天平也并不如大家所想当然的那样一边倾倒,而可以预期的是,这场博弈过后,无论胜负如何,中海市业内必将变天。

    ......

    中海市药材协会办公地点,一栋古朴的五层保护建筑,小会议室内,陆龙灏坐在一张牛皮沙发里,单手托着下巴,一张老脸皱成了菊花,似是碰到了什么伤脑经的事情,在他对面坐了另一名与其年纪相仿的老者,一个圆脑袋上光溜溜的,同样是露出一副纠结难断的神情。

    老者是协会的常务理事,尤光平,协会内最支持陆龙灏的几人之一。

    “会长,萧氏,保健堂,还有四大批发商联起手来这么搞,咋们是不是该适当出面干预一下。”

    听得尤理事试探性的提议,陆龙灏看看他,并未表态,转而道:“老尤,如果就这么闹到底,你觉得最终会是个什么结果?”

    尤理事苦笑一声:“本来我肯定是不看好华远的,现在嘛,不好说...”

    “资金有了,人也有了,假如华远只是一味防守的话,说不定还真能熬到上市的那一天。”陆龙灏喃喃自语,略微浑浊中的老眼中透出一丝深邃:“可我想不明白的是,这个时候华远向外扩张,拿下一市份额,究竟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

    陆龙灏话到最后,语气也是变得极不确定,可听落在尤理事的耳中,却是让他轰然一震:“不会吧,华远涉足药材业才不到一年半时间,能够爬上市级第一梯队已经是个奇迹了,就算野心再大,至少也得等成功上市后再图谋进取,市级商家向省级商家跨越这当中的难度...”

    话到这里没再说下去,尤理事悄悄观察了一下陆龙灏的脸色,不禁暗自摇头,陆家向省级之列发起冲击已经有五个年头,前期投入不下二十亿,到现在前路依然是一片茫茫,华远比起陆家的底蕴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眼下就想鱼跃龙门,简直是痴人说梦。

    自己好歹是业内资深人士,这种商家放烟雾弹的惯用伎俩,自己怎么还当真走心了,不应该啊,心里这般想到,尤理事的脸上也是多了一抹自嘲。

    陆龙灏不置可否,手巴掌轻拍沙发扶手,依自己的思绪,慢条斯理地道来:“老实说,我听到那个传言的时候也觉得十分荒唐,可现在,华远的动作又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从三年前林家那个女娃子执掌华远以来,华远带给商界的意外和震惊还少吗?从负资产的地产承建商转型成为药材商家只用了一年半时间,从开第一家药铺到晋入第一梯队才用了不到一年半时间,假如,我是说假如,华远能够在未来半年内蜕变为省级商家,到时再成功挂牌上市,极有可能一举突破千亿市值,这样一来,即便与省级那几方巨头比肩都是丝毫不弱。”

    “这...”尤理事震惊的无以复加。

    “今天上午我接到了秋若雨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前段时间华远押运车被劫一事幕后主使是萧家和葛家,她虽然没有给出具体的处理意见,但意图已经十分明显,就是让协会给一个态度,这种关头,她是不想让任何人置身之外。”

    话到此,陆龙灏面上的迟疑顷刻间化为乌有,却而代之的是一抹杀伐决断之色,重重一巴掌落定,:“老尤,通知所有协会理事,明天上午召开紧急会议,本人无法到场的,必须派代表出席。”

    尤理事心头一个颤栗,他知道,陆龙灏这是下定了最终决心,与其说药材协会选择了立场,不如说是陆家做出了站队选择,一旦最终站队错误,陆会长怕是要提前卸任会长宝座。

    华远真的当得起这份信托?

    “好,好的,会长。”纵然心中疑团甚浓,可在陆龙灏炯炯目光的直视下,尤理事却是没有丁点勇气说出质疑的话来,机械性地点头应下。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