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沉的夜色下,一辆出租车驶上了通往中海市的高速公路。

    “叶宁,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出租车内,后排的秋若雨偏头看着叶宁,眼中闪过一丝焦虑之色,之前退房匆忙她并没有细问,可她知道,以叶宁的性格如果不是真有大事发生,断然不会要求连夜赶回中海市。

    叶宁轻抚着酣睡中的小家伙,轻笑道:“我一个朋友和人打了一架受了点内伤,我得去看看她。”没有点名方澜,是不想让秋若雨担心。

    秋若雨蹙了蹙眉,她明白叶宁是有意隐瞒,便也不再深究,指了指小家伙:“这是?”

    “哦,我刚才逛了逛酒店里的宠物店,觉得挺可爱的,就买了一只。”叶宁随口敷衍,小家伙的来历太过惊人,不便宣之于口的秘密。

    秋若雨“哦”了声,又多看了小家伙几眼,看她的样子有着要抱抱的想法,毕竟是女人,对可爱小动物的免疫力有限。

    “那块玉石呢?你忘在酒店房间了?”

    叶宁看出了她的心思,正准备满足一下她的愿望,却是被她忽然冒出的疑问搞得一愣,思绪飞转,便道:“酒店里有个小药材店,我进去问了一下有没有百年份以上的何首乌,店员说可以替我登记,确切答复得等一周左右,我就把玉石压在那里当定金了,反正那个药材店是酒店方直营的,没什么不放心的。”

    秋若雨听得直摇头:“百年分以上何首乌在凡品三级药材中都属于上端,除非是省级商家或许有收藏,不然就只可能在一些交易会,拍卖会上遇到...”

    坐在副驾驶座的阿暮突然出声道:“百年分以上,尤其是百二十何首乌,已经能够堪比凡品二级的药材,酒店的直营店就算上家是省级商家也绝对不可能替你采购到。”

    “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叶宁不满地冲了一句,这家伙一开口就一棍子打死,情商为十都是高估了,要不怎么说太实诚的孩子不招人喜欢呢。

    阿暮也不顶嘴,一句话后又静了下来。

    秋若雨嘴角动了动,似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车厢里还有司机在,有些话题显然不适合谈及,便沉默了下来。

    两个半小时之后,出租车驶入了中海市境内,第一站先把阿暮放下,第二站停在了一个叫“山水名苑”的别墅区外头,叶宁让司机稍等,便陪着秋若雨下车,目光穿过那座巨大的欧式拱门向别墅区内扫去几眼,入眼是一个无法将全景捕捉的偌大花园,种植了满满的植被,假山石雕座落其中,布局丝毫不乱,正当中一个圆形的喷水池将天空的皓月倒影其中,如果不是知晓这是个住宅区的话,怕是会误以为到了某个生态园林。

    “秋总,我现在能算是自证清白了吧,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略有些留恋地收回目光,叶宁微微笑道。

    “你有什么要求?”秋若雨淡然道。

    “那个,我到现在还没找到住的地方,秋总,你这里环境不错,家里头肯定有多余的客房,能不能...”叶宁搓着手,稍显局促。

    “换一个吧。”没等他嗫嗫喏喏的说完,秋若雨便是将之打断,叶宁当然明白这是拒绝的意思,心中不免失落,便力争道:“你难不成还担心我会对你图谋不轨,要是我真有那心,那天晚上荒郊野外的,我还能错失良机。”

    秋若雨抿嘴沉吟了片刻,依然摇头道:“还是换一个吧。”

    望着她坚决的神情,叶宁暗叹了一口气,索然地摆摆手:“行吧,反正我在你心中就是一个贼得时时刻刻防着,换一个就换一个,百年分以上何首乌能不能想点办法,百二十的最好,不是整株的也没关系,只要满一斤就行,我急着要。”

    秋若雨自动忽略前半段话,应下了后半段所提:“恩,我来想办法。”说完,又从包里取出那块血玉递来。

    叶宁犹豫了一下,默默接了过来,本来他是想送给秋若雨长期随身携带,可眼下,这东西或许对方澜恢复伤势有点益处,便没作推诿。

    “好了,你有事赶紧去忙吧。”

    “那秋总,我先散人了。”挥手作别,叶宁起步走向等候路边的出租车,拉开副驾座车门,一头转了进去。

    秋若雨静立原地,直到出租车开远方才收回了视线,心情略微复杂地摇摇头,迈步向别墅区内行去。

    ......

    方澜所住的小区离开公司不远,叶宁到地方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一点,门房保安与住处确认之后,便将他放了进去。

    七号楼,十一层B座,叶宁刚按下门铃,房门便打开了,当见到门后露出的那一张苍白脸颊,叶宁简直吓了一跳。

    “快进来吧。”方澜轻道了声,将叶宁引入客厅入座,为其倒了一杯温水。

    “方队长,你就一个人住?”这是一套面积不大的两居室,客厅内的装修简单到了不能再简单,叶宁环顾了几眼,眼中流过一丝诧异,在他看来,这房子就比毛坯强上一些,更像是一个临时的家。

    “嗯,我不是中海市本地的,这房子是租的。”方澜看懂了叶宁眼中的疑惑,便淡淡地道。

    叶宁恍然,这是别人的私生活,他不会多加评论,喝了几口水润润嗓子,将躺在掌中酣睡的小伙计轻放在沙发上,随后向方澜摊开手掌:“我先给你把个脉。”

    方澜点点头,便是将衣袖卷起,叶宁抬起三根手指搭在她的腕部,闭目凝神了约有三分钟时间,再度睁开双眼之时,脸上已经涌起了一抹极度的凝重之色,这是伤上加伤啊,丹田处已有了随时破裂的征兆,就算当初自己跌落悬崖之时,丹田损伤的程度都没有那么严重。

    “方队长,你明知道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和人动手是很危险的,为什么还要逞能呢?”叶宁忍不住责问道,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自己女人平时性子强倒罢了,可也不能这么作践自己呀,要是再伤得重一些,丹田直接破裂,那就神仙都别想挽回了。即便是眼下,治疗的风险也是会被之前高上许多,这份风险可不是单指方澜,还牵扯到了叶宁自己。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