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要求自己解石那自然没问题,而且还少了一份责任,解石师忙让出了位置。

    叶宁缓步上前,将石头往解石台上一按,旋即横切一刀,原石还是原石,只是少了个鼎盖,叶宁将切下的那部分端手里稍作感应便抛弃,接着又是一刀,这一回给石头瘦身了三分之一,依然不见绿,周围陆续响起了一些轻叹声,这才小西瓜大小的毛料,两刀下去剩了不足一半,在大家心里无疑是判了死刑。

    叶宁可不顾别人怎么想,他将石头翻了个个,又是横切一刀,陡然间一抹赤红色流露而出。

    “出了出了...”围观者中不乏眼力惊人之辈,登时惊叫了起来,所有人都是神情一震,眼中涌出浓浓的兴致。

    “师傅,接下来交给你了。”叶宁不是专业的,后头的细活当然交给专业解石师来办,推开几步的同时,心中松了口气,自己的判断力总算还没退化。

    在众人一眨不眨的目光注视下,解石师花了十分钟才肢解完毕,玉石不大,半个香烟壳的面积,厚度也才三厘米左右,却是通体血红,如刚从炉子里捞出来的烙铁一般。

    李老头双眼微微一眯,一缕震惊之色闪掠而过,旋即又平复了下来。

    “这是什么种?红玉吗?”“不像啊,像是鸡血玉。”“是血玉,品质还是最上乘的那种,就这么一块少说得七位数。”“哇,这下发达了。”一片羡慕嫉妒的议论声中,叶宁已上前将那块玉石捏在手里,感受到一股浓郁的温热通过掌心慢慢传入体内,暖洋洋的,让人好不舒服,他的心中也是有了小小的激动。

    这块血玉即便不到凡品二级也无限接近了,比当时欧阳夏青在拍卖会上所得的那块丝毫不差,而且这块血玉对人体温养的功效应该没有特定体质的限制。

    “若雨,这是好东西,你把它捏手里半个小时就能有切身体会。”叶宁走回秋若雨跟前,将血玉递给后者,小声道。

    秋若雨浅笑地点点头,依言照做。

    “小兄弟,你这块玉石卖不卖?”

    身后忽然传来李老头的声音,叶宁回头看了他一眼,摇头拒绝:“不好意思,我想自己留着。”

    李老头努了努嘴角,想要再争取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他是个原石商人,客户开出好东西,即便再如何心动,也不好强买。

    最后的两块毛料叶宁又交给解石师操作,没有意外的都是废品,叶宁也不在意,冲付玉强扬了扬下巴,后者会意,知道此处人多眼杂不便久留,立刻担当起了开路先锋。

    “朋友,请等一等。”这时,一道平和的声音传来,叶宁刚迈出的脚步为之一顿,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名长身玉立的青年正神情恬淡注视着自己,青年气度极佳,略略与其年龄不大般配,颇有些少年老成。

    “什么事?”

    “朋友,你的这块血玉我妹妹十分喜欢,不知道能够给我花宇一个面子,价格方面一定让你满意。”青年含不露齿地一笑,也不近前,直接是将自己的大名报了出来,显得十分自信。

    一听“花宇”之名,付玉强面色变了变,转身来到叶宁身边,提醒道:“小兄弟,花家是洛市三大珠宝商之一,这个花宇很可能就是华家的少爷。”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第一见花宇本人,不过心里头已经判定了七八分。

    叶宁不知口否地“恩”了声,随后向青年抱歉地笑笑:“对不起,这玉石我没打算出让。”

    花宇眉头动了动,没等他再度开口,他身后的一名红裙少女便是伸着玉葱指指向叶宁,冷笑道:“本小姐看上那块玉石了,你五万的本钱,我出两百万,可以了吧。”

    少女比花宇小了四五岁的样子,一身紧身红裙,玲珑的身姿被包裹得淋漓尽致,脸颊颇为俏美,却是写满了娇蛮与傲气。

    “我们走吧。”叶宁淡淡瞟了那名趾高气扬的少女一眼,便是失去了兴趣,冲秋若雨挥挥手,起步就走。

    “不识好歹的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田哥,帮我把那个女人手里的玉石拿过来。”见对方居然敢无视自己,少女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母猫,柳眉一竖,偏头冲身边的一名青年瞪去一眼。

    那名被称为“田哥”的青年略一犹豫,视线从花宇的背影划过,见后者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当即他脚下一蹬,身子便是如箭一般射了出去。

    彼此间不过十来米的距离,只眨眼间,田哥的身影便是冲到了秋若雨身侧不足三米,豁然伸出的手掌之上,隐隐有着真气萦绕,目标明确地抓向秋若雨的皓腕。

    秋若雨虽然学过防身术,但显然不急闪避,尤其是这突然发难之下,而就在田哥即将一把抓住秋若雨的皓腕之时,一只手掌却是突兀穿梭而来,直接是将他的手腕死死扣住,旋即轻轻一拗,骨骼错位的“咯吱”声碎然响起。

    田哥闷哼一声,脸上浮现一抹痛色,使劲想要收回手来,却发现犹如被铁钳固定了一般,挪不动分毫。

    “怎么,还想明抢?”叶宁眯了眯眼,手掌猛地一翻,顿时,田哥的手腕便是向后反转了四十五度,他也是再难强忍,嘴里发出一个拖长的“阿”音,脸色变得煞白。

    “朋友,还请给我花宇一个面子,手下留情。”花宇见状,终于是无法再保持淡定,面色微沉地道。

    “我们认识吗?这个面子似乎不用给。”叶宁看都不看他,嘴里自顾说着,手上便是再加了一把力,随即就听田哥一声撕心裂肺地惨叫,一只膝盖重重磕在地上。

    田哥那布满惨痛的脸色以及单膝跪地的狼狈样落在周围众人眼中,大家均是轻吸了一口冷气,望向叶宁的眼神泛起了一丝惧畏之色,有几人还在心中暗自庆幸,亏得自己没有见财起意,不然下场绝对不会比田哥好哪里去。

    那名娇蛮的少女这会儿彻底不敢啃声了,俏脸微白地站在那儿,眼巴巴地看着花宇,美瞳之中溢满了无措和惊骇,花宇的脸色同样不好看,叶宁根本就把他当作空气一般,以他的智商自然是能想到,此刻放低姿态认错赔礼或许才是最佳选择,可身为花家家主的独子,他却是难以低下高傲的头颅。

    而就在他一时难以抉择之时,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他的面前,当他看清了来人的面貌,先是微微愕然,紧接着,一抹惊喜之色从眼中流淌而过。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