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唐先生居然同叶宁讲和,康天扬心头一阵火烧火燎,面色漆黑地沉喝道:“唐先生,不能这就么算了...“

    “康总,见好就收吧。”可康天扬的话才起了个头,就被唐先生很不客气地打断,语气之中带了一抹不容抗拒之意,康家作为市级商家,还当不得先天强者的重视,举手之劳下彼此做个交易倒也无妨,可如果要为之冒上不小的风险,那便没有了商量的余地。

    康天扬脸色一阵变幻,张了张嘴想要再争取一下,不过在感受到唐先生投来眼神逐渐变冷之后,还是识趣地选择了放弃,挤出一丝极为勉强的笑容,拱手道:“那就按唐先生的意思办,今天到此为止。”

    “想要不了了之哪有那么容易,今天康家必须给个满意的交代,于总,你说呢?”先天强者做出了决断,康家家主表示了认可,所有人都以为今天这场大戏就此谢幕,可偏在这档口,叶宁却是不合时宜地冷笑出声,目光扫过康家众人,最后落在于景添的身上,后者只是怔了怔,便猛一点头:“没错。”

    之前是因为有先天强者为康家撑腰,于景添才不得已打起了退堂鼓,可眼下,叶宁二人出乎意料地逼得先天强者罢手,这般大好形势怎能说弃就齐,放虎归山留后患的道理他于景添自然明白。

    “花少,秋总刚才已经把华远与康家的恩怨说得明明白白,你们花家怎么个态度?”一个来回的对白就与于景添达成了一致,叶宁目光豁然一转,便是找上花宇,摆明了不准备让花家置身事外。

    花宇心弦一紧,脸色细微地变了变,随即目光在场中扫过一圈,负在身后的手掌握紧松开如此反复三遍,眼中终是闪过一抹决然之色,缓声道:”我花家会站在华远一边。”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一阵哗然,心中都是升起了一个相似的念头:华远,于家,花家三方联手之下,康家今天是要彻底栽了。

    “墨家只需置身事外,华远与墨家的恩怨就此勾销,如何?”叶宁才不会去理会众人心中所想,得到花宇的正面答复后,他回以微笑点头,旋即目光再度转向墨家一方为首的墨菱,淡淡一笑,道。

    “伤我墨家三名后天高手,一句就此勾销便想作罢,你觉得可能吗?”墨菱被叶宁气乐了,怒极反笑地厉声反问。

    叶宁无视她吃人般的眼神,一指墨家那名之前被他重伤昏迷的后天大成,自顾说道:“他的伤势虽重却也不是无药可救,不过要是我再补上一脚的话,那就彻底废了。”

    一听这隐含威胁与希冀的话,墨菱浑身一个激灵,倒是没有再冲动的冷言反驳,安静了好片刻,忽然银牙一咬:“你有把握?”

    一缕轻笑掠过嘴角,叶宁知道这个女人终于是从满含愤怒中恢复了些许理智,眼下的情势,即便墨家坚定地康家站在同一阵营又能如何?无非是多赔进一个后天初期而已,及时转舵的话,说不定还能挽回一些损失。

    对商家来说,冲动是魔鬼,义气是粪土,在实际利益面前,统统有多远滚多远。

    “我开个药方,保证一个月时间便能痊愈,但仅限他一人,你墨家也别想着讨价还价,究竟怎么决定,痛快点。”

    这一答复让墨菱既动容又不甘,抬眼向重伤的季昌以及另一名后天大成各望去一眼,又看看叶宁那张透出几分不耐的脸,终是不情不愿地道:“哼,先就这样吧。”

    只言片语间便是联合了花于两家,又墨家众叛亲离,等于是将康家彻底置于了孤立的境地,这般审时度势下拉拢分化的手段,即便在场不少自负精明的商业人士都是忍不住为之暗暗竖起大拇指,众人再望向叶宁的目光之中,除了惧畏之外,更多了一份钦佩与感叹。

    一个敢玩命的武夫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武夫还具有极高的智慧,和这样的对手为敌,简直如同梦魇,从眼下康家一方那一张张难看到极点的“鬼脸”便是可见一斑。

    “唐先生,不是我康家想要多生事端,而是有人非要骑到我康家头上,还请唐先生为我康家做主。”今日之局,从康家暗通墨家向于家发难起,到现在居然戏剧化地演变成了康家孤立面对三方联手,饶是康天扬的老谋深算都是感到了跌碎眼镜,当下,只得死死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抱拳向唐先生深深躬身,恳切的语气之中满是凝重与压抑的积愤。

    “康总放心,有我唐某人在,我倒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动你康家的人。”这一次,唐先生并没有推三推四,当即便是应承下来,言语之间警示意味十足,倒不是因为他和康家有深的交情,而是受康家背后之人所托,保得康家全身而退乃是最后底线。

    一名先天强者的表态份量自是极重,尤其是对于花,于两家的那些后天高手来说,就如一块沉甸甸巨石压上心头,让他们不敢有所妄动,一时间,叶宁再度成了这片场中的焦点,任谁都知道,接下来他的决定将会直接左右今日之局的最终走向...

    “不问青红皂白,你是铁了心要为康家保驾护航是不是?”在全场的目光聚焦下,叶宁神情不变,平淡无波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康家在商业的过节我不会过问,但今天到此为止,年轻人,过犹不及的道理你应该懂,难道你真以为能成为我的对手。”唐先生斜睥着他,微沉的脸庞一股傲慢之色。

    “既然你非要强行插手,那今天我也要让你伤下骨,掉点血。”见对方心意已决,叶宁脸色也是阴寒了下来,微眯的双眸里头,精芒隐隐闪现,叶宁明白,此一时彼一时,之前“赌命”的方式可以逼得对方退让,那是自己经过充分判断以及试探之后采取的战术,看似风险极大实则完全在他的掌控之内,可现在对方显然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再如法炮制的话,自己未免也太不惜身了,更关键的是,一名先天初期的强者,还不值得他真正以命相搏。

    而就在叶宁准备动用一些不想被外人知晓的压箱底手段与对方斗上一斗之时,围观的人群之中,一名看似瘦弱的中年男子缓步而出,几许无奈的叹息声也是随之传来:“唐乾,市级商家之间的纷争,你一个先天期还是不要把手伸得过长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