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我多虑了,总之以后你有什么突发奇想,最好事先打个招呼,免得我措手不及。”只用了很短的时间,秋若雨便是将心头滋长的负面情绪压下,面色缓和了下来。

    她不是那种喜欢将责任推卸给他人的性格,而且,经过此次洛市之行,她对眼前这个男人还真说不出太重的话。

    叶宁心中直翻白眼,谁跟你说那是突发奇想,哥们儿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好吧...

    “秋总,你喝咖啡还是绿茶?”一番谈话下来,叶宁自是感受到秋若雨心情的压抑,他并不急着开解,离座起身,主动承担起来端茶递水的工作。

    “绿茶吧,你的伤怎么样了?要不还是早点去休息...”

    “谢谢秋总关心,皮外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止了血过几天伤口自己会愈合。”叶宁将一杯香浓的杯绿茶蹲在她面子,自端了一杯来到窗前,推开窗户,轻吸了一口气秋夜爽朗的空气:“秋总,洛市的城市夜景不错,要不你也来欣赏一下。”

    秋若雨墨迹了一下,便捧起绿茶,无声地来到叶宁身旁,香格里拉酒店坐落于洛市的中心区域,从二十三层的高度向下俯览,夜幕之下,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将那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打扮得花枝招展,又将那一条条交汇的大道装点得流光溢彩,组成一幅美轮美奂的画面,让人为之目眩神迷...

    “秋总,就我所知吧,市级商家和省级商家的规模与影响力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难道你不想让华远站得更高,走得更远?”许久静默之后,叶宁平淡的声音随风飘来,落在秋若雨的耳中,她微微怔楞,随即颇为坚定又十分冷静地道:”华远的未来一定不会只是现在的高度,但这不代表自不量力盲目攀登,翅膀都没长成就急着飞翔,结果只能是摔个粉身碎骨。”

    叶宁不置可否:“我虽然没有做过生意,但我却知道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十足把握一说,不管做什么事都会伴随着风险,关键在于,风险有多大,回报有多高,值不值得尝试。”

    秋若雨偏过头,目光陈静地看着叶宁,认真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以华远目前的状况根本没有资格向省级行列发起冲击,最起码要等到成功上市之后才可能考虑。”

    叶宁却是断然摇头:”葛悠然私下找过我,为了让我改换门庭,她向我透露了一些内幕,过去一年多华远的高速成长不过是葛家,萧家等有意放任,他们将华远视作是一头圈养的绵羊,等绵羊肥了便会宰杀分食,而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他们也开始采取行动了,你想靠拖延时日熬到华远上市的一天,只怕是一厢情愿,而且,我有一种预感,说不定当初的谋划便是受益于他们背后的省级商家,不然,同行之间又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怎么可能互不猜疑地达成一致。”

    待叶宁这番话说完,秋若雨整个人已如同僵化了一般,美眸呆直地盯着前者,几分艰涩地轻声道:“难怪了...原来是这样...”

    脑海中思如潮涌,一时间,秋若雨想明白了许多,当初华远初涉药材业开张第一家门店的时候,葛家先是极力阻扰,随后便突然放弃了,凭借一名协会理事的颜面够吗?果然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原本以秋若雨的预期,华远想要在业内站稳脚并最终上市成功至少还需两年的时间,是出乎意料的扩张速度才让这个过程生生缩短了一年多,现在看来,除了华远的自身努力之外,还有背后一只大手推动的功劳,而那只大手真正的目的是将华远更快地推入屠宰场...

    叶宁看着秋若雨有些发白的脸色,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怜爱与疼惜,他知道,面对这般残酷的真相,必然是会给她这个华远的掌舵人带来沉重的打击,假如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反而不正常了,而他之所以选择如实托出,是为了让她能够看清形势的严峻,从而下定某个决心。

    老实说,即便是叶宁自己都没有五成以上的把握说华远能够在短期内蜕变成省级商家,这当中必然是阻力重重,还不排除会有意外变数,所以,这种关头,他可不会念着搞什么个人英雄主义,他希望的是能和秋若雨同心协力,如此才有更大几率闯过这道难关。

    “秋总,只要华远能够在三个月内晋入省级行列,那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到时候你还得感谢那么些人在华远成长的过程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听叶宁以轻松的口吻说出了这么一个荒诞的假设,秋若雨真有一巴掌将其拍死的冲动,你当这是从无到有开一家店铺呀?三个月时间紧是紧了点,倒也不是绝对办不到。

    深深吸了一口窗外吹来的夜风,秋若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会儿她是半点与叶宁扯皮的心思都没有,便摆摆手:”昨晚折腾了一夜,你早点回房吧,我也要休息了。”

    被秋若雨突下逐客令,叶宁犹若未闻地笑笑,正要开口进一步地细说,秋若雨却是根本不给他机会,面孔一板:“我要休息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见到她眉眼间迅速凝集起的霜色,叶宁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吭出声来,颇有些灰溜地走了,此时心中憋屈自不用说,却也谈不上有多生气,他能理解秋若雨糟糕的心情,罢了,也不急于这一天两天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叶宁将装着玉石的袋子往床上一丢,随后钻进卫生间沐浴洗漱,半小时之后,腰间围了一圈白色浴巾裸着上身出来,站在一张长条镜前,先后瞧见了镜子里头,自己心脏下方以及背后腰间那两个崭新的伤口,他不由苦笑地摇摇头,此次的洛市之行,自己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不知道隔壁的小丫头会不会惦着自己...

    来到床沿坐下,叶宁随手将玉石抓了过来,一把扯掉最外层的袋子,随即掀开盒盖,扫了眼躺在盒子里的玉石,正要伸手去取,突兀间,他的双眼瞪圆了起来,一抹犹如见鬼般的神情迅速爬满了他的整张面孔。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