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沉喝声极为有效地喊停了场内正在进行的混战,视线寻声而转,便是见到破开的人群之中,两名男子并肩走了出来,左边那位五十多岁,身材丝毫不见走样,穿了一套黑色中山装,长相来说与康有博,康艺有着几分神似,一对浓眉紧紧蹙着,使得他那张本就肃穆的面孔更添了几分威严感,此人乃是康家家主,振邦集团的总裁,康天扬。

    而他身边那位,不到四十,一身简单的灰色衣裤,看着极为普通,不过那张微起棱角的脸庞之上,却是透出一股毫不掩饰的傲然之气,负手而行间犹如闲庭漫步,从其与康家家主不分主次的走位来看,俨然有着不俗的身份地位。

    现场因为康家家主的露面而陷入到略显沉重的静寂之中,就连花宇,于景添等人投向前者的目光均是泛起了许些凝重之色,不管怎么说,康家在洛市的地位与陆家在中海市的地位相当,比起三大珠宝商都是要高了半头,有着这层光环笼罩,在场就没有谁会对其小觑。

    已至那名坐地不起的后天大成身前的叶宁,略一迟疑后也是暂缓了那最后一击,目光微抬,伴着康天扬身边的男子而动,脸色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即便相距十多米,他依然能从后者体内隐约感应到一股磅礴的真气波动,与陈栋这样的后天大圆满相比,要充盈了数倍...

    “哥,唐先生。”“爸,唐先生。”稍顷,康天扬二人便是走近康家一方所在,康有搏忙上前打招呼,神色之中满是恭敬,而康艺见自己的叔叔如此慎重,也是不敢怠慢,他不认得父亲身边之人,就随着叔叔的称呼。

    那位唐先生只是点点头,便是一脸淡然地往那一站,没有丝毫与康家人寒暄搭话的意思。

    被这般冷对待,康有搏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凑近康天扬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者“嗯”了一声,旋即目光环顾了一眼场中,便是找上于景添说道:“于老大,今天的事皆因于伟而起,既然他现在下落不明,那我们双方都应该有点耐心,等把他找出来之后,一切是非因果自然也就清楚了,你说呢?”

    于景添当然听得懂这话中之意,对方显然是认清了劣势想要罢兵暂缓,他心中冷冷一笑,面上详作不明地道:“康总,你怎么个意思就明说吧。”

    康天杨指了指那由于文看管的季昌:“今天闹得差不多了,等找到于伟我们两家再坐下商谈不迟,另外,把季昌交给墨家,有些事也别太过分了。”

    “你们慢慢聊。”听得这番极没诚意的话,不待于景添回应,叶宁便是没头没脑地飘来一句,旋即对阿暮低喝一声:“动手!“

    阿暮本就在那名倒地不起的后天大成身前候着,得到指示,当即前踏一步,身子下蹲,果断地一拳砸落对方的胸膛之上。

    “噗嗤。”

    那名后天大成脸色一白,唇齿开启一抹鲜血喷吐而出,状态迅速萎靡了下来。

    见证这血腥的一幕,周围不少人都是不自觉地咽了咽喉咙,眼中涌起了惶恐与惊悸之色,如果说之前他们只是将叶宁二人视作是狠角色的话,那现在,这狠角色之上更舔了“疯狂”二字,当着康家家主的面重伤一名康家的后天大成,这是要和康家结下死仇的节奏,一点缓和的余地都不留下。

    “疯狂的狠角色,这种存在万万招惹不得。”此刻,同一个念头在众人心头滋长了出来。

    陈晓等康家的后天高手因为阿暮的突然发难而脸色一变,当下便是向后者围逼上去,可他们才一有动作,于家这边的后天高手也是利马摆开阵势,刚暂停没多久的混战一触即发...

    “都给我住手!”康天杨黑沉着脸一声暴喝,目光阴森地锁定叶宁,他做梦也没想到,后者居然猖狂到了这种地步,简直视康家如无物。

    即便对于康家的底蕴来说,一名后天大成也是难得可贵,重伤了一个,这等于是从康家身上挖了一块肉下来。

    “小杂种,敢伤我康家的人,我会让你付出后悔一辈子的代价。”

    听得康天扬满含阴毒的话语,叶宁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旋即一道厉色自眼中闪掠而过,一记鞭腿扫出,狠狠地抽在了平地而坐的后天大成的脸上,只听得后者一声痛呼,身子侧倒而下。

    “唐先生...”康天扬心头猛然一沉,一偏头,便是冲着身边的男子急喝一声,而那名唐先生轻轻地一点头,也没见如何预备,脚步一错,身子便是如闪电般疾掠而出...

    一脚踢飞对手并不能造成严重内伤,叶宁本欲补上一击,突然间,感受到了一股强猛劲风从身侧袭来,他忙一转向,当见到一团浓郁的淡蓝色真气已在对方掌心成形,眼瞳不禁骤然,心叫一声“不好”,此时躲闪为时已晚,他只得一咬牙,全速运转体内真气,强行挥拳迎击而上。

    “砰!”掌拳相触,犹如两个铅球撞击在一起,震声厚沉,片刻后,就见那掌拳交触处一波玄奥的涟漪荡漾开来,随之,叶宁的喉咙里发出一道低沉的闷哼声,身子倒射而出,脚掌擦着地面滑行了有十多米,才被他极为勉强的稳住了身形。

    “先天强者。”三道惊叫声在那玄奥涟漪泛起荡漾之时便是一同响起,分别来自于,康,花三家的三名后天大圆满,后天期与先天期的本质差别在于,前者体内真气再如何饱满依然是气态形式,而后者则是完成了液态的演变,而这涟漪波动分明就是液态真气方才能产生的效果。

    一招击退叶宁,唐先生不动如松,倒是没有进一步动手,甩了甩手掌,就这般淡然站立,他那并不起眼的外貌,此时落在众人眼中,却是多了一股强者风范。

    秋若雨小跑着来到叶宁身边,神色紧张地将后者打量了一番,关切道:”有没有事?“

    叶宁无声地摇了摇头,如同木桩般插定原地,面色沉静如不起波澜的湖面,眼光微微闪动,不知道脑海中在想些什么。

    不远处的阿暮并未凑上前来,漠然的目光牢牢盯着唐先生,稍弯着身子,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只要对方再有所举动,他便会全力相博。

    在他看来,这种时候关心同伴伤得如何,远没有全神备战来得重要,武修的世界本就遵循丛林法则,强者欺压弱者乃是天经地义,而弱者在面对强者时想要摆脱欺压,唯有殊死相搏,而不是靠对方的同情与怜悯。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