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天扬,市级商家之间的恩怨请来先天强者插手,你康家连商界的默认规则都不准备遵守了是吧?”随着先天强者的登场,康于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为之一滞,于景添那激动的脸色也是消散得一丝不剩,阴晴变幻了一阵后,阴寒的目光转向康天扬,沉声质问道。

    当然,他这番质问其实底气也并非很足,先天强者不插手市级商家间的冲突,虽说被商界普遍认可,可毕竟是默认规则,如果一方强行打破的,不见得就真会引起公愤的讨伐,这与行业内的铁律约束还是有着巨大差别。

    “于家老大,这种大帽子可扣不到我康家头上,之前我便叫了住手,好商好量地希望和平收场,可那小子不识好歹,对我康家之人突下黑手,唐先生是我康家的朋友,看不过去,便出手教训一下,这难道也是我康家的过错?”康天扬双目一抬,眼中闪过一道锐芒,理直气壮的地驳道。

    假如唐先生愿意帮着康家出手对付于家,康天扬才不会理会什么狗屁的默认规则,可惜的是,此番他康家只是被背后之人承诺,唐先生会作为康家的抵盾却不会充当矛头,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说白了,康家争夺的这些许利益,在背后之人的眼中不值得冒大不韪去踏破某些规则底线,哪怕是默认规则也不值得。

    “那你说吧,现在想怎么收场?”于景添看看那名傲立场中的先天强者,眼中流过一抹不甘,略微沉吟一下,便是咬牙道。

    有了先天强者的介入,原本一战定乾坤的大好局面算是化作乌有,日后,并未伤及元气的康家必然还会处心积虑地对于家下手,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再如何不情愿,却也只能接受这一现实。

    “我们两家的恩怨矛盾今天先放下,不过,那两个小子敢伤我康家的人却是必须付出代价,接下来,希望你于家莫要多管闲事。”康天扬分别指了指叶宁与阿暮,语气阴沉地道。

    按照康天扬的算计,只要于家坐壁上观,凭着康家一众后天高手对付叶宁与阿暮二人并不困难,一来可以为康家挽回颜面,二来中海市那边有人会为此支付给康家可观的报酬。

    听康天扬这般要求,于景添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而就在他心中踌躇之际,秋若雨冷厉的声音如寒风般刮了过来:“笑话,你康家的人打伤我华远集团的人,还抢了我华远集团的财物,你康天扬作为洛市药材协会的副会长,该是你康家给我华远集团一个交代。”

    康天扬如电的目光豁然一转,与秋若雨冰冷的眼神隔空交织在一起:“秋总,凡事都要讲个证据,凭你一面之词就想把污水泼在我康家头上,你不觉得非常荒谬吗?”

    秋若雨冷笑摇头,嘴角微掀一丝嘲讽的弧度:“荒谬,你觉得我会无凭无据的口空白话?你现在就可以给你们康家那个阿成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联系上他。”

    闻言,康天扬,康有博二人都是心头一沉,前者细微地变了变脸色,当下便大手一挥,声色俱厉地道:“秋总,你说的话我听不懂,你也不用同我扯东扯西,今天你华远的人打伤了我康家的人,在场那么多双眼睛都看见了,要是没个满意的交代,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秋若雨的暗示让康天扬明白,华远集团和康家的仇怨算是结定了,既如此,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叶宁和阿暮给废掉...

    “我看谁敢,康天扬,我的身份你不会不清楚吧,有本事就从我身上踏过去。”秋若雨断然上前一步,挡住叶宁半个身子,毫不相让地说道。

    望着秋若雨布满毅然决绝的脸颊,康天扬紧紧蹙起双眉,一时陷入到沉默当中,他当然知道伤及秋若雨的后果,惹来秋家的怒火,就算是他背后之人都是会感到极为刺手,可眼下,就这般放任叶宁二人全身而退,却是绝不能答应。

    “唐先生,还请替我康家讨回公道,事后我康家必有重谢。”心中权衡了一番,康天扬便冲场中的唐先生一抱拳,郑重相求,要在不伤及秋若雨的情况下废掉叶宁二人,唯有先天强者的手段方才能够办到,为此,康天扬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要知道,能被先天强者看上眼的重谢,可不是百把万的凡品三级药材所能打发。

    唐先生看了他一眼,眉头微皱,一副为难的模样,而见前者这般,康天扬咬了咬牙,又道:”去年在康富来年终拍卖会上,我康家有幸拍得一瓶墨灵涎。”

    墨灵涎,凡品二级药材,从南美洲一种极为稀有的灵长类植物内提炼而出,对人体有着淬炼筋骨的功效,是先天强者都会极为垂涎的高等滋养药材,小小一瓶几十毫升的价值便达五百万以上,当然,这仅仅是参考价,市场流通领域几乎没可能寻到。

    在墨灵涎的诱惑之下,唐先生眼神倏然一亮,又纠结了片刻,便是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好吧,算是替你们康家找回点颜面。”

    听得这几分居高临下的话,康天扬眼角抽了抽,脸上涌起一抹感激,再度抱拳:”唐先生,武修不得伤及旁人,这是赌石场的规矩,所以...拜托了。”

    唐先生会意地笑笑,视线一转从阿暮与叶宁身上扫过,最终落在秋若雨的身上,颇有风度地手掌一引:“这位女士,你这般非但护不住他反而会让他无法施展,还请让一让吧。”

    秋若雨犹若未闻,脚步分寸不移,目光毫不退让地与其对视,心中的紧张情绪让得她绷紧的俏脸有些发白,不管对方所言是否真实,她所能做的,就是尽到自己的最大可能。

    而就在这短暂的对持之间,现场变得犹如死一般安静,于景添一脸沉痛与焦虑,嘴巴微张了几下,任是没发出声来,花宇面色凝重,心中低低叹息,墨菱眼中透出一抹亲痛仇快,康家众人都是面露呼之欲出的期盼与兴奋...在场几百道无声的目光绝无遗漏地汇于唐先生,秋若雨,叶宁,阿暮四人间,气氛紧张而诡异。

    “秋若雨,你给我记住,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只可能是我为你挡风遮雨,到一边去为我加油助威。”一道细若游丝的声音透着几分霸道之意传入秋若雨的耳中,令得她轰然一震,下一刻,一道消瘦身影便是缓步而上来到面前,将她的美瞳全然充斥,接着,一道张狂而狠厉的冷笑声便是在这沉寂之中响彻而起。

    “呵,不过是先天初期而已,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胆量和我赌命!”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