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阿暮将于伟与阿成分别丢在于家以及康家众人眼前,就宛如丢出了两个分量十足的沙包,砸在地上激起了两道沉闷的撞击声。

    撞击声余音犹在,一道接一道的凄厉惨叫声便是紧跟着传来,原本昏迷状态的两人被疼痛惊醒,由于是被反绑的缘故,呈现出狗啃泥的不雅姿态,可任凭他们如何挣扎却是无法翻过身来,就好像扑腾的死鱼一般。

    干完了这番力气活,阿暮向叶宁投去一眼,而后默默退开,至始至终漠然的神情就没有出现过一丝变幻,或许在阿暮看来,这两人早就和两具尸体没什么两样,非要说区别的话,那就是两人的剩余价值尚未耗尽,所以还有苟延残喘的必要...

    “康总,人已经带到了,如果你依然不死心的话,我可以让他们现在就当众开口。”叶宁缓步上前,一脚踏在阿成的背后上,目光紧紧盯着康天扬,语气冷沉地道。

    康天杨下意识躲开叶宁的逼视,目光划过阿成负在身后的那对手掌,眼角不禁一阵抽搐,那对手掌上没有一根手指是完好无损的,而且断裂得极不规则,未干的血迹包裹着森森白骨暴露在空气之中,那番渗人的景象只需看上一眼就会让人觉得胃里翻腾得厉害。

    “你到底想让我康家如何补偿,痛快的说吧。”深吸一口凉气,康天扬摇头一笑,笑容之中满含苦涩与无奈,到达现在,他终于是真正感到了懊悔,当初对华远暗下黑手无非是贪图一份尚可的报酬,可谁能想到,居然会引来两尊“煞神”,眼下,康家算是沦落到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

    “哎,这么说就有点意思了嘛,其实能够坐下来协商解决问题,我这个人是很反对以暴制暴的,即便把你康家全部后天高手都废了,也就是发泄心头之恨,可对华远来说却得不到任何实际利益,你说对不,康总...”见康天扬放弃了顽抗,叶宁的脸色立刻多云转晴,一番声明大义的好言相抚,差点让康天扬吐出一口老血,呵,这是在狮子大开口之前给他康天扬打预防针呢...

    可又有什么办法?阿成落在对方手上十有八九把说的不能说的都招了,这事本就康家理亏,叶宁等人就算现在对康家一众后天高手动手,事后康家也没地伸冤去,而一旦失去了全部的后天高手,康家利马就变成了一只被拔掉牙齿的老虎,那些环伺已久的恶狼岂会放过这等群起攻之的机会。

    “叶先生说得是,商场上本来就是朋友变敌人,敌人也可以变成朋友。”康天扬到底也是老油子,认清形势之下,纵然心中把叶宁的祖宗十八代都慰问了一遍,面上却很是赞同地点头,眼角余光还向于家一方瞄去一眼。

    “那我们赶紧找个地方坐下聊聊,这大庭广众下可不太合适。”叶宁也不墨迹,当即就提议转移“战场”,与之相关的于景添,于景洋两兄弟自然是被叫上,至于谈判的地点,则是选在了中立场,花家那间专属的休息室。

    ......

    近两个小时之后,当一众人从花家的VIP通道再度步入场内之时,本来正在热火朝天举行着的交易会为之一停,在场众人纷纷转过目光,便是见到,华远,于家,康家三方结伴而行,彼此交谈间脸上都是挂了一抹随意的笑容,颇有点冰释前嫌的味道,这般景象倒是让大家感到了一头雾水。

    众人自然不会知道,此番康家做出的补偿,是将最新延伸的一市份额无偿交予华远用作冰释前嫌,就以康家之前的投入而言,差不多一亿两千万左右,这份代价不可谓不大,康天扬也是感到了牙酸肉痛,可在听闻叶宁的暗示,华远有意愿赶在上市之前完全省级商家的蜕变之后,他便是彻底放弃了讨价还价之心,并主动加码三百万当作对方澜的私人补偿,另外,还把对华远下黑手的幕后之人给拱了出来,居然是萧葛两家一同出面,而答应康家的报酬也是相当慷慨,两千万真金白银。

    如此大度让利,摆明了有着化敌为友的示好之意,之前见证了叶宁与唐先生交手的一幕,康天扬还真不觉得华远短期内晋级省级商家是痴人说梦,既如此,与一个未来可能的上位者提前打好关系就很有必要,一省之内又是同行业,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后的事谁说得清呢?

    至于萧,葛两家,则是在大难领头各自飞之下,被康家无情地出卖了。

    而于家一方除了和康家一方谈妥了摒弃之前的一切恩怨,日后进水不犯河水之外,于景添还特意提出,将原先承诺的给予华远一年期一亿免息贷款提高到一亿五千万,这当中的示好之意再明显不过,不用猜也知道,和康天扬抱着同一心思,即便双方不是同一行业,可假如日后于家再碰到类似这次的难题,有一个可求助的省级商家作为后盾,那底气也是会足上许多。

    对着这两方的争相示好,秋若雨倒是受之不疑,作为华远的总裁,从大局放眼,互相之间没有直接竞争关系的情况下,自然是多一个朋友好过多一个敌人,而作为别人眼中的上位者,将那些进贡越是坦然收下,越是能得到别人对你的敬畏,反之,则是会被轻视。

    “叶先生,星期天这里的交易会一般五点前会结束,眼下快到四点半,那块养神玉原石你是打算整块毛料运走,还是在这现场赌一赌运气?”来到前排中心区域分位坐下,于景添抬眼看看舞台上那块原封不动的巨石,冲身边的叶宁问道。

    “两百斤的毛料我可带不走,就现场开吧,是骡子是马一刀下去就能见分晓。”叶宁微微一笑,心中也是有着几分期许。

    “好。”于景添笑着点点头,眼中略微火热,回头对于家一名后天高手吩咐了几句,后者立刻去安排,老实说,就算眼下这块石头已经归叶宁所有,他还是很想亲眼见证一下最终结果,当初在缅甸的时候,经过交易场两名先天高手验证,从这块毛料中感应到了一丝宁神的功效,也就是说,这毛料之中必然是存在着养神玉,至于品相大小那就只能赌运气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