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树荣甩手而去,不一会儿功夫,便是消失在一处分开的人群之中,可那番耐人寻味的话却是犹然荡漾在众人的耳边,于是,这片场地陷入了一片沉静之中,给人暴风雨来临前的沉重感。

    “花宇,于家老二,你们花,于两家是不是铁了心要为这小子撑腰,与我墨家为敌。”墨菱脸色急速地一阵变幻,便是冷声打破了这沉默,冷厉的目光一转,将花宇以及于景洋给盯住。

    于景洋与花宇悄然互视了一眼,皆是暗暗皱眉,作为珠宝业的同行,受到业内规则的约束,彼此间并不适合爆发明面上的冲突,这会被视为破坏业内和谐的竞争环境,有了这份顾虑,此刻,二人在表态上倒是有些犯难。

    “我要从他的嘴里挖出点有用的线索,我现在把人带走,一个小时后我会把人还给你墨家。”这时,叶宁淡淡的声音传来,而对于他的这般说法,墨菱斩钉截铁地给予了否决:“不可能,打伤我墨家的人还想把人带走,你当我墨家是摆设不成,你今天走不掉,你必须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叶宁瞥了眼俏脸冰寒的墨菱,出人意料地点头应允:“那也可以。”只不过应声方落,他便是猛地一把将那一百四五十斤的身子拎了起来,在季昌惊恐不安的目光下,缓缓举起了拳头,露出一个阴谋盎然的笑容:“那晚和你一起行动的还有谁?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说出来我放过你,你现在的伤势虽然严重却还没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但如果你执意不开口或者瞎编乱造的话,这一拳会把你的丹田彻底打碎,你说你变成了一个废人,墨家会不会养你一辈子?”

    对于后天期武修来说,加入某个市级商家既是雇佣关系又是合作关系,平日在公司里,他们的职位不高但地位斐然,就算是公司高层都会对他们极为客气,而这般特殊待遇的来源,便是以他们过硬的自身实力为保障,一旦这份实力丧失,下场必然会是被弃之如履,能得到的仅仅是一份保险金。

    在这个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的年代,绝对的忠诚已被视为是一种愚昧,为主子顶雷那也得看多大的代价,值不值得,对于一名后天小成来说,不愁找不到肯出百万年薪的东家相投,而如果一身实力废除,那未来之路才是真正的一片黑暗,叶宁相信,这种取舍对于季昌来说并不难抉择。

    果然,在叶宁这番话下,季昌神色间多出了一抹犹豫不定,之前他生生挨的那一拳,对其中滋味有着切身的体会,这让他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个下手很绝的主,要是自己负隅顽抗,那今天很可能会彻底交代在这里...

    而就在他内心激烈挣扎之际,有人已经不淡定了,之前一直在冷眼旁观的康有博低沉的声音荡漾开来:“叶先生,你这般羞辱墨家未免太过分了吧。”

    叶宁斜睥了他一眼:“与你何干?这个时候你突然站出来充好人,难不成这幕后指示就是你康家?”

    这话剑指人心,康有搏脸皮抖了抖,却还是义正言辞地说道:“笑话,我康家行事光明磊落,怎么会干这等龌蹉勾当。”

    此话一出,在场不少人都是露出一丝鄙夷之色,康家行事还光明磊落?真是好意思说得出口,就不怕遭雷劈?

    “哦,这样啊,那就是多管闲事咯?”叶宁玩味地笑笑,旋即目光直视季昌的眼睛说道:“再给你最后十秒钟的考虑时间,我提醒你一声,要不是阿成把你供出来,我也不会找上你。”

    一听这话,康有博眼瞳骤然收缩,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一偏头就向墨菱投去了森冷的一眼,后者也是脸色大变,感受到康有博的眼神暗示,如梦方醒般一声怒喝:“这小子胡说八道,还楞着干什么,动手!”

    那两名后天大成齐齐脸色一厉,这就提拳头攻向叶宁,阿暮不二话,直接迎上其中一人,而叶宁则是将以季昌为盾牌护在身前,脚下急速后退,数个弹跳间便是退到了于家一方,他一掌将季昌劈晕,反手交给于文:“把人给我看好了。”话末,脚掌一跺,身子疾射而出,与那名追至而来的后天大成战到一起。

    “康老二,你还想看到什么时候?”瞧见己方两名后天大CD是被牵制住,墨菱心中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狠狠地瞪了还在迟疑观望的康有搏一眼,蹙眉喝道。

    “沈晓,把人要过来。”康有博面色凝重地一点头,回头吩咐了一声,而被他点名的正是康家一方那名后天大圆满,后者才一出列就被花宇眼尖瞧见,当下便是吆喝一声:“刘哥,别让康家的人妨碍我朋友。”

    声落,就见得花家一方中,一名身材高大的年青大步行出,直接是挡住了沈晓的去路,他正是花家一方那名后天大圆满。

    “花宇,你花家是准备和我康家为敌吗?”见花家当真是要插手,康有搏脸色益发阴沉,毒蛇般的目光盯着花宇,质问道。

    “怎么,你们康家做贼心虚,该不会那幕后指使就是你们康家吧。”

    花宇只顾关注着两处战局,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口中吐出平淡一语直接是把康有博噎得够呛,心中怨毒之情如野草般滋长了出来,情急之下,他目光一转便又找上了于景添,咬牙道:“于景添,只要你把人交还给墨家,你于家欠我康家那五千万,我可以再给你三天时间。”

    于景添心中冷笑不已,之前康家苦苦相逼,自以为联合墨家便吃定了于家,可眼下形势大变,又想来个缓兵之计暂时讲和,真当于家是傻子不成?

    “于伟就是在康家的威逼利诱下才背叛了于家,昨晚他差点就被杀人灭口,你们于家难道不准备报仇吗?”就在于景添欲要张口直言回绝之时,正与那名后天大成交手中的叶宁猛然轰出一拳将对方逼退了几步,而借着这空挡,他豁然扭头,向于家一方扫来冷冷的一眼,带着几分不满的低沉声音便是传了过来。

    于景添轰然一震,与弟弟于景洋对了一眼,旋即便是微微点头,不论叶宁所言真实与否,话中的催促之意却是再明显不过,眼下,该是于家放手一搏的时候了。

    “康家做事不折手段卑鄙无耻,真是把我于家当成了软柿子想捏就捏..”于景添眼中闪过一道厉色,而后手指微颤地指向康家一方,隐隐涨红了脸,歇斯底里的怒骂声响彻而起,骂声才到一半,便是因为过度激动而大喘了两口气,接着,向花宇一拱手:“花少,请你替我拦着沈晓。”拜托之事也不等后者给个肯定的答复,再接着,就一挥手:“陈栋,动手!今天必须让康家还个公道。”

    得到指令,憋了一肚子郁火的于家一方顿时如恶狼出笼一般,五名后天高手杀气腾腾地向康家一方冲了过去。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