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灰格子外衣,头上顶个鸭舌帽,配上一副土色塑料平光镜,眼角边点了一颗红痣,叶宁望着镜子里自己全新的形象还算满意,老气是老气点,还有点像特务,不过就算余乐站自己面前想要一下子认出来怕也有点困难。

    拉门走出更衣室,叶宁拍了拍静候在门外的付玉强,撇嘴一笑:“大叔可以的。”

    这声“可以的”自然是表扬,自己刚才只稍稍提了一下希望装扮得成熟一些,付玉强便很有悟性地替自己弄来了这身行头,相信多少也是猜到了自己的一些心思,在赌玉场混饭吃没有眼力没有一颗“玲珑心”可不行。

    “呵呵,小兄弟穿上这一身又成熟又稳重,我都快认不出来了,对了,小兄弟,你是第一次来这里玩吧,是不是也准备试试运气?”付玉强眼珠在叶宁身上溜达了几圈,脸上堆满笑容,那笑容怎么看都有点奸猾。

    “大叔果然是明眼人,我们对这里不熟,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们当向导?”叶宁推了推眼镜,笑道。

    “那当然没问题,我老付在这个场子工作了十一年,不怕说句大话,里里外外一共一百七十多个摊位,我老付闭着眼睛都能走一遍,和那些摊主都熟。”付玉强眼睛一亮,胸脯一阵猛拍,在赌石场上班,导游的活是最赚钱的,可惜平时都是被那些俊男靓女以及玉石“专家”包揽,今天叶宁点名用他,那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金主,要知道,叶宁每赌一块石头,他都是能从摊主那儿拿到回扣的。

    “不让你白忙活,五千。”叶宁撑开巴掌,淡淡一句便不再多言,他很清楚,与眼前这个老滑头打交道只要给足报酬吩咐办事就行,言多必失。

    “哎,谢谢少爷”付玉强点头哈腰,脸上笑容益发浓郁,连称呼都改了,这又是五千,好家伙,那些牛逼哄哄的玉石“专家”赔客人逛一天也才三至五千基本费,这小兄弟够阔绰,想来等下赌玉的手笔也不会小。

    “我不喜欢少爷的称呼,还小兄弟吧。”叶宁微微皱眉。

    “哎,好,小兄弟。”付玉强变脸似的把称呼又改了回来。

    等上十分钟,秋若雨才从另一间更衣室内出来,一套可爱风格的少女裙装,头发扎了个马尾,脸颊抹了一层粉色粉底,配上那副蝴蝶墨镜,气质和职场丽人完全不搭边,叶宁看着颇有点不适应,却不得不承认,只要不把墨镜摘下,连他咋看之下都无法精准判定眼前的美女就是秋若雨。

    “我们这里备了几十种不同女装款式,专门供给女导游的,小兄弟放心,你媳妇这一身出去绝对不会和别人撞衫。”付玉强很有眼色地留意到了叶宁神色变化,自不会放过这种邀功的机会,从旁说道。

    叶宁向他竖了竖大拇指,这家伙还真是个人精,办出的事儿让人十二分满意,这种人不混官场可惜了。

    付玉强将叶宁二人换下的衣袋拎进隔壁一间更衣室,几分钟后出来,他已换好了一身白色休闲服,虽然长相没有任何改观,却是平添了一股精神气,胸前的工作证也是换成了导游牌。

    时间尚早,在叶宁的要求下先去吃了点东西,之后,付玉强便是领着二人转悠起来,其间叶宁也是从付玉强嘴里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室内中心场十二点才开放,重头戏一般都是下午两点至四点,于家等十个洛市的珠宝商都有专属VIP坐席,入场也是走得专用通道,其余散客要想进去,得缴纳五十万的保证金,这个数字对中心场里动则百万以上的原石买料来说并不苛刻,主要还是将一些只为饱眼福的杂人以及小户排除在外。

