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男子那熟悉的一脸漠然神情,除了阿暮还是能是谁?

    五个月之前,花家去外省郊区采购玉石,当时洛市药材协会的一名理事推荐了阿暮,之后双方达成了临时雇用关系,作为那一次采购的负责人花宇亲眼见证了阿暮的强大,一人单挑前来挑事的一名后天大成以及两名后天小成,最终阿暮只是受了轻伤,而对方三人均是当场重伤昏迷。

    事后,花家给予阿暮的报酬是事先约定的双倍,彼此间形成了双向认可。

    眼下,阿暮的突然出现无疑被花玉视作天降救兵,今天这场子终于是能“体面”地找回来了。

    “阿暮,田丰的手快被那小子给废了,只要你肯出手,我给你十万。”目光淡淡地向叶宁那边投去一眼,花宇压着声音说道,那股子自信又重新回到了脸上。

    “花宇,带着你妹妹过去道歉。”阿暮不为所动地道。

    “呃,什么...”花宇感觉自己出现了幻听。

    “田丰是后天初期,对你们花家来说还是挺重要的,不想他被彻底废掉,就带着你妹妹过去道歉。”阿暮重复了一遍,罕见地加了些注释,这对于向来不喜与人交流的他来说算得破天荒了。

    “阿暮,是不是十万不够?我给你三十万,只要你帮我出口气。”那名少女忽然插话进来,一开口就把酬劳翻了三倍,这是大小姐脾气发作了。

    “我是看在和你们花家合作过一次的份上提醒一声。”话完,阿暮便不再多言,一转身,向叶宁走去。

    阿暮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如一道电流从花宇的脑中穿刺而过,他蓦然惊悟了过来,不由分说拉上少女的手,快步跟上阿暮,也正是因为他这一刻的当机立断,为花家日后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长远益处...

    自阿暮出现之时叶宁便留意到了,所以对于田丰也没进一步的为难,手上的力道反而稍稍松了几分,后者倒也识趣,就保持单膝跪地的姿势并不起身,更不反抗,仿佛认命了一般。

    也不奇怪,对方连花家少爷的面子都不给,实力又明显在自己之上,他如果再敢有所异动,等待他的必然会是狠手,那和自残有什么区别?

    来到跟前,阿暮扫了眼叶宁与秋若雨的装扮,只是沉默地点点头算打个招呼,随后在叶宁身边站定,清晰地表明了立场,花宇见状,倒也拿得起放得下,冲叶宁微微欠了欠身,真挚道歉:“朋友,不好意思,得罪之处还请原谅,我愿意为我的过失做出补偿。”话落,又丢给妹妹一个眼神:“花玉,向这位姑娘道歉。”

    他也算个明白人,男人对男人,女人对女人,显得诚意十足。

    花玉从小娇生惯养形成了刁蛮的大小姐脾气不假,可并不代表她傻,自己的哥哥都低头了,明显对方的来头不小,就算是花家也得极为重视,她就算心里不情愿,可还是挪着步子来到秋若雨的身前,小嘴一撇,几分委屈地道:“这位姐姐,对不起。”

    “算了。”秋若雨嘴角微掀算是笑笑,这就向叶宁看去一眼。

    叶宁反手一拗,只听“咯吱”一声,把田丰错位的骨骼又矫正了回来,后者被松开之后,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看向叶宁的眼神又畏又惧。

    “能去你们花家的专用房间吗?”阿暮看向花玉问道。

    花宇毫不墨迹地答应下来。

    阿暮又凑近叶宁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者双眸眯缝了一下,轻轻点头。

    这边散场,众人各忙各去,叶宁让阿暮又转了两万给付玉强作为小费,接着在后者感恩戴德的目光相送下,一众人前往内场花家的专用休息室。

    一间装修颇为奢华的房间内,叶宁三人围着一圈沙发分位坐下,花玉让人上了三杯饮料之后,就自觉地退了出去。

    “昨晚在庄园想杀我们的不是于家而是于伟,于伟交代,他欠了康家老二五千万,所以准确的说,是康家要对我们下手。”阿暮上来就直入主题,似乎对叶宁二人如何逃生的丝毫都不关心,更准确的是说是不意外。

    叶宁与秋若雨对视了一眼,叶宁指指阿暮:”你能不能说具体点,没头没脑的。”

    阿暮沉吟了一下,说道:“昨天我一个人逃出去之后就一直待在那栋楼附近,差不多八点半,那些枪手被两辆面包车接走,九点的时候,于伟拎了个包一个人出来,我跟踪在他后头,结果,康家派了阿成来接他,其实是杀他灭口,阿成把他打晕了,我又把阿成打晕了,然后开车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十点钟康家老二先给于伟打了电话,于伟的手机开了震动没接,接着,又给阿成打电话,问事办好了没有,人埋在哪里,还吩咐阿成先去X省躲两天,然后会安排他去越南,阿成就是那晚对方队长动手的两名天后小成之一,据他交代,另一名后天小成是金诚珠宝的,今天人也会到这个现场。”

    听得这些,秋若雨眼神倏然一亮,就道:“那现在于伟和阿成人呢?”

    阿暮答道:“被我打晕了塞在车子的后备箱里,五小时内不会自然醒,车子就停在后头的小停车场。”

    “你确定阿成和于伟说得都是实话?”

    对于秋若雨的这一问,阿暮没有立刻给予肯定,而后看向叶宁,后者有些无奈地一笑:“你上了什么手段?”

    “我把阿成的丹田打碎,拔了他所有的牙齿,拆了他十六根手骨,于伟知道了康家要杀他灭口,他说只要保他一条性命,他愿意当面和康佳老二对持。”

    听得这一说,叶宁只踌躇了三秒,便认可地点点头:“那应该有相当可信度。”

    有了叶宁的确认,秋若雨不疑有他,当即便道:“那今天你们想怎么做?”

    阿暮眼中闪过一丝茫然:“不是早就定好计划了吗?”

    叶宁真想给他个暴栗:“你傻啊,于伟不管怎么说都是于家的人,我们生命受到了威胁,于家肯定是要补偿的,至于康家,原本我是打算逼着他们妥协让出一市的市场份额给华远,现在嘛,最少要让出两市的份额,假如今天现场于家和康家没有发生冲突,那今晚我和你就带上于伟去康家去讨个公道。”

    正说着,房门被急促地敲响,随即花玉推门进来,脸上有着兴奋之色:“你们要不要一起去会场看一场大戏,康家拿着五千万的欠条当众向于家逼债,两边今天都带够了人,看样子谈不拢的话当场就会开战。”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