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的交手不过几秒时间,等众人一阵失神过后便发现,季昌已如死狗般被叶宁拖离了墨家一方,耷拉着脑袋,双腿软绵绵的,气息萎靡了到极点,完全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

    不由的,一道道倒吸冷空气的声音接踵响起,众人望向叶宁的目光在不知觉中多了几分惧畏之色。

    那可是一名后天小成的高手,居然一招就败了,还败得那么彻底,在场一些眼力不凡的武修都是心头暗自琢磨,估摸着叶宁十有八九是后天大成境界,乃至更高...

    墨菱脸色忽白忽青,随着急促的呼吸胸前两抹不小的资本荡漾起汹涌的弧度,心头震惊于叶宁强悍实力的同时,更多是一股子耻辱与愤怒,打狗也得看主人的面,季昌是墨家一方的人,这般众人围观之下被收拾得如此狼狈,这和抽墨家一巴掌有什么区别?

    对于到了一定层次的人物,家族,势力等等来说,脸面远远要比是非对错更加重要。

    稍顷,她回头就吼了一声:“还楞着干什么,把人给我抢回来。”

    得令,两名后天大成便是从墨家一方人群中挤了出来,一左一右,面色冷厉地向叶宁包夹而去,而那名后天初期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挪动步子,他的实力境界比季昌都要低上一个层次,一股子热血的冲上去当炮灰呢?

    面对两名后天大成,叶宁自不会怠慢,脚步一顿,正要松开季昌准备迎战,便在这时,一道身影闪掠而来,几个眨眼功夫就来到了叶宁身旁站定,眼神漠然地盯着对方二人。

    “一人一个,别出人命。”叶宁偏头看了眼全神戒备的阿暮,不由轻笑道。

    阿暮点点头,摊开的手掌中灰色真气若隐若现,只待对方稍有所动,他便是会全力搏击。

    “阿暮,你也在。”在阿暮现身的一刻康有搏便认了出来,不由露出一抹掌控之外的错愕表情,他没有想到阿暮竟然也是华远一方,于伟处得来的消息是华远此次除了叶宁之外另有一名后天大成高手,没错,阿暮也是后天大成,但真实战斗力比之普通的后天大圆满也是不遑多让,振邦药业与阿暮有过数次临时雇用的合作,他对阿暮的强悍可是非常了解。

    阿暮只淡淡地瞥了康有博一眼,便不再关注。

    “两位朋友,还请莫要冲动。”就在冲突一触即发的档口,一道蕴含威严的低沉声音响起,只见得一名衣冠楚楚的中年胖子在两名黑衣男子的跟随下迈着方步朝叶宁等人走了过来,而就在中年胖子现身之后,原本有些吵杂的现场登时安静了不少,一道道目光随他而动,那神色之中或多或少地增添了几分慎重与敬畏。

    “两位朋友,在下赵树荣,是这个赌玉场的负责人,大家来这里捧场我自是十分欢迎,只是希望不要闹出太多的不愉快,要是有什么私人过节或恩怨,还请暂且放一放。”中年胖子来到跟前,向叶宁二人拱拱手,话说得客气,态度却一点也不含糊,这赌石场的主人是我,在这里就得按我的规矩来。

    叶宁看了他一眼,后者笑眯眯的一张圆脸弥勒佛似的,样貌和余乐几分相似,却是明显带了股说一不二的上位者气势,既然是在别人的地头上,这份面子必须给,当下,他便是点头道了声:“好。”

    赵树荣满意地点点头,又瞥了眼被叶宁揪着肩头毫无反抗之力的季昌,便道:“他伤得不轻,还是赶紧送去会场后头的医务室吧。”

    听得这话,叶宁一皱眉,他可不是刚踏上社会的愣头青,于家与康家之前争锋相对的时候这个胖子没有现身,现在自己和墨家发生冲突并占了上风之时却是果断出面制止,还帮着墨家向自己要人,摆明了立场是站在墨家一边。

    也不奇怪,自己一个生面孔,墨家是三大珠宝商之首,对于赌玉场来说谁的价值更高显而易见,这世上千般万般都是为了利益,哪有什么绝对的中立一说。

    人已经抓到了手里,在没有从其嘴里掏出点有用的信息之前,叶宁绝不会放手,而就在他略微踌躇之际,花宇挂着一脸春风般的笑容走了过来:“赵总,这两位是我的朋友。”

    “花少。”赵树荣听闻脸色细微地一变,与花宇握手间心思转动,以他的老而成精怎么会看不出,花家这是要为叶宁二人撑腰。

    “赵总,私人恩怨你就不要插手了吧,规矩大家都懂,绝对不会让你难做。”花宇也不绕弯子,深意地说道。

    墨菱见花宇出面站在叶宁一边,当即柳眉飞扬,冷言冷语横插一嘴:“花宇,你这算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在这里和我们墨家唱对台戏吗?这小子的所作所为该不会就是你们花家指示的吧。”

    “爱怎么想谁便你。”花宇脸上笑容不减,无所谓地耸耸肩,那种爱理不理的样子直接是让墨菱的脸色如同吃了苍蝇似的。

    “赵总,这两位也是我的朋友,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一句,他们绝不会是无的放矢的乱来,这种私人的过节恩怨还是由双方自行解决吧。”于景洋在于景添的暗示下,这会儿也是凑了上来,之前的阴霾脸色此时一扫而空,立场和花宇一般坚定。

    如此,等于是洛市三大珠宝商之二罕见地联起手来,一同力挺叶宁二人。

    倒是精彩得很,三大珠宝商全部掺合进来,叶宁二人又是华远集团的,虽然不是珠宝业也不落户洛市,但以赵树荣的博闻还是知道,华远在隔壁中海市商界位列前十,在药材业更是隐隐有着问鼎之势,其分量不在三大珠宝商任何一家之下,再加上一个没啃声却显然和墨家有着串联的康家,好家伙,哪一方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哎,你们爱闹就闹吧,我给你们腾出地方,不过我得提醒一声,武修之间动动手倒没什么,要是对旁人出手那就坏了这里的规矩,可别怪我不给面子,另外,要是出了人命的话我就只能让警方来处理了,这对赌玉场可是有着严重的负面影响,各位三思后行。”目光在几个重点人物的身上一一走过,赵树荣眯眼想了一会儿,无奈地笑了笑,便转身向外围走去,一边走一边挥手一边长吁短叹,显然,他这个赌玉场的主人对今天这场混局选择了置身事外。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