    “小兄弟,李老头这儿的毛料别看个都不大,那都是从缅甸拉来的,要不你选几块试试手气?”眼见逛了一个多小时快到正午十二点,叶宁二人始终走马观花似的,那些石头摸摸碰碰百十来块,可一次出手都没有,付玉强心头那叫一个急啊,金主只看不拔毛他哪来的回扣?虽然一万块已经入袋比他平时一月收入都不差了,但谁又会嫌钱腥呢?于是,在一个人气还不错的摊位之前,他终于忍不住建议道。

    叶宁怎不明白他的心思,就随口问了秋若雨一声:”若雨,几点了?中心场差不多该开放了吧。”

    秋若雨抬腕看表:“十二点缺五分,我们再逛逛,一点前进去就行。”

    叶宁点头认可,没错,正戏要两点才开,早进去插蜡烛吗?自己的确是找于家人兴师问罪来的,可也得视情况而定,没头没脑地就暴露在明面上,那是空有蛮力的莽夫所为。

    “要不在这里买几块试着玩?”叶宁随手摸在一块足球大小的原石上。

    秋若雨向那些石头飘去一眼,随即摇摇头:“这些石头能开出好东西的几率太低了。”

    意思是否定,她倒不是故意敷衍,而是就她一个圈外人对赌玉的了解,一万以下的原石不是开不出好东西,而是几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计,这就好比如今的琉璃厂掏古玩一个意思,存粹是把钱丢河里,智者不为。

    付玉强一听心头咯噔了一下,忙循循善诱地道:“美女,你这话又对又不全对,主要还是看人品,去年就是李老头这个摊位,开出了一块巴掌大的帝王绿,毛料的成本才五千。”

    秋若雨哪说得不对了?帝王绿这东西整个场子开张到现在怕是都不出五块以上,落到谁头上和中彩票一等奖差不多,还能是个常态,唬谁呢?

    秋若雨才不会辩驳,抿嘴不语。

    “我们去别处看看吧。”叶宁笑笑,又在几块石头上一一摸过,就要收手举步离开,忽然嘴里发出一声“咦”音。

    “怎么了?”秋若雨看叶宁不走了,投来疑惑的目光。

    “若雨,我们要不买几块试试运气,大叔说得对,万一开出好东西呢?”叶宁捏起一块小西瓜大小的原石抛了抛,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呵呵,就当试试手,找找状态。”付玉强附和道。

    秋若雨对这种小概率的赌博有着一丝心里抗拒,不过也没有阻止,就点点头,只要不太出格,场面上她还是会顾全男人的面子。

    “那就买十块吧。”

    听叶宁一开口就是两位数,付玉强心花怒放,当即底气十足地冲摊主一嗓子:“李老头,过来参谋参谋,我这位小兄弟今天第一单在你这儿开张,我可告诉你啊,要是屁没有一个,我可拿你是问。”

    这也就是吓咋呼,玉石开不出拿老板问罪,那你买彩票不中奖还能向彩票中心退款?

    被称为“李老头”的是名六十上下的老者,头发白了一半,脸上皱纹不少,可一对眼睛却是不带半分浑浊,慢悠悠地走了过来,视线在叶宁与秋若雨之间游弋了一下:“我这里的毛料全是缅甸过来的,如假包换,明码标价,随便挑。”

    叶宁捏着那块石头就没放下,至于其余九块只是随意指点,此刻躺在掌心的那块石头,他能够细微地感应到其中传来的一丝温热,里头的玉石有九成把握是自带火属性的,光凭这一点对于武修来说就有着不小的辅助价值,当然,具体品质高低还等开出来后看属性的浓郁程度。

    十块石头选定,一共五万多块,叶宁向秋若雨投去求助的目光,后者则是问付玉强借了手机,一个电话后,六万到账

    解石的过程向来是最刺激的,这边开始了,那些原本在摊位前挑挑拣拣的客户都是投来了关注的目光,解石师稍作准备,第一块毛料便被送上了刑场,因为个头不大,“咔咔”两刀下去,便是宣判了死刑。

    接着第二块,第三块...一连解了七快毛都没一根,围观众人也就随意叹息几声,在他们看来一切再正常不过,要是玉石那么好出就不会是一夜暴富一夜贫穷了。

    这时,叶宁忽然开口了:“师傅,先解这块吧,要不让我自己试试手?”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