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珠宝在洛市珠宝行业位列三甲之一,与华远集团在中海市药材业内的地位相仿,作为总裁,于景添的身份地位不在秋若雨之下,从年纪来说更是与秋若雨的父亲是同一辈人,可眼下,竟当着那么多同仁的面对秋若雨行了大礼,这般举动落在在场众人的眼中,神情各有各的复杂。

    叶宁就在秋若雨边上,看着欠身之后露出两鬓些许斑白的于景添,心中也是略微唏嘘,这让他不禁想到三国中一位饱受争议的人物,刘备,为了成就帝业几番忍耻含愤却平静如水,而于景添为了替于家捆绑华远这一助力大礼相待,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道理,刘备是那个时代的英雄,于景添是不是英雄不好评定,但至少他是一个合格的家主。

    秋若雨自是明白于景添这一礼背后的份量,稍显迟疑地看看叶宁,见后者没有什么表示,便淡声道:“那就按于总的意思办。”

    于景添闻言,心中软了口气,神情感激地一点头,接着缓缓转过身,直视着康有搏沉声说道:“康老二你听着,于伟现在下落不明,你手上的五千万借据必须等找到他的人,弄清楚前因后果我于家才会如数奉还,今天的话就到此为止。”

    这是何等鲜明的反差,对于秋若雨,于景添是放下低姿态主动将补偿奉上,而对于康有搏则是决然地一语回绝,甚至这番回绝多少还有点霸道不讲理的意思。

    康有博的面孔顿时黑了下来,他没想到于景添会态度如此强硬,连场面的婉转都抛却了去,难道后者以为,加上叶宁这个助力,于家便有了与康家爆发全面冲突的底气?

    “于景添,今天这笔账我康家必须收回来,我之前说了,你们于家拿不出那么多现金,就用养神玉原石抵账,估值四千五百万,不足的部分限三天内补齐,不然我康家还会登门拜访。”

    面对这争锋相对的反驳,于景添哈哈一声笑:“康老二,你没长耳朵吗?这块养神玉原石我于家已经交给了华远集团,怎么,华远集团也欠了你康家?”

    叶宁听得这话不由无奈地扯了扯嘴,心骂一声“老狐狸”,这是活生生地将华远给脱下水,罢了,自己本来就没有打算放过康家。

    “朋友,你是打算插手康家与于家之间的纠纷?”康有搏目光微冷地望向叶宁,语气淡淡地问道,他已经从康艺,于伟等人口中对叶宁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这个年纪不过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极有可能是个后天大成的高手,所以对话之间,倒是没有太过压迫。

    叶宁不置可否地笑笑,没有急着给予答复,而是目光一转,在墨家一众人身上扫过,接着,他伸出手指指向其中一名身材精悍的青年,眯着眼道:“你是自觉跟我走,还是要我动手?”

    结合阿成的描述以及阿暮的辨认,这位墨家的后天小成高手便是那晚对方澜下手的二人之一,他这会儿把康家先冷在一边,直接找墨家要人,多少也是存着点小心思,反正逃不过和墨家的冲突,为什么不早点把花家一同拉下水?

    墨家众人均是一阵愕然,随后就见那名后天小成走上前来与墨菱并肩,眼神微沉地望着叶宁,正色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心里明白,给你个提醒,七天之前的凌晨时分你在洛市的北郊出现过...”叶宁面色波澜不惊,起步向对方走去,步履并不迅速,可一步迈出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围观众人面色都是在悄然间变得有些精彩,这个面生的小伙子找完于家麻烦,接下来又盯上了墨家?

    “季昌是我墨家的人,他和你到底有什么过节,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墨菱板着脸说道。

    “他拦了华远的押运车,打伤了华远的人,抢走了华远价值三百万的药材。”叶宁边走边说,语气平淡,宛如诉说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家常事一般,神情却逐渐凝肃了起来。

    这话一出,周围众人一阵躁动,一双双眼睛就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视线在叶宁与墨家一众人间游弋不定。

    墨菱与季昌交换了个眼神,后者的脸色变得深沉,一对负在身后的手掌暗暗握拳,而墨菱则是咬了咬牙,冷声喝道:”你有什么证据,难道就你空口一说便要把脏水泼到我们墨家头上?”

    叶宁无声地摇摇头,又抬头望望会场的穹顶,脚下再度上前三步,此时他离墨家一众人已经不足十米,忽然间,他的脚掌猛然蹬地,下一瞬,身子便是飙射而出,目标明确地取向季昌。

    这一突然袭击并未使得季昌产生慌乱,一道凌厉之色闪过眼眸之后,掩在身后的双拳便是一同击出,那拳峰之上有着绿色真气萦绕,显然,早便是有所预备。

    一个呼吸间,叶宁已至对方身前三米内,面对对方强而有力的双拳,他不躲不避,直接是用身子贴靠在上去,只听得“砰”一道撞击声,确切是两道撞击声重叠在了一起,那两只拳头一齐砸在了叶宁的胸膛之上,而他仅仅是喉咙里发生了一道闷哼声,身子微晃了几下却并未退后分毫,接着就在对方惊骇的目光之中,他露出一个恶魔般的笑容,一手伸出扣住了对方的肩头,另一手则是握成了拳头狠狠地捣了对方的腹部。

    “哇...”凶悍的劲力自叶宁的拳峰蓬勃而出,昌季脸上瞬间遍布了惨痛之色,痛楚地一张嘴,仿佛要将五脏六腑给喷吐出来。

    叶宁神情冷漠地看着对方那张变得惨无人色的脸,默默地收回了拳头,刚才的一拳他差不多用了七分之力,又是直捣对方的丹田,即便没有完全破裂也是受损严重,几年调养能够痊愈就算不错了,更大的可能是练武之路到此为止,从某种意义,这对武修来说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

    对此,叶宁没有半分怜悯之心,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为付出代价,而且他并没有准备就此放过对方,扣着对方肩头又加了一把力,这就拖着对方的身体开始向后退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