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总你应该知道,踏破业内红线是犯忌讳的事儿,这一次你们做得太出格了,要是被协会公审,萧氏,保健堂都将会名誉扫地,到时候,要是我父亲发了话,连我都没法保住你们萧家...“

    电话那头的女子上来便是一顿劈头盖脸冷斥,萧震山默默承受,连大气都不喘一下,对面的萧建豪更是捂住了口鼻,生怕发出一丁点多余杂音,父子二人在中海市商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这般窝囊的景象被外人看见,不知作何感想?

    “大小姐教训的是,我太过急功近利了。”直到那头的斥责告一段落,萧震山才态度端正地认错一声,半句多余的解释都没有,因为他非常清楚那个女人最反感的就是下属做错事之后以各种理由试图推卸责任,那样只会引来更为猛烈的“狂风暴雨”。

    “我现在只想确认一件事,你们几家联手压制华远,到底有几成把握?”

    听的这一问,萧震山思量了一下,为难道:“五成左右,秋若雨比想象中要难对付得多。”

    “五成把握,萧总,两个月前你可是告诉我有九成把握,你们萧家和林家不是快成亲家了吗?”女子略带嘲讽地冷笑一声,旋即语气一正:“行了,三天后我会亲自过来,金家老三明天晚上就该到了,一月之内拿下华远,这是父亲和金家那边达成的共识,萧总,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是的,大小姐。”萧震山轰然一震,忙应是。

    “爸,杜丽这个女人要亲自过来坐镇?金家那边也要派人过来,这,这未免有点大题小做了吧...”萧震山才一挂断手机,萧建豪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房间里头那么安静,通话中那个女人所言他可是听得明明白白。

    杜家,金家分别是萧家,葛家身后的省级商家,由于业内默认规则的约束,是不会轻易从明面上插手市级商家间的纷争,可这一次,两家居然一齐出动了重量级人物,看架势并不准备刻意避嫌,华远何德何能,够资格让省级商家都这般慎重对待?

    “有些情况你还不清楚,之前电话里康老二对我说,华远有意在上市之前蜕变成省级商家,这个消息原本我只当个笑话听过算数,可现在看来,未必是空穴来风,杜家,金家这是怕夜长梦多,接下来可是要热闹了,好,越热闹越好...”萧震山深深吸了一口雪茄,随后缓缓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在那烟雾弥漫之中,那张深沉的脸庞给人一种山高云远的感觉:“建豪,你听着,这次对于我们萧家来说会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把握住了,我们萧家就有可能一跃迈入省级行列,往后,我们萧家也不用再看杜家的脸色行事,这一切的关键,就看你能不能和秋若雨最终走到一块。”

    话落,那野心勃勃的眼神便是豁然一转,凝顿在萧建豪那张阴晴变幻的脸庞之上,一抹深湛的笑意自嘴角闪过。

    “林海沧手里还藏了一张能让他女儿乖乖就范的底牌,差不过是时候亮出来了...”

    ......

    寂静的房间之内,时光流逝仿佛被遗忘了一般,方澜被叶宁从后抱住,后背紧紧贴着男人的胸膛,如此姿势犹如定格。

    而此时,叶宁脸色已现苍白,眉头紧拧,额头不断溢出豆大汗珠,顺着脸庞滚动,最后滑落两人肌肤相贴处,消失不见。

    方澜丹田内的那股阴寒之气要比他预想中顽固了许多,要不是如今恢复到后天大成,体内真气储量比后天小成时充盈了不少,再加上本命真元的调动,这会儿,他怕是已支持不住。

    以他的估计,要想将那股阴寒之气完全驱除,至少还得持续半个小时,可眼下,他体内的真气储量已不足四成,勉强为之,风险系数实在太大。

    他本就是重伤未愈之人,体内真气储量不可少于两成乃是红线,一旦踏破就将陷入透支状态,这份后果连他都不敢妄断,往轻了说,吃点补充元气的药材睡一觉就能缓过去,往重了说,引起旧伤爆发彻底变成一个废人...他不想赌,也不敢赌,尤其是自己调动本命真元的情况下。

    “方队长,你只管身子放松,千万忍着点。”心中权衡一番,叶宁便有了决定,轻声在方澜的耳边关照一声,也不等后者答应,那按住女人丹田部位的手掌便是开始游走起来,而随着手掌的移动,一股温热的真气也是自掌心催动而出...

    “啊~”起初方澜只是感觉到酥酥痒痒,虽然很不适应,但还是能自制地忍受,可随着叶宁手掌移动速度的加快,并伴着掌心逐渐升温,一股奇异的感觉在身体里扩散开来,让得方澜的身子不禁微微发抖,心脏也是不自觉地加速跳动,到达后来,那种奇异的感觉益发浓烈,紧抿的双唇终是忍不住开启,一道酥麻而慵懒的呻吟声,从那小嘴之中,偷偷的传了出来。

    这道呻吟声入耳,叶宁狠狠地打了个激灵,随之体内的真气流转也是出现了一丝不稳,当下,他赶紧一咬舌尖,借着疼痛使自己稳定心神,旋即低沉地道:“忍着点,现在是关键时刻,分心出了岔子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警示倒并没有故意夸大,叶宁之所以到现在才加进了手部按摩作为辅助,就是知道可能产生这种效果,两人中任何一人心神一乱,这治疗便会出现偏差,轻则前功尽弃,重则双双遭到反噬引起内伤。

    “恩,啊~”方澜闻言俏脸一阵滚烫,强行稳了稳心神,鼻尖嗯了一声,正欲贝齿咬住唇瓣,不想正在她丹田部位游走的手掌忽然来了个顺滑的转向,顿时,那股奇异的感觉如电流般蔓延全身,又一道魅惑的呻吟声不受遏制地从嘴里传了出来。

    叶宁闻声,心头不由颤了颤,而在这分神的一瞬,体内真气的流转也是剧烈地波动了一下,受到小小的反噬,他痛苦地闷哼一声,额头汗珠狂涌而出。

    “这个女人的身子敏感度太强了,现在快进入收官阶段,要是放弃实在可惜,可如果坚持的话,万一出了偏差来个强烈反噬,到时本命真元受损,那后果...”眼下,叶宁的状态是越来越逼近临界点,又要掌控按摩的手法又要兼顾真气的疏导,差不多算是满负荷操作,这种关头要是一再被外在干扰,难免不出现意外,而就在他心头万分纠结,进退维谷之时,趴在一旁蒲团上当了近两个小时观众的小家伙突然飞身窜起,一个眨眼间,便是精准无误地落在了他的肩头。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