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穿着颇为随意,上身一件浅色条纹外套,下身牛仔裤,运动鞋,不足一米七的个头加上单薄的身材让他显得略微孱弱,不过,随着此人的音容相貌在唐先生的眼中逐渐清晰,唐先生脸上的错愕表情却是迅速扩大,甚至眼中还多了一缕忌惮之色。

    “付闲,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能过来凑热闹,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不疾不徐地来到唐先生跟前,中年男子露出一抹温和笑容,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随后缓缓伸出手掌...

    见他这般举动,唐先生不由皱眉,稍显迟疑地伸出手掌与对方握在一起。

    “唐乾,我们也算老熟人了,我有个建议,今天你我都做个看客如何?”握着对方的手掌轻轻晃了晃,中年男子便道。

    听得这话,唐先生脸色微变,目光向叶宁飘去一眼:”你是来给这小子撑腰的?“

    中年男子视线随他而转,也是顿在了叶宁身上,脸上笑容益发温和,那眼神如同长辈看待晚辈一般,冲后者轻轻点头,这友善的举动,倒是搞得叶宁一怔,他很肯定与前者绝无交集,不过眼下,他自不会蠢得问长问短,便是含笑点头作为回应,同时心头也是掠过一抹惊诧,彼此间相隔才四五步的距离,他能清晰地感应到前者体内的真气波动丝毫不弱于唐先生,也就是说,这名看着不起眼的中年男人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先天强者。

    如今的自己与一名先天初期放对就已经十分勉强,如果以一敌二的话,唯有开溜一途,幸好,中年男子的立场似乎并不站在唐先生一边。

    “我和他素不相识,何来撑腰一说,只不过,看不惯某人以大欺小,而且,有些默认规矩还是不要随意打破的好。”

    听得中年男子这暗含讥讽的话语,唐先生嘴角急跳了几下,低低地哼了一声,就欲收回相握的手掌,尝试之下却是蓦然发现自己的手掌如被铁钳牢牢禁锢一般,当下,便黑沉了脸:“我的事不用你管,我和康家有些交情,力所能及地帮衬一下有问题吗?”

    中年男子笑容收敛,眯了眯眼:”唐乾,你我都是明白人,今天你来这里为康家压阵只怕是某人的意思吧,你从现在起选择袖手旁观我可以当什么都不知道,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把今天这里发生的一切告知某人的对头,在没有依附关系的情况下,省级商家暗中插手市级商家之间的纷争,这可是犯忌讳的事儿...”

    这一番意所指的话语让唐先生脸色一阵阴晴不定的变幻,随即闷声道:“我只有一个要求,今天这里的事到此为止。”

    在唐先生看来,中年男子的露面肯定是华远,于家,花家一方中搬来的援兵,他也懒得深究,只要能完成此行的任务的就行。

    “不识抬举...”中年男子再度展开笑容,只不过这笑容之中明显带了寒意,手掌猛地一紧,一股褐色涟漪便是荡漾开来,而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巨力,唐先生也是不甘示弱地一咬牙,掌心升起一股水波般的淡蓝色真气,顷刻间,两股真气便缠绕在一起,彼此抗争,都是有着要吞没对方的意思,一时间难解难分...

    叶宁将两人的较劲收入眼底,心头也是略微凛然,他能够隐约感受到两股真气相争所释放出的狂暴能量,如果此时自己与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易地而处的话,怕是会立刻败下阵来,毕竟但从单纯的力量角度而言,目前的自己和先天强者之间还是存在着明显的差距...

    “就到这儿吧,今天我给你一个面子。”僵持也就持续了不到十秒,随着唐先生一声轻叹,中年男子脸上笑容顿时解冻,松开手掌的同时,那股褐色真气也是消散无踪。

    “付闲,面子只有一次下不为例,希望你好之为之。”唐先生也是将手掌收回,除了微颤之外看似并无大碍,他神情沉冷地看了中年男子一眼,摞下一句警告意味十足的狠话,随即转向康天扬做了个“自求多福”的手势:“康总,抱歉,在下忽然有点急事,就先走一步。”话末,很是干脆地向场外走去,根本不给后者出言相求的机会。

    “年轻人,你的表现很不错。”随着唐先生的离场,中年男子也无心逗留,笑眯眯打量了叶宁几眼,轻赞了一声,便是哪来哪去。

    叶宁被他搞的一头雾水,对方的出面似乎就是冲着自己,可自己确定从没见过此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对眼一说?还是算了吧,自己和一个男人不来电。

    “阁下,能否留下姓名,今日解围之情,日后有机会的话我定当还上。”向着中年男子抱了抱拳头,叶宁慎重地道,虽然自己并不惧对上一名先天初期,但必然会是一番恶战,自己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而前者的出面算是给自己省去了一个大难题。

    “哈哈...”中年男子摆手远去,徒留一道笑声,叶宁见状,只得苦笑一声,目含感激地相送前者的背影没入人群之中,随后心思收敛,视线在这有些沉寂的场内扫过,终是定在了康家一方排头的康天扬身上,嘴角掀起一抹戏谑的弧度,眼下康家失去了已失去了最后一道保命符,该是到了最终的审判时刻...

    此时康天扬的脸色有些发白,却还是强行保持着镇定,与叶宁投来的目光交织了一起,片刻后,他便是沉声道:“振邦药业与华远集团并非一市经营,彼此间也没有竞争关系,要说我康家的人伤了华远的人,还抢了华远的财物,你不觉得这种欲加之罪太过荒谬了吗?”

    眼下的情形,武斗肯定是不成了,康家也无法承受六名后天高手全部重伤的后果,可就此便要低头妥协,康天扬依旧是不甘心,于是便想靠嘴巴皮杀出一条“生路”来,不得不说,能够身居高位的人物,就没有一个简单的,心理素质,神经强度远非平头百姓可比。

    “看来你不见棺材不掉泪,也好,我现在就让你见两个人,也好让你彻底死心,免得让人说华远集团行事霸道。”叶宁懒得和他舌辩,这就冲阿暮打了个眼色,吩咐后者去把人带进来,略微迟疑了一下,又让花家那名后天大圆满同去,以免出现意外。

    等待了约莫六七分钟,阿暮便再度返回,左右手各拎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而当看清了两人的身形面貌之后,于景添等人都是勃然变色,康天扬等人则是面色惨白,眼瞳之中满是不知所措以及浓浓的惊慌之色。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