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半胸腔之内是人体的肺部,一旦遭受剧烈冲击是个人都明白会是怎样严重的后果,而此刻,唐先生自然是能轻易捕捉到叶宁卖出的这一巨大破绽,可他非但没有立刻发动针对性的攻击,反而神情犹豫地摆出一幅亦攻亦守的架势,叶宁目光所指以及眼中那抹略带疯狂的狠色让他明白,对手分明是抱着与他两败俱伤的念头。

    先天强者与后天高手放对,就如同一个成年人面对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唐先生如何能够接受以伤换伤的结果?于是,在片刻的迟疑之后,他相当理智地选择了避其锋芒...

    眨眼间,叶宁的攻势便至,挥拳直捣唐先生的右边胸膛,后者不慌不忙地后退一步,抬臂用以格挡,拳臂相触之下,只听“砰”一声沉响,唐先生身子微微一晃,又向后退去一步,叶宁见状,眼中狠色更甚,未作调整便是再度挥拳追上,这一下,居然是把左侧胸膛暴露了出来,其下乃是心脏所在。

    “妈的,小子不要命了。”见到叶宁这疯狂之举,唐先生眼瞳骤然一缩,心中不由暗骂一声,此刻自己只需把心一横,全力一拳攻之破绽,很可能就会结果一条性命,当然,自己也将付出被一拳击中心口的代价。

    这一刻,唐先生算是彻底领教了叶宁所谓的“赌命”,彼此并无血海深仇,甚至连直接矛盾恩怨都没有,更何况,他是个先天强者,与一名后天高手一命换一命?开玩笑吧,哪怕是重伤换一命的风险都不值得冒。

    “砰!”又一次被动防守挡下了一拳,唐先生接连后退了好几步,面色已变得好生难看,而叶宁却是得势不饶人,如跗骨之蛆般紧随而上,不停顿地连续猛攻。

    在场众人看着在叶宁一波接一波的攻势下只有招架之功的唐先生,脸上都是露出了荒诞与绝难置信之色,一个先天强者被一个后天高手追着打,就如同一只猫被一只老鼠追击,这他妈的也太颠覆了吧。

    场内,唐先生在叶宁的轮番攻势下也是相当憋屈与窝火,明明自己的实力在对方之上,却是因为顾虑而无法施展,原本在他想来几回合便是能解决的战斗,眼下却演变成了自己尽落下风,就连一次防反都不曾实现,真是岂有此理。

    “哼,凭你一个后天期,还用了刺穴手段强行拔高实力,我倒要看看这等高强度的攻势你还能持续多久...”再度被叶宁一记强猛的扫荡腿逼得连连后退,唐先生的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接着,不等前者继续攻来,他便双臂一个交叉置于身前,极为彻底地摆出了防守姿态,同时,一道夹杂着怒气的闷哼声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

    后天高手体内所储真气无论多么充足饱满,总归是以气态形势存在,与人交战时的消耗自然会远远大于真气转变为液态的先天强者,陷入到持久战中,越往后拖,后天高手的劣势就会越大,这是每一个武修都明白的基本常识...

    叶宁闻言眉头微微一挑,旋即脸上浮现了一个古怪的笑容,对方明显是惜身不敢和他搏命,却是找了个黄冕堂皇的借口,当然,说法是没错,以他如今后天大成境界确实耗不过对方,而且,对方如果铁了心的一味死守的话,他想要抓住机会一击制胜的可能也是很小,毕竟彼此差了两个小境界,当中还隔了一个大层次,不过,这是单对单放对的情况下...

    “恩,你倒是提醒了我,看来光咱两赌命你觉得不够刺激,那就再加一条命和你赌一把。”伴随着新一波攻势袭来的还是一道淡漠声音,传入唐先生的耳中,他先是皱了皱眉,旋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登时一变,而叶宁的一声沉喝也是在此时陡然响起:“阿暮,从背后攻他,专攻他的后心。”

    几乎是喝声落下的一刻,那不远处严阵以待许久的阿暮便是闪身掠出,按照叶宁的指示,绕着唐先生的身后,挥拳直指后者的后心,与此同时,叶宁的攻势也是极为配合地骤然加盛,充分展臂之下,整个胸膛都是呈现出不设防的状态,而他锋芒闪烁的目光却是死死锁定了对方面门。

    被前后夹攻,一个卯着自己的面孔,一个卯着自己的后心,这两个部位哪一个挨上一记重击的后果,对唐先生来说都是难以承受,仓促间应变,他只得强行转向,并拍出一掌勉强挡住正面的攻击,而身后阿暮的一拳虽然因为他的位置变换并未击中预定的目标,但还是在强大的惯性趋势下,半个拳头轰在了他的肩头之上。

    肩头遭到重击传来阵阵酸麻,让得唐先生嘴角一阵抽痛,眼下情急,他顾不得细细品味,便再度转了半个身位,随即略显狼狈地径直向后退去,而叶宁二人根本不给他调整的时间,一左一右追击而来,面对着正面的攻势,唐先生倒是心头稍宽,双臂挥挡便是尽数接下,可之后当见到阿暮又向他身后绕去,而叶宁稍顿了一下,攻击之姿又再成形之时,他心头烦躁与郁闷的情绪瞬间滋长到了顶点,如此形势,一味退守已然无效,真要狠心一搏,自己定然也是伤势难逃,当真是两难之局...

    “停,今天到此为止。”短暂的时间内,唐先生心头一阵挣扎,随即一咬牙,几分不甘地沉喝道。

    听到这一声沉喝,脚掌方才踏出一步的叶宁瞬间刹停,向已绕到唐先生身后的阿暮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而后眼神微沉地看着唐先生,稍顷,语气淡漠地道:“你我本无过节,你又不是康家的人,要不是你非要插手进来,我也不愿和你赌命相搏。”

    “呼。”唐先生吐出一口长长的闷气,黑着脸回视叶宁,他也是猜得出后者的心思,这个世界不怕死的人或许有,但愿意无缘无故就去死的人怕是没有,对方所谓的“赌命”,说白了,是在赌自己不会为了康家而舍身冒险,也对,自己此番出手完全是看在一瓶墨灵涎份上,要是以重伤为代价的话,那就亏到姥姥家了。

    想清楚以上关节,唐先生倒是释然了一些,缓缓地点头道:“年轻人,你很聪明也很大胆,不过我奉劝你一句,行险之举可一不可再,每个人的命只有一条,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放上赌桌,好了,今天到此为止。”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