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方队长,你怎么那么经不起表扬啊,看来你离贤妻良母的标准还是有些距离,以后得...”看着方澜略显忙乱地拾捡地上的碎片,叶宁也不好意思再稳坐不动,将烟头掐灭后,慢悠悠地走过来,弯下身子帮忙的同时,嘴里也没闲着。

    “够了!”方澜豁然扭过头,变脸似地换了张冷厉的面孔,直接是将叶宁后头的话语堵在了喉咙口:“我不喜欢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被方澜含煞的目光盯着,叶宁咽了咽喉咙,心中苦笑不已:不就是开个小玩笑吗,有必要那么较真?母老虎果然是母老虎,以后谁娶了你,晚上睡觉都会被噩梦惊险。

    露出个讪讪笑容,叶宁直起身,一边缓步后退一边摊着手掌,一副畏之如虎的模样。

    见他这般,方澜微微蹙眉,闷哼了一声,而后三下五除二地收拾完毕,抱起一叠碗筷,一阵风似地冲进了厨房,叶宁没有察觉的是,女人那娇嫩的耳垂,已是变得娇红似火。

    一刻钟后,方澜洗完碗筷,为叶宁泡了杯绿茶,两人在沙发区分位坐下,叶宁主动给方澜把脉检查,确认后者的丹田内再无一丝寒气残存,这才完全放心下来,又吩咐了方澜要按照他的内服药方持续服用半月以上...大病初愈,想要完全康复,得有一个较为漫长的调养过程。

    “方队长,恭喜你你现在恢复了当年的后天大成境界,接下来三个月时间,务必要以稳定境界为主,千万不要冒进。”

    认真聆听叶宁的嘱咐,方澜微微颔首:“我知道了,叶宁,谢谢你。”

    这一声“谢谢”,方澜是发自内心,自己的武道之路本已走到了尽头,是这个男人为她生生开辟出了一条光明的前路。

    “呵,见外了不是,我这是抓住机会拍领导马屁,以后在公司里还得靠领导多多关照。”叶宁连连摆手,一脸受之有愧的干笑,随手将沙发扶手上的外衣取过,从兜里掏出那块半个巴掌大小的血玉,向方澜递了过去:”方队长,这东西你给看看,估个大概价格。”

    这块玉石有着温养身体的功效,叶宁原本预备昨夜疗伤之后就交给方澜的,对其日后的调养应该会有些帮助,不想,自己迷迷糊糊一觉睡下去,竟耽搁了十多个小时。

    方澜目露一丝疑惑,犹豫地接过玉石,入手的一刻,眉尖忽地一挑,跟着便将手掌紧紧合拢,细细体会了有两分钟时间,这才惊异地道:“这,这块玉石至少相当于凡品三级药材当中的上等货,叶宁,你从哪弄来的?”

    叶宁身子向后靠去,露出一个高深的笑容:“方队长,你给估个价,多少钱你愿意买下?”

    “价值不好说,如果是放到大型拍卖会上,成交价少说得两三百万,我身边没多少现金,可买不起这个。”手指在玉石光洁的表面摸了摸,方澜便将玉石递还给叶宁,一丝留恋之色自眼中一闪即过。

    叶宁没有伸手接过,而后作了个推诿的手势:“方队长,我敢说,这块玉石长期贴身携带,肯定要比服用凡品三级的滋养药材来得有效,我现在手头正缺钱,一百五十万的价格,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方澜怔楞了一下,低眉看了看玉石,墨迹了一下,还是歉意地摇头:“说实话,这是好东西,我也很想要,可我手头没那么多钱,而且差了一大半。”

    “不,不用你另外掏钱,是这样的,此次你负责押运任务负伤,现在基本已经水落石出,康家向你个人提供了三百万的补偿...”叶宁摇了摇手,端起茶水喝上一口,随后将此次洛市之行的结果大致说了一下,经过细节被自动忽略。

    方澜默默听着,不自觉地黛眉蹙了起来,到达最后,脸颊上已布满了愠怒之色,切齿道:“康家贪小失大,那是活该,萧家,葛家,这笔账我一定会和他们算的。”

    叶宁委婉道:“眼下或许不是时候,康家已经为此事买单,再从明面上向萧葛两家问罪,无非是争一口气,却得不到丝毫利益,反而会激化矛盾。”

    方澜不置可否,沉默了半响后,思维跳跃地道:“我怀疑,昨晚我遇上的几个混混并非偶然,他们对我言语轻薄,我一时激愤便动了手,可才收拾了其中一个,警察就出现了,最后不了了之。”

    听得这话,叶宁眯了眯眼,略微沉吟之后,点头赞同:“我同意你的判断,很可能是萧,葛两家背后策划的,他们知道你受了内伤,就是要逼着你动手引起伤势的恶化,或者说,是想试探一下你到底受伤有多严重。”

    方澜扬眉想了想后,只“嗯”了声,没有再接口说下去,深深看了叶宁一眼,突然冒了句:”叶宁,谢谢你。”

    叶宁一愣:“怎么又谢我啦。”

    “要不是你,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到底是谁对我下的黑手,要不是你,我就再也没有未来了...”

    听着方澜轻轻诉说,叶宁暗暗皱眉,心中多少有点发虚,自己查明真相,为她疗伤,她确实是直接受益者,但就初衷来说,自己纯粹是为了帮另外一个女人。

    当然,这种内因,叶宁可不会傻到坦言出来,缄默了片刻,便指了指方澜手里头的玉石,将话题转移而开:“方队长,这块玉石你考虑得怎样?”

    “我给你三百万吧,一百五十万你太吃亏了。”

    “一百五十万就好,我可没宰熟人的习惯。”

    “好,那就依你,明天我进公司去找秋总,三百万到账就立刻转你帐上。”见叶宁坚持,方澜也就没再议价,脸上露出一抹如愿的喜色,这东西,她确实喜欢得紧。

    又与方澜闲聊了十来分钟,叶宁舒服地伸展了一下身子,披起外套,将小家伙抱进怀里,这就提出告辞,昨夜占了女人的闺房,今晚总不能再赖着不走,而且,几天没有碰电脑,他还真有点手痒。

    方澜将他送到电梯口,回屋后便径直去到一扇窗前,静待了一会儿,等男人那几分闲散与不羁的身影出现后,便是目光相随,美眸中是一片从未有过的温柔。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