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柔和的灯光之下,那块玉石散发着莹莹光泽,不过在其表面之上,却已是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纹,再加上玉石本身又呈椭圆状,宛如有一个即将破壳的蛋。

    难道是缘于那条两寸来长的裂痕导至龟裂到眼下这个层度?这未免太过匪夷所思,在交由场方打包之前,叶宁可是仔细检查过这块玉石,不敢说其硬度超过钢铁,可比起普通玻璃来说却是只强不弱,这般诡异的状况,完全不符合常规的物理原理。

    伸出的手掌顿在半空,叶宁目光死死地盯着玉石,心头也是泛起了诸般疑惑,而在他这般打量之下,居然是发现,那已遍布玉石表面的裂纹正在以肉眼能见却极为缓慢地蔓延开来...

    “咔嚓。”如此静默地注视了七八分钟,忽然,一道清脆的破裂声响起,叶宁便是见到一小片玉石脱落而下,接着,第二片,第三片,如同多米诺骨牌般一发而不可收拾,仅仅半分钟时间,整块玉石化作了无数碎片,呈现出内里一个直径约十五厘米的圆球状物体,比起玉石色泽,更加偏于肉色,纯净白皙。

    目睹了这一堪称神奇的过程,叶宁脸上被浓郁的惊讶之色填充得满满当当,从第一片玉石脱落之时,他便敏锐捕捉了一丝生命气息,而此刻,当这个圆球状物体完全进入视野之内,他几乎可以断定,其并非一颗玉石,而是一个活脱脱的生命体。

    一块玉石里头竟然藏了一个生命体,这也太颠覆了吧!

    饶是以叶宁的见多识广都是一头无绪,抛开古典神话中孙猴子的诞生,就现实来说,他也就曾经听糟老头提过一嘴,在东南亚流传着一种叫“龟息”的神秘功法,练至大成,人便是能处于不吃不喝甚至不呼吸的假死状态,最长可达十天半月之久,可即便如此,被埋进土里倒是有这个可能,却又如何有办法藏进玉石之中,更何况,这块玉石原本还是藏在一块二百多斤重的米毛料里边,简直就是无解之题。

    而就在叶宁思绪如潮,一时犹豫不定之际,那球状物体忽然有了动静,一个比乒乓球大不了多少的脑袋耸露出来,缓缓张开一对黑宝石般的明亮的眼睛,正对着叶宁,眼中满是朦胧与天真,轻轻眨动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灵性。

    “我靠,没搞错吧,竟然是只幼崽...”与其对视了片刻,叶宁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再确认了一眼,不由怪叫一声,这分明就是一只初生期的小动物,具体是什么动物一时无法判定,但从其体貌特征看,八成是猫科类。

    玉石里孵化出了一个小生命,这想想都让人觉得疯狂,要不是亲眼见证,打死了叶宁都不会信。

    怔然了好片刻,叶宁这才尝试着将手掌伸出了过去,小家伙倒是并未露怯,一小段鲜红的舌头吐出在手掌里舔了几下,那种湿漉漉的酥痒感,让得叶宁一阵憋笑,继而翻掌轻轻抚摸它的身体,入手的触感光滑犹如上好的绸缎,软绵绵的,伴着体温,就如同抚摸着初生婴儿的肌肤一般。

    见小家伙对自己丝毫没有抗拒,叶宁便摊平了手掌,将它从盒子里托了出来,估计有三斤左右的分量,凑到眼前细细观察,发现它的身体表面覆着一层细密的绒毛,白皙的体表下,毛细血管都是能够清晰透视。

    好吧,叶宁就算再感到荒唐,也是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这就是一只初生的小兽,还是从玉石里蹦出来的,这待遇比孙猴子可高多了。

    “我是看着你出生的,当你大哥搓搓有余,以后就叫你小白。”用手指轻点着小家伙的柔软的身体,叶宁自言自语地笑道。

    小家伙很人性化地扭过头,乌溜溜的眼睛盯着叶宁,好一会儿后,竟是轻点了点脑袋,叶宁见状,嘴巴张开能塞进一只鸭蛋,几分艰涩地道:“不会吧,你还能听懂人话?”

    小家伙又呆萌了会儿,突然小嘴微张似打了个哈哈,随后眼皮慢慢耷拉下来。

    一股清香飘入鼻孔,叶宁深深一吸,顿感一阵神清气爽,那种舒爽的感觉让他不由闭上眼睛,好好享受了一番之后,才又睁开双眼,眼中有着一片震惊之色,没错了,这小家伙哈出的一口气息,让人吸入后竟是有着宁神静心的功效,而且十分明显。

    敢情那块毛料被认定为养神玉原石是因为里头藏了这个小家伙的缘故。

    有了这般体会,这头小兽在叶宁的眼中变得神秘了起来,不过,他并没对其产生什么歹意,有时候,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之间是讲究一个缘分的,叶宁看这小家伙挺顺眼,小家伙似乎也挺亲近他,自然而然,他便将小家伙视作了伙伴,觊觎伙伴的金山银山,与背信弃义之徒又有什么分别?

    将浑浑入眠的小家伙轻放在床上,为其盖上一块毛巾,叶宁把那些玉石碎片作了收拾,又站到窗前对着城市夜景发了会儿呆,正准备熄灯休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彩铃声响了起来...

    他拿起这部于家特意赔偿的最新款IPHONE手机,当看到来电号码后,眼中不由闪过一抹疑惑:“方队长,那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

    “叶宁,你在哪?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现在就来我家,我,我今天和人动手了...”

    听着电话那头方澜凝重的语气,叶宁心头一跳,忙问道:“是不是内伤恶化了?”

    “恩,你能尽快过来吗?”

    叶宁知道,如果不是情况严重,以方澜要强的性格,断然不会深夜联系自己,他皱眉沉吟了一下,便道:“我现在人在洛市,赶回中海市的话需要三个小时左右,你把你的住址发给我,我尽快赶过来,好了,我抓紧时间。”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随后迅速穿好衣裤,单掌将小家伙托起,匆匆出门。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