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裂纹有两寸多长,呈不规则的曲线分布,从表象看,与其说是被齿轮磨破不如说是从内龟裂开来,叶宁用拇指摸了摸,竟是连裂纹的深度都感受不到,这番发现让他的好奇心大涨,一块连齿轮都没法奈何的坚硬玉石怎么会从内部裂开,这完全解释不通啊。

    他有一种预感,这块玉石恐怕并不简单,当然,其中奥妙此时不适合细细研究,在场方一名鉴定师上台之后,他便是将玉石交给了对方,这是赌玉场的规矩,凡开出的玉石,场方会给出参考估值,如果涨了,不论是否发生现场交易,你都得向场方支付增值部分的百分之二作为彩金,当然,如果开出的东西低于毛料的价值,那便不会产生半点费用。

    从某种意义来说,这与一些赌场的抽水规则相同。

    反复地折腾了好一会儿,鉴定师这才又将玉石还给了叶宁,脸上的尴尬之色一掠而过,随后歉意地道:“这位先生,你这块玉石六斤三两,品相为上等水种,养神效果...并不存在,估值的话七十万左右。”

    这般结果一公布,场下一片哗然,于家众人更是轰然一震,这岂不是说,于家这次被缅甸那边给吭了?不是说玉石有养神功效吗,怎么就变成普通玉石了呢?

    “秋总,这...”于景添脸色数变之后,着急向秋若雨解释,以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于总,赌玉本来就是看运气,之前场方给出的原石估值为四千五百万,这当中不会有假。”秋若雨明白他的心思,不待其往下说,便是通情达理地道。

    于景添这才稍稍松一口气,看秋若雨的样子确实没有介怀,不过,他心里头还是把缅甸那边的供货商给记恨上了,三年来,彼此交易也是有十多回,这是宰熟客呢。

    对于七十万的报价,叶宁不置可否地“哦”了声,他自不可能就这般在现场售卖,让场方帮着打包之后,便是拎着玉石步下舞台。

    此时已过五点,随着这场重头戏在一片叹息声中落幕,众人开始散场,而秋若雨三人却是同时受到了花家,于家,康家三方的晚宴邀请,最终,秋若雨应下了花家,对此,于景添,康天扬倒是并未强求,客套几句便各自率众离去,以他们的老辣自然是明白,商场之交不能表现的太过苛求,那样反而会适得其反。

    晚宴设在市内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一桌不下三万的菜肴加上近万的酒水,看得出花家是将秋若雨三人当作贵宾招待,就连华宇的叔叔都是在接到电话后匆匆赶来,重视程度可见一斑,一顿饭吃了近两个小时,席间交流都是些不涉及商业的轻松话题,不时响起碰杯声,气氛相当融洽,可谓是宾主尽欢。

    晚宴过后差不多九点,因为饭桌上都喝了些酒水的缘故,连夜赶回中海市显然不太合适,秋若雨三人便就地入住,这一次,秋若雨没有给叶宁提议的机会,就直接让开了三个挨着隔壁的商务单人间。

    “叶宁,到我房间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来到二十三层客房区域,秋若雨叫住了正准备用房卡开门的叶宁,后者应了声,便跟进了秋若雨的房间。

    商务单人间内隔有一片洽谈区域,在一张圆桌边坐下,秋若雨便道:“叶宁,事情到此告一段落,萧家,葛家那边暂时冷处理。”

    听得这般定论,叶宁不由怔了怔:“为什么?既然知道了谁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华远哪怕从明面上都能向这两方要个交代,难道就这么算了?”

    “有些情况你不清楚,萧家,葛家并不是表面看着那么简单,在他们的背后都是有着省级商家作为依附,你也可以变相地把它们看作是省级商家的分支,不过却是拥有相当的自主权,只需每年向背后的省级商家缴纳供奉即可。”

    秋若雨神情微凝,慎重道:“如果你想以对付康家的方式逼着萧,葛两家就范,那他们背后的省级商家必然不会坐视不理,而想从明面上讨个交代,康家已经为此事作了买单,再深入下去,华远也不可能得到更多的补偿,无非是争一口气,这样一来,华远竞争环境将会变得愈发恶劣。”

    叶宁看看她,沉吟了一下,而后道:“秋总,你真正担心的恐怕是萧葛两家背后的省级商家吧。”

    “没错。”被叶宁一语道破心思,秋若雨也不回避,直言道:“叶宁,我不否认你的一些大胆所为为华远带来了超出预期的实际利益,但也因此给华远埋下了重大隐患,康天扬之所以满口答应了补偿条件,这当中你的暗示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华远在上市之前企图完成从市级商家向省级商家的跨度,当时就连我听了都感到心惊肉跳,你可知道这要是传扬出去,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叶宁却是不以为然地扁扁嘴,嘀咕一声:“没那么严重吧。”

    “没那么严重,呵...”秋若雨银牙暗咬,一根郁葱指在桌上重重地点了几下:“你以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是能够不分场合随意乱说的吗?一省之内蛋糕的尺寸是死的,每多一个省级商家就会分掉一块份额,那些原本的省级商家又怎会甘愿,接下来,华远很可能因为你不经大脑的口空白话而进入省级商家的视线,最大的可能,萧,葛两家背后的省级商家会暗中插手中海市的业内竞争,我告诉你,目前华远正面临着几大商家联手压制的局面,原本我是想着尽量拖延,可现在怕是难以实现了,呵呵,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康家会守口如瓶...”

    话到最后,一丝苦笑挂在了她的嘴角,其实从与康,于两家的谈判结束之后,她心头便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之前饭桌上的谈笑风生不过是伪装而已。

    以如今华远的底蕴抗衡几大商家的联手已经举步艰难,再有省级商家暗中插手的话,饶是以秋若雨的坚韧心性都是感到了一丝无力,这并非缺乏自信的盲目悲观,而是认清现实后的理智判断。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